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守諾行險着 酒莊偕葡萄農 拍檔創傳奇

文章日期:2016年06月08日

【明報專訊】世界上酒莊數以十萬計,如用心發掘,傳奇故事實際上並不少,但如同一酒莊擁有兩個傳奇的故事,可算是鳳毛麟角,再加上是一個新世界的酒莊的話,毫無疑問是絕世奇葩。義氣和一諾千金,是中國傳統觀念中的兩個難得的美德,但本文的主角,卻是兩者俱備,他的事迹自然感人。

1947年,一個年方17歲的少年因喪父而輟學,進入澳洲一所擁有悠久歷史的酒莊Yalumba作釀酒學徒。該少年幼時以頑皮見稱,曾在崇拜期間,偷偷爬到教堂的屋頂敲起鐘聲,令眾人啼笑皆非。但經過多年的磨練後,這樣一個頑童雖沒有經過正統的釀酒培訓,卻邊做邊學,變成了一個很有前途的釀酒師,並在酒莊學識了不少做人的道理,特別是永不言敗和一諾千金的重要性。1959年,他跳槽至Saltram酒莊,之後更逐步升至首席釀酒師。

紅酒滯銷 義助葡萄農渡難關

當時Barossa地區出產的酒主要是強化酒(fortified wine),而Saltram是少數釀製餐酒的酒莊,主要是生產廉價紅酒,供應英國市場。作為釀酒師,為了應付龐大的需求,Peter Lehmann的責任之一就是從獨立的葡萄農處購買葡萄,令他與眾多的葡萄農建立起緊密、猶如手足的關係。但後來市場的形勢逆轉,潮流轉趨向果味豐盈的白葡萄酒,令紅酒的需求不前。至1978年,酒莊管理層下令Peter停止購買葡萄,令葡萄農的生計頓成疑問 。經Peter斡旋後,酒莊同意Peter自己籌集資金購買葡萄,然後利用酒莊的設備釀酒,後批給別的酒莊,稍解葡萄農之困。

但上述的安排只維持了一段短時間,至1979年,Saltram酒莊股權易手,新的管理層推翻以前的協議,命令Peter必須馬上停止購入葡萄,令一眾葡萄農又屆存亡之秋。這時, Peter堅持必須信守承諾,在力爭無效下唯有辭職以明心志,而跟隨他多年的下屬也與Peter共同進退。

但當時整個行業的經營環境很差,所以Peter冒的風險極高,可以說是孤注一擲。可幸碰巧不久有一酒莊出售,Peter在友好和家人的支持下,集資購入酒莊,取名Masterson Wines,正好是一小說中著名賭徒的名字,也正好反映他們的處境是一場賭博。兩年後,廉價酒市場繼續下滑,酒莊再不能把酒批出,於是改弦易轍,自行建立品牌,把酒入瓶出售, 並在支持者的堅持下,把酒莊改名為Peter Lehmann Wines。

有先見 發揮西拉潛力

Peter的義氣令一眾葡萄農感激萬分,死心塌地追隨他,隨後的十多年,Peter在葡萄農的支持下,雖屢經風浪,但終於把酒莊的情况穩定下來。Peter也很有先見,認識到Barossa地區的Shiraz葡萄的潛力,在不同的價位也能釀出優質的酒,最終獲外界認同,特別值得注目的是在1987年首度推出、其後舉世知名的 Stonewell Shiraz品牌;該品牌多次取得澳洲酒展中最為人重視的Jimmy Watson Trophy、其他獎盃及金牌無數。而酒莊也屢獲殊榮,在2003年、2006年和2008年獲International Wine & Spirit Competition選為澳洲最佳生產商;Peter本人也獲International Wine Challenge的終身成就獎和澳洲政府頒予 Order of Australia勳銜,是業界中的首名。

但酒莊的發展並非一帆風順,多年間不斷受到各樣的衝擊,其中最著名的是在2003年 , 勢力龐大的酒業集團Allied Domecq對酒莊發動惡意收購,眼看Peter勢將失去對酒莊的控制權時,峰迴路轉,Peter得到管理意念與自己一致的美國酒業集團Hess作「白武士」,最終逢凶化吉,保住酒莊的控制權,而該酒業集團此後與Peter合作愉快,就算 Peter 退休,酒莊轉由他兒子接掌也如是。2013年,Peter因病去世,他兒子也在一年後緊隨父親而去,而一直支持Lehmann家族的Hess集團也決定把注意力放回美國,令酒莊的控制再起變動;酒莊的股份在2014年11月由Casella Wines全數購入,而新股東就是本文要說的第二個傳奇。

袋鼠酒標一炮而紅

Casella家族在1957年由意大利移民澳洲, 並在1965年開始種植葡萄,起初主要是把葡萄賣給大生產商,其後才轉型自行釀酒外銷。1990年代末,Casella Wines投資了新的生產設施,為了物盡其用,於是放眼拓展美國的市場。2001年,Casella Wines伙拍美國一家也是由家族運營的入口商William J. Deutsch&Sons,在美國推出數款俱是以豐富果味取勝,略帶甜味、丹寧柔順的酒;裝潢方面是簡單的袋鼠圖案酒標,以顏色分辨不同的葡萄種類,結果市場反應熱烈,大受歡迎,Yellow Tail這品牌一炮而紅。

Casella Wines的傳奇性在於它的崛起速度;在2001年首度推出市場時,Yellow Tail的年銷量已達112,000箱(1箱12支),至2005年,年總銷量已跳升至750萬箱,增幅之大,相信Casella家族也始料不及。但之後升勢持續,至2013年10月,Yellow Tail已一共生產了十億瓶,而公司估計,全球每天會喝掉超過250萬瓶 Yellow Tail,其火箭般的銷量上升速度,可真是令人瞠目結舌!除了以上的數字外,Yellow Tail也曾取得美國當年第一大進口葡萄酒和第一大銷量的紅酒等稱號。

現在以上的兩個傳奇合而為一會否誕生第三個傳奇呢?則尚需拭目以待了!

■作者Profile

劉信全

MBA,Dip WSET,WSET Certified Educator。自認酒癡,閒時以文會友,現為www.openwines.hk主筆。

文:劉信全

圖:Openwines Limited、Yellow Tail Wines、ASC Fine Wines

編輯﹕蔡康琪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