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沒夏末

文章日期:2024年02月09日

【明報專訊】這是我第一次到美國。第一天就湊巧遇上濕雪(sleet)加凍雨(freezing rain),簡單來說即是地面結了冰還有積雪,加上局部停電,店舖都關了。頭兩天幾乎不能步出酒店。一行三人,原本是因伙伴井生在波特蘭(Portland)的展覽和講座而來。後來腦裏只是想着哪裏的路比較易行能買果汁給兒子。

來接機的是日本人麻衣,原本以為她只是來接機,後來發現是畫廊聘用給我們的臨時助理。見面後她馬上說:「這樣子的Portland絕對是例外。」麻衣帶着兒子住了在Portland多年,現在Willamette University的Pacific Northwest College of Art修讀碩士。她喜愛用日本傳統布料去關注女性議題。她也說這裏讀碩士非常貴,入得來讀藝術系都下定決心做藝術家,包括她。麻衣也熱情地帶我們參觀大學的工作室。工作室的外牆由不同顏色的玻璃磚塊組成,樓底目測有10米高,吊掛着一個緩緩轉動的直升機螺旋槳。巨大的空間被間開成數十個小房間,每個學生都有屬於自己的工作室。還有一個公共chill空間。我們也偷來一個pizza time與學生們共度。學生看來衣著時尚,年齡背景各異。剛好有同學生日,送上的禮物竟是葛飾北齋的T恤。

「End Of Summer」承載的夢

井生的展覽名「My American Friend」,有數十件他擅長創作的木雕塑。兒子則善用數個長長的低台座作為他的保齡球場。背後連繫着Portland、我們和許多日本藝術家的,是一個叫Matt Jay的人。我和Matt的相遇就是初次到日本在Art Center Ongoing參與藝術家駐留時,他也同時在藝術機構3331駐留。那時候正好就是我的伙伴井生帶着Matt和我駕車去參觀東京相模原和八王子區的藝術家工作室。Matt Jay創立了「End Of Summer」,這是一個跨文化藝術項目。它致力於探索和支持日本當代藝術,以國際化和批判性的視角去看當代日本和美國的藝術史、亞洲的文化和哲學研究。雖然「End Of Summer」承載着宏大的夢想,但其實Matt沒有跟我提起他的夢想和背景。他就是有點謙虛又cool的,跟着大家一起聊天和遊玩。2022年夏末,Matt在波特蘭日本花園(Portland Japanese Garden)策劃了井生的展覽「A Poem of Perception」,卻在展覽中途突然離世。噩耗傳來,有點無法釋懷,這更是促成了這趟旅程的原因。終於我們到了波特蘭日本花園,也去了Matt的工作空間,看到他的夢實際是如何運作,也與Matt的家人和朋友聚在一起,聽聽他們說着如何把「End Of Summer」的靈魂延續。最後一天雪融了,原來是一個截然不同、漂亮又溫暖的小鎮。

文:陳楚翹

(從事藝術創作,現居東京)

[開眼 大都會文藝誌]

相關字詞﹕開眼 每日明報-副刊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