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歲片點止博君一笑 訴說香港情懷

文章日期:2024年02月09日

【明報專訊】大年三十,華語地區的賀歲片紛紛上映;相應西片,也有情人節、萬聖節、聖誕節等節日電影,電影主題雖未必與節日相關,但都是黃金檔期。由1981年《摩登保鑣》到去年《毒舌大狀》,本港賀歲片仍然是票房保證。賀歲片以喜劇為主,但不時亦見其他類型片的蹤影,更有死人塌樓等場面。賀歲片走到2024年如何流變?

不囿於賀歲喜劇,港產喜劇從來以密集笑料見稱,由許冠文到周星馳的電影,多會想起引人發噱的場口設計,故事劇情相較次要。今年其中一部賀歲片《飯戲攻心2》是2022年喜劇電影《飯戲攻心》的續集,《飯戲攻心》是透過故事戲劇來營造喜劇氛圍,續集同樣重視故事架構,不似昔日賀歲喜劇放場口設計於首位。

先處理故事骨幹 後思考笑點

《飯戲攻心》原定2022年賀歲檔期上映,後因疫情而延至中秋檔期上映。編導陳詠燊在過往接受訪問不時提到,《飯戲攻心》嘗試在港產片實現處境喜劇,他接受本報專訪時說:「大哥要面對自己心愛的女人和自己弟弟在一起,他們還要在同一間屋出現,大哥要裝沒事,整條大橋是這樣玩的。」

就算是喜劇劇本,陳詠燊首要處理仍是故事骨幹,爾後才思考喜感和笑點,「其實同一條路是可以變成文藝片,只不過我處理它變成喜劇」;場口設計在他的劇本不止博君一笑,也推進角色狀態或讓角色發現某些事情,從而以喜劇手法提升戲劇矛盾。

《飯戲攻心2》一早決定在2024年賀歲檔期上映,陳詠燊透露續集劇本大概用4個月撰寫,相較首集用約1年4個月,兩者相差1年,他解釋首集已經建立人物角色,續集就可主力挖深角色。首集用一間屋5餐飯說畢整個故事,續集「應該是另一種時空的玩法,於是我就想不如用3個婚禮講完整個故事」。

兩場婚宴衝擊主角價值觀

賀歲片放在黃金檔期就意味盡可能囊括最多觀眾,很多時候可能反映一代人的主流價值觀,例如1990年代《家有囍事》情侶終成眷屬,婚姻是愛情的終站;《飯戲攻心2》顯然對婚姻有不同的想像。首集處理一眾主角的家庭內部矛盾,同時結尾埋下他們不夠安全感的感情關係,所以陳詠燊認為婚姻在續集最能挑起一眾主角的戲劇矛盾,挑戰他們的價值觀。陳詠燊自言常跟伴侶說:「我自己就不相信婚姻,我覺得這是社會用來統計人口的系統來的。」因為他認為婚姻只是中性,人不應該相信婚姻,反而是相信所愛的對方,「婚姻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找對的人,你會相信和他在一起」。

《飯戲攻心2》講述二佬陳禮(張繼聰飾)和三佬陳熹(陳湛文飾)皆意外地需要跟伴侶結婚,兩場婚宴邀來諸多親朋戚友,衝擊今集5名主角的價值觀,「我覺得上集他們已經鞏固感情,所以今集應該一家對付外面的矛盾」,但是「最後要怎樣解決都是自己內心的問題」。5名主角當中,陳詠燊說成長得最多的是二佬,也跟自己最相似,「我都還有些男人那種戇居自尊」,他形容二佬會「死頂、死要面」,但在續集面對婚姻問題時徹底崩潰。

除了二佬和三佬的愛情線,大佬在續集不辭而別,還有「哎吔大嫂」阿Meow(林明禎飾)需要學懂自處的故事線。續集不像首集有一個大處境的故事架構,反而分拆為3個小處境,3線發展。雖然《飯戲攻心2》在賀歲檔期上映,但陳詠燊不諱言他很少看賀歲片,「反過來是好看的戲就會記住它」。他舉例《嚦咕嚦咕新年財》、《大內密探零零發》和《天下無雙》皆有感情濃厚的故事線,而《嚦咕嚦咕新年財》戲中3條故事線獨立發展而互相扣連,更常被他拆解和學習。

新春元素非必要 觀眾不受落胡鬧劇情

影評人皮亞對比今昔賀歲片,認為港產賀歲片基調仍是以喜劇為主和明星掛帥,「飯戲攻心」系列在首集成功建立品牌,《臨時劫案》獲一線男星參與,《盜月者》則有MIRROR當紅成員演出;惟新春元素已非必要,「不像以前賀歲片結局一定要拉揮春」。

皮亞認為現今觀眾不再受落大明星搞笑胡鬧但劇情牽強的賀歲片,《飯戲攻心2》雖是喜劇也着重故事劇情。另外,1980年代賀歲片透過小人物角色反映社會狀况,現今賀歲片反而滲透濃厚的香港情懷,皮亞表示,《飯戲攻心2》中林明禎飾演從外地而來的角色學習廣東話俚語和歇後語,片中又加入許多舊時廣東流行歌,透過本地常見事物突顯香港主體。

《飯戲攻心2》

現正上映

預告片:bit.ly/49e0rhP

黑色喜劇賀歲 悲中有喜

賀歲片容易陷入喜劇的迷思,其實1980年代賀歲檔期已見成龍和洪金寶的動作片,又或徐克的新武俠片,與其說賀歲片為觀眾帶來歡樂,更準確來說應該是帶來娛樂。2024年其中一部賀歲片是《臨時劫案》,編導麥啟光就說那是一部黑色喜劇。

劫案背後講述「男人之苦」

麥啟光是紅褲仔出身,過往多擔任杜琪峯和爾冬陞電影的執行導演或副導演。他透露,撰寫《臨時劫案》劇本時並未預期在賀歲檔期上映,因為「劫案」當中也發生不少命案,他在去年尾才得知消息,這部黑色喜劇在賀歲檔期悲中有喜。

《臨時劫案》講述兩個窮困的中年男人慕容輝(任賢齊飾)和笠水(林家棟飾)打算買槍打劫,改善生活狀况,但意外捲入悍匪梅藍天(郭富城飾)的械劫計劃,被迫成為悍匪一份子。荒誕的劇情卻萌生於現實,事緣麥啟光早幾年發覺愈來愈少工作機會,便思索是否需要轉行掙錢,而他身邊年紀相若的中年朋友也難以掏出一筆錢。

麥啟光曾到銀行、金舖和找換店為電影觀察,發覺最易讓劫匪下手的是找換店,因為一般找換店的保安程度較銀行和金舖低。《臨時劫案》前段劫案情節就在廟街實景拍攝,麥啟光透露廟街拍攝獲旅發局支持,最終用7日時間拍畢片初的重頭戲。

角色笠水和慕容輝意圖打劫,卻捲入更大型的械劫案,兩個人物個性也來自麥啟光觀察身邊朋友。笠水總搵朋友笨,但朋友間仍會跟他友好;慕容輝就像身邊的老好人,儘管常被朋友欺負,仍然義無反顧幫助朋友,「我們有時說『有緣再見』,其實有業都可以再見」。

笠水和慕容輝又如同日常所見的草根階層。笠水是一名的士司機,跟母親、妻子同擠一室,急需錢財改善居住環境;慕容輝因經營老人院不善而欠債,但視院內長者為家人,不願輕易結業。梅藍天即使是悍匪也背負家庭問題,所以麥啟光才說劫案只是幌子,其實整個故事講家庭和「男人之苦」,「最後怎樣也好,我們都是回到家裏,因為我覺得無論你在外面發生什麼事也好,其實家是最安全的地方」。

黑色幽默處理戲劇

麥啟光曾與電影製作公司銀河映像班底共事,「我覺得在銀河映像有個訓練是很好的,基本上他們不會有完整劇本。除了要回內地合拍,審批要有完整劇本」,但他不覺《臨時劫案》有銀河映像的黑色電影味道。反而他愛看昆頓塔倫天奴和高安兄弟(Coen brothers)的電影,他指或多或少被他們影響,用黑色幽默來處理戲劇,「他們(的電影)很多都是普通人,很多都是小人物去做一件事。還有幾條線怎樣擺在一起,令到幾條線獨立得來又好像是一個組合」。

《臨時劫案》以黑色喜劇的姿態進佔今年賀歲檔期,麥啟光從小就看賀歲片成長,他發覺賀歲片除了是娛樂,更呼應不同年代的香港人心聲。他小時候看許冠文的電影,許冠文常扮演尖酸刻薄的老闆,許冠英則扮演懶醒的市井小人物,「那個環境大部分觀眾都認同,老闆就是這樣,所以大家就會看得很開心」。

1980年代中後期,電影系列「富貴逼人」,講述住在屋邨的小市民渴望發達,對應香港經濟起飛的年代,「到最後都是以一家人為主,中間其實都是過程,你會(在電影)見到一些市民的心態或者心聲」。港產賀歲片踏入千禧年代,《嚦咕嚦咕新年財》甚至探討人性,「人品好,牌品自然好」琅琅上口,《喜馬拉亞星》更猶見宗教哲學的味道。去年賀歲片《毒舌大狀》劇情配合社會環境,飽獲觀眾認受。

今期賀歲片,又反映香港人什麼心聲?

《臨時劫案》

現正上映

預告片:bit.ly/3OrN0SS

文:嚴嘉栢

設計:賴雋旼

編輯:梁小玲

電郵:friday@mingpao.com

[開眼 文化力場]

相關字詞﹕電影 開眼 麥啟光 黑色喜劇 臨時劫案 陳詠燊 喜劇 賀歲片 飯戲攻心2 每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