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Judy Chicago的掙扎

文章日期:2024年02月16日

【明報專訊】 (編按:續2月2日〈Judy Chicago:她的故事〉)

現年84歲的Judy Chicago,在美國是女權主義藝術的代表人物,一切看起來都好。但她一直也是藝術評論家熱愛批評的對象。從1970年代到現在,隨着社會潮流的演變,對她作品的爭議和批評也在變化。

例如,比較容易理解的是,在女性藝術家稀缺的六七十年代,她面對的是赤裸的性別歧視。她創作的大型裝置The Dinner Party,由於陶瓷餐盤的造型明顯象徵女性下體,保守派評論家批評為「粗俗」。40多年之後,社會對於女權主義的討論和共識已截然不同,似乎終於來到了慶賀Judy Chicago歷史地位的時候。確實,The Dinner Party如今已是紐約Brooklyn Museum(布魯克林博物館)最受歡迎的作品之一,但社會思潮似乎甚至比她走得更前,對她創作的批評角度也完全變了,例如:她的作品太以白人為中心,太狹窄,用生理性的女性身體象徵不能代表所有女性等。

確實,Judy Chicago很多作品是對當時社會壓迫的反應,時代潮流迅速變遷,作品就容易顯得過時。而她作為社會活動家、女權戰鬥者的角色也並不討喜。誰不希望姿態從容優雅、輕鬆成功呢?她在2021年出版的自傳The Flowering: The Autobiography of Judy Chicago中回顧了她早期工作經歷。這些故事也讓我不願着眼太多她的局限之處。作為先鋒,她年輕時所面對的環境不僅是男性排斥的,而且女性中能理解她的人也不多。

例如,在1972年開始的著名Womanhouse項目中,Chicago和另一名女權主義藝術家Miriam Schapiro帶領一批學生和當地年輕藝術家,一起改造了加州一棟廢棄的房子,把每個房間變成一個獨立展廳,展示以女性身體、生育、結婚等主題的創作。在漫長艱辛的項目推進中,學生與二人爆發了激烈的衝突。學生們質問為什麼Chicago和Miriam能做所有關於展覽項目的決定?你們是不是只是利用學生當墊腳石去獲得自己的成功?

Chicago和Miriam在這個項目裏緊密合作,看起來是多麼難得的志同道合之人。但在項目獲得巨大成功之後,兩人卻因為誰的功勞更大這種事情而反目。我沒有找到其他公開資料,只是根據Chicago在自傳中說的,她們兩人受邀做了一個關於Womanhouse的展示,Chicago的演講很受歡迎,結束之後Miriam指摘Chicago「操控觀眾」,讓觀眾更喜歡Chicago而不是她。兩人的關係開始崩塌。

Chicago在書中說,她意識到這種行為模式,經常發生在女性開始覺得自己強大起來的時刻。在70年代女權主義運動中,很多先驅女性被這種行為傷害,因為她們從受助女性得來的反應是恨而不是愛。這些人性中幽微的,甚至難堪的故事,在簡短光滑的歷史敘述中是沒有的,只有在親歷者個人敘述中,讀者才能略知一二。

作者簡介:織物藝術家,常駐紐約。個人網頁:www.linqiqing.com

文:林綺晴

[開眼 大都會文藝誌]

相關字詞﹕開眼 每日明報-副刊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