【紐約】Emma Amos:畫與布

文章日期:2024年01月19日

【明報專訊】第一次偶爾看到Emma Amos的作品,是在一家紐約畫廊。這件創作於1980年的Zebras,是用手織布和丙烯畫做的拼貼。兩隻斑馬親密地頭碰頭,身體由黑白條紋的布料構成,底部和脖子上的毛,是用手織布特有的多餘經線做的。這真是很了解手織布特性的人才能做出的巧妙作品。

大概織物藝術家都愛惜自己織的布,很多人希望全部工作都在織布機上完成。把自己千辛萬苦織的布剪開,需要一點勇氣。在布上作畫,而非用更艱難耗時的編織完成,有時候也會面對不夠純粹和勤奮的批評。不過如果深究,油畫帆布也是織出來的,只是這個材料易過於普通和理所當然,讓人忽略了底層布料也可以更有性格。

最近,紐約Shah Garg畫廊辦了一場大型女性藝術家群展,也展出了一件Emma Amos的作品。這個展覽包括80多個藝術家,創作年代從1940年代開始到最近,包括裝置、雕塑、紡織品、繪畫等,非常精彩。主題為「Making Their Mark」,是因為這些女藝術家很多在當時的環境下被邊緣化,並未獲得足夠分量的承認。

展廳入口處掛着Emma Amos的一幅大型拼貼畫:一個在黑色背景中跳躍、頭髮飛揚的女性。材料用得不拘一格:手織布和機織布拼貼在素色帆布上,幾筆顏色勾勒出肩頸線條。其中一些莫名的細節很有趣味:小腿上的襪掛着一串凌亂的線頭,或織布時突然加了幾行綠色,線頭上吊着小小一片橘色色塊。

Emma Amos是美國非裔畫家、版畫師和紡織品藝術家,2020年過世,享年83歲。她的創作主題很多關於故鄉亞特蘭大,也關於膚色和權力。她曾說:「城市對於有夢想的黑人來說是個好地方。」她22歲搬到紐約,在美國著名紡織品設計師Dorothy Liebes手下工作。這份工作讓她愛上了紡織品,之後的很多年裏,她的作品既會用自己織的布,也會用具有非洲特色的肯特布(Kente)和蠟染印花布(Batik)。

作為非裔女性,她對身分政治的感受有過掙扎和變化。她不希望自己的作品被「Black Art」概念一筆帶過。年輕時,她參加以城市白人為主的女性主義藝術家聚會,但感覺格格不入。Emma Amos曾說:「無論是哪個階層的黑人女性,她們的體驗都被忽視了。」作為來自工薪階層的黑人女性,她周圍的女性不僅是母親,也要工作掙錢,和丈夫的家庭地位相對平等。直到1980年代,她加入了紐約著名女性主義藝術家組織Heresies Collective,組織自知在種族、階級、性取向等方面的代表性有限,Emma才覺得找到了歸屬感。

對Emma Amos來說,女性和非裔確實是繞不開的標籤。她當然也承認種族是她創作中很重要的主題。大家看她的作品,也會迅速從人物的膚色角度解讀。但是在我知道她的創作年代和身分背景之前,只看着作品也已經覺得足夠愉悅——在大塊布料上,拼接、縫紉、刺繡、作畫,女性的身體伸展着,充滿生命力。

作者簡介:織物藝術家,常駐紐約

個人網頁:www.linqiqing.com

文:林綺晴

設計:賴雋旼

編輯:何詩韻

電郵:friday@mingpao.com

[開眼 大都會文藝誌]

相關字詞﹕開眼 紐約 大都會文藝誌 每日明報-副刊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