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實驗與創新 澳洲酒莊邁向世界

文章日期:2017年01月11日

【明報專訊】以下是一個「估中冇獎」的問題——是哪一個葡萄酒業集團,業務橫跨四大洲,七十多個國家,在2015年售出的葡萄酒多達3010萬箱(9公升/箱),旗下擁有的葡萄園超過14萬公頃,控制的品牌在70個以上,僱員人數多過3500人?

答案是在澳洲上市的Treasury Wine Estates集團,旗下蜚聲國際的品牌包括Penfolds、Beringer、Wynns、Wolf Blass、Rosemount、Chateau St. Jean等,集團中最老歷史的品牌是創立於1843年的Lindeman's,但最為人熟悉的非創立於1844年的Penfolds莫屬。

酒款眾多 豐儉由人

Penfolds旗下的酒款,上至等閒幾千港元一支的Grange,下至在超市很容易便買到,不用百元一支的Rawson's Retreat(曾在Penfolds旗下,但是在2013年已分拆了出來,成為獨立品牌),當然也不要忘記那些價錢令人咋舌的特別版(Special Bins);Penfolds的酒款之多,銷售對象之廣,可說已達到「大小通吃」的地步。在各種酒款中,最為一般消費者渴望一嘗的相信是Grange,這款酒從創造至成功的歷程,本身已是傳奇,筆者以前曾有文章談及,所以在此不再贅述。

但除了Grange以外, Penfolds還有多款被酒莊稱為「標誌性」(Iconic)和「奢華級」(Luxury)的葡萄酒,品質都達到國際一級的水平,對於那些追求高水準,不吝多付一些錢的消費者或收藏家,甚至是有心多認識名莊名酒的初哥們來說,都屬必須嘗試或收藏的佳品,包括Bin 144 Yattarna Chardonnay、Bin 707 Cabernet Sauvignon和 RWT Bin 798 Barossa Valley Shiraz。

試驗144次始推出市面

Bin 144 Yattarna Chardonnay,是Penfolds經過144次釀酒試驗後才決定推出市面發售,以Chardonnay釀成的最高級別白葡萄酒,可能這正是Bin 144名字的由來。Penfolds推出這款酒的用心,顯而易見就是要打造出可與Grange各領風騷的標誌性白葡萄酒。Yattarna一詞,來自澳洲土著語言,意思是「循序漸進」,這亦正好反映出這款酒的風格﹕在釀成三年後才推出市面發售,結構緊密細膩,並能在瓶中陳年時繼續發展豐富度和複雜性。筆者在1995年這款酒首度推出市場時已開始接觸這酒,其後亦有很多機會再嘗,的而且確是一支高水平的白葡萄酒,但這酒始終未能為筆者帶來「驚為天人」的感覺。

波音客機命名 風格愈見成熟

Bin 707 Cabernet Sauvignon,這款酒的名字不期然令人聯想起波音707飛機,事實上它的命名的確是源於波音707,由Penfolds市場營銷總監Rowan Waddy撰擬,打破以往用bin號碼為葡萄酒命名的傳統;波音707飛機在1960年代拉近了澳洲與整個世界的距離,這款酒已標誌着Penfolds的葡萄酒向國際酒壇邁進。Bin 707是Penfolds首款商業發售的純Cabernet Sauvignon葡萄酒,但她的發展並非一帆風順,因1964年首度推出後經歷過在1969年後停產直至1975年才復產的風波。筆者初次購買這款酒是一箱(6支)它的1996年份,購入前從未嘗過,只因該酒獲很高的評分。其後友人請喝1994年,覺得不外如是,有些失望。之後相隔數年,再嘗到1998年份,開始認識到這款酒的真正實力,決定把所藏的1996年繼續陳年。20年後的今天,所藏的1996年已差不多喝罄,去年中喝的那瓶,已達酒的巔峰,喝後不禁後悔當年不多購數箱!

近年來試過不少新年份的Bin 707,發覺風格愈來愈成熟,經過數十年的反覆試驗與汲取經驗和教訓,現已達世界級頂尖佳釀的水平,難怪這酒獲得澳洲權威的Langton葡萄酒評級體系評為頂級(Exceptional),與Grange處於同一級別;Grange創造人Max Schubert要創造一款有澳洲風土特色,可媲美Bordeaux一級名莊,以Cabernet Sauvignon為主的美酒的初衷,終於憑Bin 707得到實現。

RWT Barossa Valley Shiraz是全部取材自Barossa的葡萄園,並以法國橡木桶陳年的酒款,相對Penfolds旗艦Grange(跨產區取材、美國橡木桶熟成)來說,RWT給飲者不同的體驗。RWT是英文「Red Winemaking Trial」的首字母組合,是對始自1995年的眾多釀造實驗的紀念。這款酒在2000年推出首年份的1997時,其品質已超越實驗階段,與風格強勁,氣勢磅礴的Grange相比,RWT表現的是豐滿馥郁的口感特徵;RWT選用的葡萄的重點,在於芳香和細密質地,是從另一角度去詮釋和展現Barossa Valley Shiraz的獨特風味。

醇化後媲美波爾多一級佳釀

十多年前RWT在港推出時,筆者參加了一個由香港賽馬會為會員舉辦的Penfolds晚宴,晚宴的酒包括1990年的Grange和Bin 389,和當晚的主角四款(1997-2000)的RWT。當晚令筆者留下深刻印象的是1990的Bin 389 和主角的RWT;1990 Bin 389 筆者驚奇的是它竟然可以陳年那麼久,且潛力還未盡露,RWT卻是因它們那麼年輕已適合飲用,而馬會當晚極度慷慨,讓賓客們隨意飲用各款RWT,數量不限,與現今的情况相比,不無感慨。今年初筆者終於忍不住誘惑,開了一瓶珍藏多年的1997 RWT,雖然這酒當年的評分不是很高,但十多年下來,醇化後酒的精確度、濃度、持續度和平衡度,與波爾多一級佳釀不遑多讓,令筆者又一次後悔當年買得太少。2014年份開始,RWT將會與其他的酒款看齊,在酒標加上Bin 798的稱號,旨在增強品牌的辨識度,強化產品定位。

綜觀Penfolds旗下酒款的廣度和深度,正正反映酒莊追求實驗與創新的精神,難怪隨着時間的推移,Penfolds至今已成為不單是澳洲,也是世界上最受尊敬的酒莊之一。 

■關於作者

劉信全

MBA,Dip WSET,WSET Certified Educator。自認酒癡,閒時以文會友,現為www.openwines.hk主筆。

文﹕劉信全

圖﹕Treasury Wines Estates/ Openwines

編輯﹕余倩婷 

美術﹕明報美術組

lifestyl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