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塘另類「航海歷險記」 海濱舊貨櫃 奇遇精品咖啡

文章日期:2020年12月29日

【明報專訊】在商業社會,夾縫中生存的小店有別樹一格的魅力,它們不隨大眾標準、不流水作業,窩在小空間內默默製作自家味道,總有一班忠實擁躉。疫情期間愈來愈多人買咖啡豆、掛耳包在家冲泡,若喝膩了大品牌的烘焙風格,不妨試試精品咖啡小店的手藝。位於觀塘海濱、以航海歷險為主題的外賣小店,店主蒐羅了價錢親民的優質咖啡豆,讓樸實的美味融入生活;位於高山劇場附近的小店,則主打果酸味咖啡,希望用難忘的果香打破咖啡的刻板印象。

(註:因應政府防疫措施,店舖開放時間及營業資料以官方公布為準)

自家工場烘豆 盼普及精品咖啡

在海風颯颯、綠草如茵的觀塘海濱花園,有一間外賣咖啡店Sinbad Coffee Roasters。店舖由舊貨櫃改建而成,以藍白、水手歷險為主題。小小貨櫃倉內,有齊精品咖啡店該有的器具與專業設備,舖前開一扇窗,便成開放式吧台,客人在那裏下單、看咖啡師冲咖啡。這樣一家小店,背後竟有自家烘豆工場,老闆Carole Ho於2014年辭退精算師工作,遠赴美國訪尋導師讀烘豆課程,繼而創辦Sinbad。「很久以前,我便喜歡喝咖啡,喜歡一切與味道有關的東西。我一直想找一門值得一生追求的工藝,慢慢做到老。烘豆便是這一回事。」Sinbad最初是一間網店,Carole在柴灣設studio烘豆、賣豆,「我不喜歡被說成是放棄高薪厚職去追夢。在外國,像我這樣從事一份工作多年,再轉而尋找第二職業的故事有很多。人生中找到一件竭力追求的事,是很難得的」。

大約兩年前,為了想烘炒的咖啡有更多人喝,Sinbad有了實體店,專賣外賣咖啡、咖啡豆和小量糕餅輕食。「經營外賣店可專心做咖啡、練習烘豆,不用兼顧其他。」小店裏沒售藝妓、雙重厭氧發酵等近年備受吹捧,但極端昂貴的咖啡豆。「有很多咖啡豆價錢親民,味道雖不至於令人驚豔,但都很好喝,不應該被忽略。我認為這樣可幫助精品咖啡普及化,當它(比商業咖啡)好喝,價錢卻差不多,客人毋須理解背後複雜的原因,若有天想慢慢了解(精品咖啡),便不會再回頭(喝商業咖啡)。」

Seaworthy帶西柚酸甜 焦糖尾韻

這裏的house blend均以航海相關的名詞命名。比如Seaworthy,是當年Carole念精算科航海保險所學的專有名詞,代表一艘船的穩定度,是否合乎航海條件。這款咖啡入口帶明亮的西柚酸甜,中段有杏仁般的香甜,並有焦糖般的尾韻;另一款咖啡Fish Island則命名自《仙巴歷險記》第一個故事,Carole很喜歡這故事,開懷地笑說:「水手們如獲至寶登上島生火、煮飯,豈料那海島是鯨魚的背部,鯨魚一翻身,所有人掉下海中,然後又漂流到另一地方,充滿奇遇。」Fish Island拼配了東帝汶咖啡豆,這產地並不常見。「它位於印尼旁邊,屬亞洲豆,帶草本、堅果香甜,有輕微柑橘味,口感相對清潔。多年前一個志願組織於東帝汶教當地人種咖啡樹,我認識其中一個義工,後來那朋友告訴我,組織主席在那裏幫手,卻被行雷時倒下的樹壓死。朋友問我能否試用東帝汶咖啡豆,以支持他們。我當時覺得質素雖不算很高,但有發展潛力,亦具特殊意義,能幫助當地人,便用作house blend。直至後來搜索到品質很好的東帝汶豆,便沿用至今。最近見有幾個外國知名烘豆師都用東帝汶豆,相信水準會不斷提升。」

歎Fish Island 細味東帝汶豆故事

烘豆就像不能預測的航海歷程,生豆品種、處理方式、含水量,甚至烘焙環境的溫度、濕度等各種因素,都會影響成果。「很多年前我翻看一場烘豆比賽的評判資料,發現6名參賽者烘同一種豆,評判卻嘗出不同味道,實在太神奇,於是購入一台烘豆機在家研究,很快便知這門手藝得花很長時間鑽研。」6年來,Carole都在繼續這場歷險,在烘豆的大海裏探索,「烘豆時我總是很專心地留意過程,烘得好當然開心,但有時也會煩惱,要每次持續烘得穩定地好是一項挑戰」。在海邊開一家咖啡店,賣自家烘焙咖啡,原來在商業掛帥的香港,仍有人默默實踐。「有點兒似在發夢,但也要嘗試,希望我的品牌愈來愈多人認識,即使不會賺好多錢,至少有條窄路可以存活下去。」

■Sinbad Coffee Roasters

地址:觀塘海濱道90號地下2號舖

營業時間:周一至五上午8:00至下午5:00、周六日中午12:00至晚上6:30

網址:sinbadcoffee.com

IG:@sinbadcoffee

文:吳穎湘

編輯:林曉慧

facebook @明報副刊

Instagram @mp_foodie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飲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