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Pokémon的冒牌貨《幻獸帕魯》

文章日期:2024年02月16日

【明報專訊】抄襲,無論任何創意產業都不是一件光彩、值得鼓勵的事情。但如果冒牌貨做得太出色,而原裝正版早已乏善可陳呢?由日本開發商Pocket Pair推出的《幻獸帕魯》(Palworld),自今年1月於Steam平台推出先行版,就震撼了整個電子遊戲界,不但一再打破銷量紀錄,還因為登入玩家遠超預期,伺服器嚴重超載。社長溝部拓郎更「告急」指公司沒那麼多資產繳付今個月的伺服器費用,未賺到錢就可能要破產。

《幻獸帕魯》故事發生在一個名為帕魯群島的開放世界(open-world),玩家可以投擲不同的「帕魯球」捕捉島上百多種可愛生物「帕魯」,遊戲設計擺明車馬照抄有近30年歷史的Pokémon——以前叫《寵物小精靈》,現在正名為《精靈寶可夢》始終有些不習慣。然而,事實上,它比過去廿年任何一個世代的Pokémon續作都來得有誠意、深度,以及帶着滿溢而出的惡意。

山寨好過原版

絕對不止於「撞橋」程度,因為《幻獸帕魯》每一隻可以捕捉的「帕魯」,幾乎一眼就認得是取材於哪一隻Pokémon原型,由於相似度太高,甚至被質疑是用AI軟件自動拼貼生成。明目張膽到不似偷雞賣翻版,根本是有心找業界龍頭,即Pokémon的「娘家」任天堂踢館,就連已經退休的前任天堂設計師今村孝矢都說:「對於明知這樣做會有風險,但仍然堅持把遊戲做出來的創作者,我感到非常驚訝。」

當然,在某一部分電玩迷心目中,抄不抄襲都沒所謂,以作品論勝負,最緊要好玩,而且電子遊戲世界一向都是你抄我,我抄你,抄得好就是另起爐灶,抄得不好,畫虎不成反類犬,就被嘲笑是「合成獸」。但我認為《幻獸帕魯》的情况很特別,它是完完全全從Pokémon、《薩爾達傳說》(The Legend of Zelda)、《艾爾登法環》(Elden Ring)以至Minecraft等名作為基礎左拼右湊而來,將上述遊戲元素拆開來看,《幻獸帕魯》沒創意可言,但就真的沒想像過它可以像盆菜一樣全部都有,集各家之長,譬如可以在帕魯島上建房子,小精靈可以「接肢」拿機關槍,居然盲拳打出新玩意。

更重要的一點是,它不但在遊戲內容及意念上(儘管是抄來的)超越了一代不如一代的原裝正版Pokémon,甚至忍不住要說句,這可能才是全球Pokémon玩家期待了幾十年的真正續作。儘管是抄來的,但起碼抄的都是新概念。

由Game Freak開發的Pokémon系列又如何呢,它們是連抄都懶。於1990年代單色Game Boy推出初代Pokémon首作至今,紅藍黃金銀紅寶石鑽石太陽月亮等等,後續了無數版本,就這樣廿幾年過去了,是的,精靈數目確實愈來愈多,有人覺得新不如舊,但我覺得初代1至151號比較像家人,往後的幾百隻精靈作為鄰居(遊戲裏也真的設定為鄰近地區),偶然都有一些有趣討好的新面孔。但真正難以接受的是,它的遊戲系統和界面完全無進步過,從初代賣到2022年的第九代《朱/紫》,就只是將遊戲畫面從黑白變成彩色,從平面變成粗糙的3D繪圖,或者是從封閉式RPG(角色扮演)遊戲變成極簡(陋)的開放世界,當Game Boy都將要放入歷史博物館,如此落後的遊戲程式仍可以掛着Pokémon名字繼續食老本,仍然是任天堂的台柱、銷量保證。

Pokémon動畫版主角小智,其實是以Game Freak社長田尻智為原型(宿敵小茂就是人稱瑪利歐之父的任天堂前設計總監宮本茂),小智的精靈訓練員大冒險持續了廿多年,直到去年都終於掛靴,但Game Freak 的 Pokémon 系列仍然出完一集又一集,躺着都能打敗所有後來居上的劃時代作品。譬如說,今日不少玩家認為宮崎英高領導的From Software走在電子遊戲界的最前線,但它們橫掃2022年各大遊戲獎項的Elden Ring全年銷量只是2000萬套,同年Pokémon《朱/紫》呢?是2400萬套,歷代Pokémon遊戲系列銷量第三高。

明明有着極度優厚的商業條件,無論遊戲品牌及開發資源都是其他廠商望塵莫及,像前幾年「貼牌」給美國開發商Niantic推出的手遊Pokémon Go就已經風行全球,用一點點創意,作出少許改變,輕易就再下一城了,但Game Freak開發的正宗Pokémon系列,從製作水平來說,甚至儼如遊戲界廢老。當然,這也關乎Pokémon玩家未必都是電玩迷,或者對電子遊戲不是太有研究和追求,他們不是打電玩,只是買一份情懷。所以,不難理解為何它們不思進取,從不怕過時,也沒有用心想過如何改變。

直到終於出現了像《幻獸帕魯》這樣的山寨Pokémon挑戰者,一款抄襲痕迹確鑿,罔顧創作道德的作品,這一巴掌有沒有摑醒Game Freak這間廢老公司,暫時未知。但就肯定摑醒了不少忠實的Pokémon愛好者。

真正的生物資本主義

在《幻獸帕魯》的遊戲體驗裏,讓我覺得最瘋狂,甚至帶着猙獰惡意的事情,就是玩家可以生產一把「切肉刀」,然後選擇肢解你所持有的「帕魯」,是literally用上「肢解」這個字眼,還特意為屠宰「帕魯」的畫面打上馬賽克。沒錯,捕捉到這些小精靈之後可以做什麼呢?吉祥物?朋友?不是的,是分配牠們到礦場和貨倉做工人,改裝成戰鬥兵器,黑市販賣給NPC(非玩家角色)或其他玩家,甚至切割做玩家的食物。

在RPG遊戲裏不是經常看到一瓶瓶的紅色藥水嗎?是怎樣提煉出來的?《幻獸帕魯》有一個殘酷的答案。切肉刀,肢解。

所以,它不只是一部抄襲Pokémon那麼單純的作品,而是有意闖入Pokémon長達30年的禁忌。但不算是秘密了吧?剝開「人類的朋友」這個包裝,Pokémon是從來不碰死亡和生物商品化這兩大敏感話題。

以「萌物」比卡超為首的Pokémon,牠們一方面是活生生的動物,但另一方面又似電子寵物、虛擬產品,這意味着牠們一方面有人性、有感情,但另一方面又不會像生物一樣老去、死去。按照遊戲設定,牠們只會進化,但不會死亡,即使生命值跌到零可以去醫療中心復活——所以Pokémon的玩家對戰並非一個鬥獸場。還有,如果精靈數量超過系統上限,玩家不能賣走牠們,更沒有殺死精靈的選項,只可以選擇「放生」牠們,但「放生」之後到了哪裏?當然可以理解成一些被清除的電子數據,但理論上無限繁殖的Pokémon,還是應該像正常生物一樣自然死去,官方從不解釋,但亦不是完全沒說。在初代遊戲流程裏,最明確的例子有83號大葱鴨和104號卡拉卡拉。在遊戲地圖上,只有極低機率會遇見大葱鴨,原因是大葱鴨從不離手的那條大葱屬珍貴食材,因此被人類大量狩獵,導致牠們瀕臨絕種。而在幽靈塔遇到的卡拉卡拉,牠一直戴着的骨頭面具,其實就是牠媽媽的頭顱骨,到牠們長大之後,就會跟媽媽的頭顱骨融為一體。

遊戲與動畫皆沒有說清楚,但其實已暗示了牠們會死,會被人類獵殺、捕食——邪惡的人類又豈止火箭兵團。《幻獸帕魯》則沒這些安全過濾,它是一種赤裸裸的生物資本主義,而且目標明確,就是要撕破人畜無害的Pokémon奇觀,讓大家一起奴役小精靈,榨取牠們的勞動力,肢解成商品。

《幻獸帕魯》當然不會害得Pocket Pair破產收場,事實上,只計算Steam平台已經在半個月內賣出1200萬套。不過,真正要擔心的不是銷售額,而是任天堂會否起訴它們侵權。在《幻獸帕魯》人氣急升的同時,任天堂已放風提到,他們正關注及調查今年1月推出的某款電子遊戲,但暫時未有實際法律行動。關於抄襲指控的另一個有趣說法是,如果這些「帕魯」都是由AI技術自動生成,反而可以用來規避版權問題。

有人欣賞《幻獸帕魯》的惡意,膽敢挑釁Pokémon威權品牌。但我自己有些保留,不是因為它抄襲成分太重,而是我覺得它抄襲得聰明、玩得大膽,只是動機很壞,心腸不好,同時亦感覺到開發團隊對於所謂「大廠」的仇恨和猥褻,或者他們證明了自己有能力模仿別人,有實力推翻巨人,但其實又忽略了另外一些事情。我想,大概就是曾經令小學時期的我沉迷其中,把1到151號精靈全部倒背如流的那份感染力。很抱歉,《幻獸帕魯》沒有,肢解精靈所滿足到的只是獵奇心,後來的Pokémon作品也沒有。

文:紅眼

設計:賴雋旼

編輯:謝秋瑜

電郵:friday@mingpao.com

[開眼 數碼跨界]

相關字詞﹕開眼 每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