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黃牛黨奇聞(下)

文章日期:2024年05月24日

【明報專訊】我看那場《祭GALA》本應於17:30開始。到了32分仍未有開場廣播,我跟其他人一樣望了望表開始擔心,沒留意到第一行正中區域已站了兩個職員。到了35分,職員由兩個增加到5個,周遭開始議論紛紛:一定是「本人確認」了。我的位置在最左邊大約13、14行,清楚看到該區域那幾個急得焦頭爛額的職員。延遲開演,萬萬不可啊!他們不停用手機或對講機向不同單位指示,而疑似引發問題的女性則一直坐着不動。身旁的㗎妹說了句:「哇,拉鋸戰。」

日本有一條「暴行法」,指「向他人身體行使非法的有形力量」。除了典型的踢打撞,非必要地碰觸他人身體例如抓手腕等,也會觸犯該條法律。對於場地職員「本人確認」的要求,該女性採取充耳不聞的態度,一直在玩電話。只要無證據,職員便沒有權力碰觸她、強行帶走她,以至保安進場也只能呆站原地,形成拉鋸戰。會場開始瀰漫古怪的氣氛。相對於香港馬上會出現的「母親你好」(請自行以相關字眼取代),日本人再不耐煩也不太會表現出來,只是一直在竊竊私語。

離開演已遲了近30分鐘時,迎來第一個轉捩點:會場突然響起即將開演的廣播,膠着的氣氛一下子被全場的「誒?!」聲刺破。原來大家這麼大反應,是以為響起廣播代表場地一方放棄,由得買黃牛的女性「粘り勝ち」,賴死唔走勝出。正當有人打算抗議時,會場又響起另一個廣播:休息15分鐘。混亂之中大家陸續上廁所、查看交通時間和討論這場拉鋸戰會點收科。我馬上點開X(舊稱Twitter),果不其然這件事上了日本熱門搜索第一。去完廁所,鬧劇迎來第二個轉捩點:警察來了。

似乎是場地職員報了警,打算在休息時間解決這場鬧劇。兩名警察跟八九個職員圍着該女子,但10分鐘過去依舊毫無動靜。我忍不住跟周圍的人一樣拿起望遠鏡看,警察蹲下來似乎在勸退該女子,卻沒有強行帶走她。我想起數年前的香港警察,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日本警察像對待燙手山芋。百無聊賴時我用望遠鏡望向見學席(藝能界人士觀劇的位置),看到一個非常出名的搞笑藝人也拿着望遠鏡看前方的警察騷動,幾乎令我噴笑出來。名人也逃不過無了期的等待,而且也會用望遠鏡!

18:45,不知道警察跟該女子說了什麼,她起身跟了警察走。全場歡呼聲跟掌聲不斷,我只覺得古怪,大概是2019年後對拍手有PTSD。根據日本法例,女子可被控「業務妨礙」;若查明門票是轉賣所得,更可被控「詐欺」,最高監禁10年。對於黃牛,很多追星族包括我,都抱有複雜的想法。回想上一篇提過的算式,用錢買快樂還是乖乖守規矩?事後網上也充滿因要趕車趕飛機而需中途離場的控訴。

不過一場鬧劇總算結束,3位主演很識做地,於開演前跟閉幕後走出來道歉,能在額外時間見到他們,也算賺到了。

作者簡介:喜好是觀察人類,著有繪本touch和漫畫《地獄行》

文:Papaya Fung

[開眼 大都會文藝誌]

相關字詞﹕祭GALA 日本 黃牛黨 東京 開眼 大都會文藝誌 每日明報-副刊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