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與現實 兩插畫師繪「雨下天青」

文章日期:2024年01月26日

【明報專訊】插畫師鄭韻莉(阿莉)和廖倍恩(Joanne)眼中的世界,跟她們創立的文創品牌All Things Bright and Beautiful名字一樣,明亮而美麗。但地球會下雨,人也有難過的時候,世界還可以是美好的嗎?這兩個畫師各自推出繪本《我的憂傷應該放哪裏?》和《我的下雨天》(將於3月出版),筆下女孩和男孩,一個在森林中,一個在城市中,學習看見陰天的美。兩本書的16張原畫和10張印畫,正在618上海街的小店展出。

阿莉在過去幾年看過很多分離,靜下來時,常常困惑該怎樣將自己的憂傷安放。《我的憂傷應該放哪裏?》中的主角小女孩,被一朵烏雲纏着。不論她去哪兒,踏它、吹它、罵它,烏雲都會跟着走。以為把雲塞到行李箱就可以了,但箱子卻緊隨背後,女孩只好把它帶往森林,希望擺脫這朵跟屁雲。

跟All Things Bright and Beautiful其他繪本不同,《我的憂傷應該放哪裏?》的封面在下雨,沒有常見的七彩繽紛。但大象先生、長頸鹿媽媽仍出沒其中。進入森林不久,女孩有牠們作伴,在草坪上玩捉迷藏。阿莉喜歡為動物賦予不同個性,例如大象是溫柔的朋友,兇猛的鱷魚卻是笨拙和害羞的。

安放烏雲 雨點變了樣

阿莉說,人們不開心的時候,有人陪伴,有人一起玩玩吃吃,已經是很好的關懷,「有時候我們都想當小孩子,被包容,可以隨意玩、隨心試」。女孩在動物朋友回家後,遇上比她大十數倍的森林之王獅子,靜靜地在她身邊守候。烏雲還在,但旅途過後,她多了幾個好友;帶着包袱也能輕快向前走。

Joanne的塑膠彩世界,不同阿莉創造的童話氣氛,更常與現實世界關聯。有看新聞的苦笑表情,有拾荒婆婆一個人推着一座山高的紙皮,也有修車師傅助盲人過路。她習慣每天睡覺前畫畫,覺得離譜的、有趣的都畫下,背景明顯是香港的城市輪廓。《我的下雨天》則是男孩在雨天的冒險記,裏面下雨的時間比《我的憂傷應該放哪裏?》的要多。

聽到窗外滴滴答答,男孩知道打球計劃已經泡湯,趕忙把晾衣架的衣服收進屋內。天色黯藍,大滴雨點像欄杆一樣把孩童的活動勸止。他的雨天好像容不下憂鬱以外的可能。然而,拿着傘出門去接爸爸後,他看到雨點變了樣。

在街邊生果舖,白髮婆婆剛買的香梨散落一地,索性派給吱喳吵鬧的小朋友,大家都笑了。雖然破了洞的簷篷在漏水,滴下來的雨竟是鑽石形狀,在接水的桶上奏起音符來。男孩發現雨天也不是那麼壞。

穿過公園、經過運動場,男孩看見斑馬線上行人互相扶持,撐傘給身邊的人,而不是香港常見的埋怨。蝸牛爬到綠葉上呼吸,青蛙咕咕叫;陰天繽紛了起來。與爸爸碰面後,男孩把傘和單車交給他,自個兒走在前,於微雨中快步走,淋濕也不怕。黑夜的街燈,在雨點折射下,把黃色的暖帶給正在歸家的行人。

《我的憂傷應該放哪裏?》原畫展、

《我的下雨天》畫展

日期:即日至2月4日

時間:周一至五下午3:00至晚上9:00、周六至日早上11:00至晚上9:00

地點:旺角618上海街1樓105舖

詳情:bit.ly/3U69U5S

文:梁景鴻

[開眼 藝述速遞]

相關字詞﹕開眼 每日明報-副刊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