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四三」魔法 引領變身「填詞L」

文章日期:2024年03月22日

【明報專訊】電影《填詞L》裏的羅穎詩(鍾雪瑩飾)在填詞班上得知「○二四三」填詞方法,獲魯sir(朱栢康飾)提點幾句後豁然頓悟,領略到粵語填詞竅門,自此聽到的所有句子或在她視線範圍內的所有文字,都自動轉化成0、2、4、3的數字組合。「小心地滑」變「3322」、「請勿靠近」變「3242」、「聯合廣場」變「0230」……自覺悟性低,聽完魯sir的講解,反應只像羅穎詩身邊的同學一樣滿臉疑惑。關於那4個數字藏着的奧秘,還是交由「○二四三」填詞法始創者兼資深樂評人黃志華親自拆解。

40年歷史「類音階」 辨高低抑揚

數數手指,○二四三填詞法這種粵語填詞輔助工具原來已有40年歷史。問起當年研究粵語歌創作技巧的緣由,黃志華先從書櫃拿出一本字典般厚、墨綠色封面、名為《聲詩》的歌集,1975年由The Highway Man出版,他幾年前才購入。書中記載大眾喜愛的中英文流行曲、歌謠、粵曲等歌詞,他說香港在1960年代末至1970年代很流行這類歌書。《聲詩》裏有一首《數字歌》,歌詞為:「40342,40342,434243……」黃志華再舉例一首當年流行的調寄廣東音樂《昭君怨》,其尾段歌詞同樣以0、2、4、3的數字來填寫,他認為當時的作者是根據曲調,填入相應音高的數字。

黃志華憶述,1984年他受時任聯合音樂院院長王光正邀請籌辦粵語歌詞填詞課程,編寫教材《粵語歌曲填詞研究》,指出粵語九個聲調可分為四級音高。他亦受《數字歌》啟發,在填詞教學時使用0、2、4、3的工具。他說:「一開始學生都是為了興趣而去填詞,他們未必具備音樂知識,不懂得看譜,用上0243可以幫助他們盡量協音(啱音)地標出音高和旋律。」○二四三填詞法從那時開始建立。至1989年,黃志華與填詞人盧國沾合著《話說填詞》,深化○二四三填詞理論。同時順應往後的填詞模式,填詞人很多時只會收到樣本歌曲(demo),而非樂譜,填詞人要自行想辦法摸清音樂,把demo旋律寫出來,他們發覺○二四三是有效的填詞工具,自此○二四三法開始傳播,其後方法又載於《粵語歌詞創作談》、《文字聲律與粵語歌創作》,以及新作《○二四三(粵語歌詞創作工具)魔法書》。

粵語九聲分四層音高

「○二四三」這套代表字有另一個學術名稱,叫「類音階」,意思是它有類似音階的功能,但又不等同音階。「有了『○二四三』4個類音階,可以幫助我們迅速知道粵語字音音高和樂音音高怎樣結合。」黃志華說。

要辨別字音的高低抑揚,可利用調值的標音系統,1為最低音,2為次低音,餘此類推至5為最高音,不過那只是相對音高。縱使調值系統分成5度,但實際上粵語九聲最終只會得出四層音高,分別為最低音字:第四聲;次低音字:第六聲和第九聲;次高音字:第三聲、第五聲和第八聲;最高音字:第一聲、第二聲和第七聲。

此外,音樂上的唱名(如do re mi fa so la ti do')要用「橫調」來唱,橫調意思是把音隨意延長,而音高保持在同一水平上。粵語剛好有齊4層橫調,數字「○」、「二」、「四」和「三」分別來自這4層橫調。為求方便使用,可將粵語九聲歸入「○二四三」來代表粵語的4層音高,「○」代表最低音字,「二」代表低音字,「四」代表高音字,「三」代表最高音字。當深入研究,便會發現很多旋律線,○二四三的填法並不止一種。譬如《填詞L》主題曲《填詞魂》兩句歌詞「想起班房黑板那背影」和「風聲蕭蕭穿梭到海邊」旋律一樣,導演黃綺琳卻用上不同填法,句末的「那背影」和「到海邊」分別有「443」和「433」的填法。

但不是每人都像電影中的羅穎詩,一學就能馬上把字詞或旋律轉換成○二四三,要視乎每個人對字音的敏感程度。於是○二四三理論也有新發展,黃志華提出以粵語拼音「jan」的字套入旋律,「你只要跟着歌調來哼,其實就已經可以哼得出來,未必說要塞數字」。正如用「啦」字唱出音樂,用「人」、「刃」、「印」、「因」來哼唱同樣能找出字音音高,這4個字有共同聲母及韻母,而且都是橫調,相等於○二四三。例如《生日歌》的第一句「祝你生日快樂」可唱成「人人刃人印刃」,對應○二四三的話就是「002042」。

除了填詞,○二四三系統還能用於研究粵語歌的協音技法和規律,黃志華形容其具「顯影劑」功能。分析歌曲時,他會在紙上寫上簡譜和歌詞,至於○二四三譜,他說早已熟習使用,一看就知道,不用寫出來。他又會用紅筆框起有趣和值得討論的地方,並會統計歌曲每段的類音階用量、相鄰字音屬跳進頻率,「理論上其實可以讓我們具體地認識粵語填詞的困難之處」。黃志華舉例「雙少現象」解釋,從音高分類可得知粵語九聲在音高分佈上不平均,只有第四聲(陽平聲)屬最低音字,導致填詞時「○」音高字選擇少,難以用上。相鄰類音階屬「跳進」,包括「○四」、「○三」、「二三」這3類詞語,往往也因為旋律很少大跳音程而難以用上。姜濤的《鏡中鏡》歌詞就是符合雙少現象的例子,他解釋:「全首歌中,最低音字用得最少,只得76個,最高音字用得最多,有122個。而相鄰類音階組合只見3種,出現頻率很低。」他續賞析《鏡中鏡》,「我發覺作曲家都挺喜歡用一種叫『窄幅迴旋』的旋律寫法,有三四段都是這樣寫,每一段音域都不同,而且很窄,在三四個音裏面上上落落,這種寫法也會影響到填詞人的用字,變成有些字音用不到」。

內容字音角力 為主題寧拗音

面對不同情况,黃志華說填詞人在內容和字音上不時角力,只是很多時候他們寧願選擇點出主題而拗音(唔啱音),○二四三填詞理論也提及6種影響協音感覺的因素,但那又是另一大課題。若撇開理論,黃志華歸結欣賞歌詞的態度,「其實都是各花入各眼而已,我做樂評人用我的角度,別人也可以用他自己的人生經驗去感受他喜歡的作品,而且可能他感受到的,我未必能感受到。有些歌沒有說好不好,適合我的mood(心情)就可以了」。

過往黃志華曾獲得一些填詞機會,他在1997年為熊熊兒童合唱團寫過一批聖誕歌曲的粵語版,成為廣傳的粵語版兒歌,包括《叮叮噹》(Jingle Bells):「叮叮噹/叮叮噹/鐘聲四處響/聖誕節/快快樂樂/只聽見四周和唱」,以及《紅鼻小鹿》(Rudolph, The Red Nosed Reindeer):「有一隻梅花小鹿/總不見牠笑嘻嘻/只因它唯一擁有/閃閃發光赤色鼻」。他說這些經典聖誕歌曲旋律耳熟能詳,而且很容易找到樂譜,填詞時用不着○二四三法。黃志華續分享他在1988年為阮兆祥填的In Your Eyes,原曲為意大利歌手Reeds的同名歌曲,因為當時他只收到聲帶,沒有曲譜,於是就用上○二四三法先填出數字譜,從中掌握旋律,分辨樂句句式。從In Your Eyes數字譜得知,其中6句都是「202」領頭,這句式啟發他填寫排比式句子,舉例數字譜的首兩句「202 2202202/202 2202432」,歌詞最終成品為「突然是 熱情熱極無度/突然是 絕情像那冰造」。當年知道○二四三法的人不多,以這種方式填詞的人可算屈指可數。

文:何詩韻

設計:賴雋旼

編輯:謝秋瑜

電郵:friday@mingpao.com

[開眼 文化特別版]

相關字詞﹕開眼 每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