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塞爾多夫】人生十幅

文章日期:2024年05月31日

【明報專訊】德國杜塞爾多夫(Düsseldorf),這座城市似乎從來不是熱門旅遊目的地,獨自低調且內斂,洋溢着藝術與文化氣息,以及一絲與其他歐洲小城不同的東亞風情。

「夢想未來」(Dreams of the Future)是K20美術館這次聯展的標題,也連接俄羅斯畫家康丁斯基(Wassily Kandinsky)和瑞典藝術家阿芙.克林特(Hilma af Klint)的共同藝術追求。雖然兩人生前的軌迹未曾交匯,但從後世的研究來看,他們幾乎在同一時期,從傳統的寫實藝術轉向抽象表現,探索更高層次的真理。漫步展廳,不需要太敏感,就能感受到研究af Klint的兩位策展人如何巧妙地讓其作品成為焦點,而Kandinsky則在旁輝映。很符合當下政治正確的性別語境(笑)。雖然是第一次現場欣賞Kandinsky的作品,但因篇幅所限,以下集中談af Klint。

Af Klint的大幅肖像在展廳門口注視着所有人,目光如炬。照片攝於1902年,彼時的她還在創作風景、肖像和童書插圖,距離她開始第一批抽象繪畫還有4年。在美院求學期間,她和其他女藝術家組成靈性團體The Five,放棄有意識的控制來創作大量自動繪畫和文本。這讓af Klint擺脫正規訓練的束縛,發現一種超越物質世界表面的藝術創作方式:通過豐富色彩、幾何圖像和象徵符號的組合來承載複雜的精神概念。她的作品既有神聖感,又有幼兒般的純粹和天真。Af Klint生前完全隱藏了她開創性的抽象作品。直到2018年紐約古根漢美術館舉辦她的大型回顧展,創下觀展紀錄,這位局外人才真正成為明星。

《天鵝》系列是af Klint藝術生涯中最陰暗的作品,當她開始創作時,第一次世界大戰已經爆發。在她看來,物質主義和民族主義讓世界陷入暴力和混亂,時代迫切需要精神上的轉變來發展新的思考和感受方式——這正是她在畫作中的表達。根據印度教的信仰,代表神聖的天鵝能傳遞信息並化解矛盾。第一幅畫描繪了一黑一白兩隻天鵝,用鮮明色彩對比強調光與暗、生與死、男性與女性的二元。隨着這一系列的展開,色彩範圍擴大,天鵝被更高維度的幾何形態取代,具象變成抽象,對立化為統一。對af Klint來說,克服二元不僅是哲學上的思考實驗,更是一種真實的體驗。她堅信精神有力量以新的方式理解世界,在日記中寫道:或許有一天會有一群人,能夠用他們脆弱的肩膀推動發展向前。

展覽中心是af Klint每幅高達3米、寬2米的系列《最大的十幅》。畫家也將這一系列稱為進化,它們分別描繪生命的不同階段——童年、青春、成年和老年。在這些巨大的畫布上,一切都處於運動之中,形式和繪畫可小至微觀,也可大至無限。

其中的No.7,主題為成年。這正是af Klint創作該系列時的人生階段。仔細觀察畫作底部,我看到Vestalasket,這是由af Klint和The Five另一員卡塞爾(Anna Cassel)共同創造的詞彙。Vestal是指在古羅馬守護女神廟的女祭司,而asket在瑞典文中表示禁慾主義。Asket是af Klint的男性化身,而Vestal是Anna Cassel的女性化身,它們在一起構成既具有男性也具有女性特質的混合存在。在她的畫作中,男性通常以黃色代表,女性以藍色表示,綠色則是黃色和藍色的混合。Af Klint相信,男性和女性的本源統一在每個人身上。

作者簡介:一個東奔西跑的前電影製作人,現居北京

文:邱岑

[開眼 大都會文藝誌]

相關字詞﹕藝術家 展覽 藝術 德國 杜塞爾多夫 大都會文藝誌 開眼 每日明報-副刊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