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人情味 堅持「做到拆」 茶果嶺冰室「時空靜止」60載

文章日期:2021年06月15日

【明報專訊】茶果嶺,這個偏離鬧市的寂靜村落,由一間間鐵皮屋組成,位於觀塘與油塘之間。殘舊的寮屋毫不起眼,裏面卻藏了一間接近60年歷史的懷舊冰室——榮華冰室。舖面保持着1960年代的復古裝潢,彷彿與世隔絕。冰室老闆見證這個盛產石材的山頭,從上世紀人丁興旺的盛景,到如今只剩千多人居住的寥落。縱使村落面對清拆命運,老闆仍堅持「做到政府拆為止」!

從藍田港鐵站沿着斜路走15分鐘,穿過麗港城,再沿着馬路一直走,就能看見一連串鐵皮屋,那裏就是茶果嶺大街。這條所謂的「大街」,不過是條勉強容納兩人並排走的小道。這是一個平平無奇的上午,兩隻幼小的街貓趴在街邊,搖着尾巴慵懶地曬太陽。沿着小路一直往前走,隱約聽見一把磁性的歌聲從收音機緩緩流淌,記者順着音樂來到榮華冰室。10時半客人不多,客人早已吃罷早餐。天花板的三葉風扇吱吱作響,老闆歐陽偉鏡(鏡叔)靜靜地聽着金曲,在灶頭準備食物。

養育四代人 開業杯碟如寶珍藏

「我們在1962年8月26日開業。」今年71歲冰室老闆鏡叔,從抽屜翻出開業剪綵時賓客簽名的紅綢布。鏡叔的父親從廣東來港,在茶果嶺開了這間只能容納10多人的冰室,起名為「榮華」。鏡叔30多歲時從父親手上接手冰室,與太太一起打理,前舖後居,四代人都在此居住。冰室店面不大,一眼就能望穿,內裏擺設充滿歷史氣息,門口印着紅藍白色的「Pepsi」標誌、當年斥1800元「巨資」租購的汽水櫃早已退休,一旁的玻璃櫃還留着開業用的杯碟,鏡叔當寶貝般珍藏。

父親從旺角買來的8張實木卡座,經過歲月洗禮,表面變得光滑。鏡叔說除了重新髹了幾次灰水,冰室所有裝修幾乎都保持59年前的模樣:舊上海香煙女郎的海報早已泛黃,還有1970年代關於清潔衛生、以毛筆字寫成的政府告示:「隨地吐痰得人憎,罰款二千有可能。傳播肺癆由此起,衛生法例要遵行。」年輕一輩未必見過。「以前做食肆一定要掛警示標語,否則違法㗎!」鏡叔笑說。再往裏走兩步,照片牆上掛滿鏡叔與明星的合照——不難想像為何冰室能得到各大導演的青睞,像榮華充滿上世紀60年代特色的懷舊冰室,在香港實在買少見少。

掛手寫菜單 即炸西多幸福滿溢

冰室牆上掛着手寫菜單:各式三文治、粉麵、飲品,還提供自家製鹵水雞翼尖,鹹香入味。食物價錢不貴,粉麵大多只要18元,若想吃重油香口的炒米粉炒烏冬,價錢則稍貴一些,味道與各大茶記相若。雖然不是什麼珍饈美味,但嘗的就是那種即叫即製,簡單淳樸的味道。綜觀各人枱上的食物,除了粉麵,第二受歡迎的大概就是即炸西多士了。飛邊厚麵包浸泡在蛋液後油炸至兩面金黃,淋上煉奶,新鮮滾熱辣的西多馬上呈到客人面前,外脆內軟,口感蓬鬆,油脂與糖分在口腔充分融合,幸福感油然而生。

早在1960年代剛開業時,榮華曾售賣西餅與麵包:「卷蛋、切蛋、杯cake(杯子蛋糕)、奶油包、菠蘿包,好多的。」鏡叔說,以前父親晚上會從茶果嶺搭船過海,到筲箕灣威利民餅家購買剛出爐的包點回冰室。除了西餅、雞翼尖,以前榮華還有自製豬皮蘿蔔,不過隨着茶果嶺的人流減少,鏡叔將那僅有的選擇一項一項地刪減。「一個人做得幾多吖?以前碼頭未搬,有好多躉船和工人。一艘躉船都20多人,3點3就打電話來叫外賣,叫個腿蛋治、餐蛋麵,他們都貢獻不少生意呢!」

夫妻檔一腳踢 見證興旺社區漸冷清

「以前茶果嶺有萬幾二萬人住的。」鏡叔頓了頓,娓娓道來茶果嶺的歷史。茶果嶺昔日盛產花崗岩,不少裝修的建築材料都經一旁的碼頭運回內地。麗港城前身是蜆殼油庫,吸引不少工人在茶果嶺一帶聚居。「有幾個躉船工人我認識了40多年啦!好長情,逢年過節都會問候吓㗎!」在茶果嶺逛逛,不難發現一些單位閘門刻有店舖名稱的鏤空字樣:米舖、煙酒、布疋,茶果嶺甚至連大街市、學校都一應俱全。不過隨着超級市場興起,傳統小店式微。1990年代油庫搬遷,另外村內不時發生大火也令居民終日人心惶惶。幾十年過去,物是人非,店舖大門深鎖,茶果嶺只剩千多人居住。

鏡叔兩夫妻從未聘請伙計,煮食收銀清潔一腳踢。談起已經過世3年的鏡嫂,靦腆的鏡叔突然打開話匣子:「佢好醒目,好好人緣,脾氣又好,去飲茶個個都同佢打招呼!我喜歡佢夠直爽,好開朗,做事快手。佢唔嫌辛苦,做得就做。舖頭都係佢打理,真係好好。」照片牆的正中央,掛的就是鏡叔鏡嫂的合照。兩人識於微時,18歲就共結連理,相伴50年歲月,哪能說放下就放下?聊着聊着,鏡叔還是忍不住紅了眼眶:「我有時都會掛住佢㗎,不過都要接受現實,係咪?哈哈哈……」

冰室街客不多,現在全賴街坊每日支持。「嚟碗餐蛋麵,加翼尖,熱奶茶」,一個叔叔走進冰室,熟練地落單。「喂!今日見點啊?」找個好位置坐下,與一旁客人打聲招呼,幾人相談甚歡。早上過來歎奶茶,午後約上三五好友「吹水」,冰室儼然成了村民的聚腳點。「呢餐我嘅!」食罷,叔叔豪爽地埋單。「我在這裏食了10年喇!如果唔好,我都唔會食咁耐啦!」客人黃小姐原不是茶果嶺居民,她原本在附近茶樓工作,多得鏡嫂介紹,才能短時間在茶果嶺找到租金廉宜的落腳點。或許是報答鏡嫂的「恩情」,黃小姐幾乎每日早上都會來這裏吃上一碗麵。

珍惜街坊聚腳點 盼保留聯誼會

「退休?唏!繼續做,做到政府拆為止啦!」鏡叔默默耕耘40多年,子女各有天地,為何不享清福?「這冰室是爸爸留下的,執咗不太好。」生意淡薄,他下午4點就收舖。吃罷晚飯,就去尖沙嘴海旁看看海景與燈光騷。「當搵兩餐囉!退咗休都無事做,難道天天去海邊麼?」

「舊曆三月廿三天后誕,好熱鬧㗎!大家一齊睇大戲,不過因為疫情已經兩年無搞。」鏡叔最珍惜街坊間的人情味。不過特首林鄭月娥在2019年的施政報告中,點名清拆茶果嶺村。「說捨得就是假的,在這裏住了幾十年。」儘管發展計劃仍無確切藍圖,但若有朝一日要離開家園,他心願不多,一是希望政府幫失去家園的村民上樓,二是保留茶果嶺天后廟與鄉民聯誼會。「畀大家可以聚吓腳,返來拜吓神,見吓舊街坊,不然以後就無得見了。」

■榮華冰室

地址:油塘茶果嶺大街106號A

查詢:2349 1340

■有片睇

榮華冰室 60年不變

bit.ly/3vgh3jQ

文:沈晴

編輯:林曉慧

facebook @明報副刊

Instagram @mp_foodie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飲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