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e:3威友將興趣變事業 逆境中開酒吧分享私藏

文章日期:2020年02月05日

【明報專訊】社會動盪,瘟疫橫行,市道差無可差。偏偏在逆得無可再逆的逆境中,中環有一間威士忌酒吧準備上場,3個威士忌愛好者膽粗粗變身老闆的背後,到底是愛,還是責任?

我之前介紹過香港幾間威士忌酒吧,即將開業的這一間在中環威靈頓街,樓上舖,卻不難找。採訪的時候,他們還沒拿到酒牌,裝修做好,酒已上架,一切如箭在弦,卻碰上社會運動,3個老闆Vincent、Eric及Jason都義無反顧,有沒有一絲擔心?「睇住Live那一刻會擔心,嘩!中環都有TG,好似宵禁咁,但好快心裏就沒當一回事,因為我們想,既然都開始(籌備開酒吧)了,都要去啦,而且在最低潮開始,可能更好,因為之後無論怎樣都是向上發展。」Eric說。况且,他們下決定開酒吧的時候,還沒有這樣的困境。

讓更多人鍾意威士忌

先利申,3人都是筆者的酒友,這裏先簡介一下他們的背景。Vincent之前在Bar Ginger當酒吧經理,有營運酒吧的經驗;Eric是威士忌專頁的blogger,有不少媒體脈絡;兩人負責酒吧的舖面營運及宣傳。Jason本身有正職,多做後勤工作如管理財務。那麼,當初3個人為什麼想開威士忌酒吧呢?

「因為太鍾意威士忌,想感染更多人鍾意。」Vincent說,其實就是如此純粹,一句話講完。

好了,我的訪問也完了。可是,為了完成這篇稿子,所以唯有繼續問。於是Vincent再說多一點:「其實我好享受在一間威士忌酒吧工作,交流很直接。如果做威士忌零售,不會有那麼即時回應,譬如我費盡唇舌賣出一支酒,但客人不一定會即時開,開了也不會回來告訴我那支酒好不好。做酒吧就可以得到即時回應。但打工始終不同,想做老闆並不是為賺更多錢,而是可以有更多control,慢慢做到一間自己心目中理想的酒吧出來。」Eric則補充:「本身自己沒有決心開一間威士忌酒吧,都會諗開飯的問題,老實說,如果論投資回報,為什麼不開餐廳?甚至純粹為錢的話,開珍珠奶茶店一個夏天已可回本,如果加租便執笠再開另一間好了;但我們開酒吧,一個租約期都未必回到本。」他們的酒吧租約三年死兩年生,因此,回到初衷,就是太喜歡威士忌。

Jason在訪問中說得不多,慣在「前線」交流的Vincent當然最多話,但Jason的分享也很有意思,「我想有一個地方可以發揮一下,兩點,一是買一些自己想開的酒,過往靠自己做分享瓶交流(即是買一支酒後,以小瓶分享給其他有興趣的酒友),雖然可以攤分成本,但財力始終有限,但開酒吧如果賺到錢,就可持續;其次,我自己正在讀MBA,可以嘗試學以致用,想想這盤生意短期可做什麼,長遠又可做什麼,我覺得是一件好有趣的事來」。

威士忌多變化富新鮮感

威士忌酒吧愈開愈多,熱潮卻看似不再,那他們為什麼又敢於投入市場?Vincent表示,雖然錢不是他們的首要考慮,但他們也會計數的,其實他不覺得本地的威士忌熱潮減退,「外界可能覺得威士忌浪潮已過,這印象可能來自主流媒體報道減少了許多(因為無日威炒風話題嘛,我「搭嘴」),但我過往在酒吧前線接觸的經驗卻不同,粗略估算,每周的客人中大約有三成是初學者,所以我覺得客人「入坑」(進入威士忌的世界)的速度並沒有減慢」。計開數的Jason補充:「我們酒吧大概20多人便滿座,一晚最多可能招呼到三四十名客人,始終座位有限,所以香港的威士忌市場只要升零點幾巴仙,對我們已足夠。」事實上,從一年幾次的威士忌酒展都可以看到香港的威士忌愛好者不少,而且愈飲愈精,譬如早前舉辦的Whisky Now!,其實很少入門酒款,多少有一定的門檻,但幾百張門票依然沽清了,主辦單位已打算下屆另覓更大的場地。

Eric稱,就算威士忌潮流看似有點橫行迹象,但他們的酒吧,正是希望吸引這班hardcore威士忌粉絲,他還分享一些結構分析:「過往白蘭地在港盛行,跟夜場文化蓬勃不無關係,但隨着夜場文化式微,白蘭地風光不再,其中一個原因是味道變化不太大,較難轉型為品飲時尚。威士忌跟白蘭地不同的是,單是蘇格蘭都有百幾間酒廠,世界各地如日本、台灣、美國等等都會出產威士忌,再加上IB(獨立裝瓶廠)亦不斷推出新產品,味道千變萬化,所以就算酒友飲了幾年威士忌,還是可以從中找到新鮮感。」

裝潢簡潔 看清酒櫃每支酒

訪談中,他們說了很多理念上的東西,來到實踐階段,其實做了些什麼呢?在裝潢上可窺見一二。有別於傳統的威士忌酒吧,他們不走典雅路線,即是沒有一大個深色木櫃那一種,反而是簡潔舒服,感覺modern一點,而最令人注目的當然是一大個一格一格的酒櫃。這酒櫃放酒的方法也有心思,「我們3個都去過好多不同威士忌酒吧,譬如不少日本威士忌吧的收藏很驚人,但酒櫃裏的酒密麻麻,客人根本看不清」,Vincent說,「我們卻分前後排,且梅花間竹地放置,目的就是讓客人能夠看清楚每一支酒」。這個安排,還是關乎理念,關乎交流,「如果爆場,我們不可能不斷地跟每位客人傾偈,於是酒櫃便成為我們跟客人溝通的媒介,是很重要的」。也因此,相對於日本那些威士忌酒吧收藏動輒上千支威士忌,他們的酒吧現時大約只得190多支,還不夠200支,他們不以量取勝,但他們都很有信心,威士忌愛好者必定可從中找到心頭好。

這便關乎選酒了。原來酒吧開張,近200支酒,差不多全部都是他們仨的收藏,接近沒買過新貨,3個人各有喜好,但組合起來卻能互補不足,Vincent解釋:「我們3個人最初買酒時等同做了第一層篩選,而且我們不是將所有收藏品都拿出來,我們之間再有一輪遴選機制;換句話說,其實是雙重篩選。」經過嚴謹的選酒之後,現在酒架上有一些特色的IB,有一些年份較高的老酒,也有香港威士忌酒吧較少推的愛爾蘭威士忌。除了威士忌,他們還有啤酒、紅白酒、香檳,甚至是清酒。我問,為什麼會有清酒?Vincent搶答:「因為Eric鍾意囉,哈哈。」Jason則說:「一大班人來的話,如果開一支wine或sake,會很開心。」Eric則解釋:「其實我入的都是純米大吟釀,而且會以wine杯供客人品飲,所以是ok的。」訪問中3人曾異口同聲表示,雖然不會每一次大家都有一樣的意見,但在做好酒吧的大方向下,一切都有得傾,就算最終決定跟自己的看法有差別,也沒相干。從他們的對話中,看來真的如此。

我很期待這間酒吧的發展,所以問他們,有沒有想過,3年後,他們的酒吧會怎樣?Vincent答得妙:「我不是期許這間酒吧會變成怎樣,而是這間酒吧出現後,香港的威士忌界會變成怎樣,不是說只得我們貢獻,而是當我們出了一分力後,會不會帶來一些改變。我期望更多人熱切地喜愛威士忌,明白威士忌不是熱潮,更是一種傳統工藝。」

在逆境之中還開威士忌酒吧,原來,是愛,亦是責任。House Welley Bar,讓人期待。

■ Profile

.胡蘇:開威士忌酒吧,到現在淺談威士忌的皮毛,目的,只為交流。

■ House Welley Bar(未正式開業)

地址:中環威靈頓街97號威利大廈2樓

查詢:2424 3231

www.facebook.com/housewelley

文:胡蘇

編輯/梁小玲

美術/謝偉豪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