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天使神偷」? 威士忌離奇失竊案

文章日期:2022年07月06日

【明報專訊】你知道誰偷的威士忌最多嗎?是天使。業界一直以來都把酒桶內每年自然蒸發或流失的約2%酒液戲稱為The Angels' share,單看蘇格蘭每年超過40億英鎊的出口量,想想已知是個天文數字;甚至名導演Ken Loach在2012年執導,以盜酒為題材的電影也以此為名。但現實中除了平常順手取走一兩瓶酒的普通小偷,原來還有不少讓人驚奇的大案!

先簡介一下The Angels' Share(《智取威士忌》),戲內幾個初接觸威士忌的主角不敵神秘僱主重金懸賞,想盡辦法把某批原定在酒廠拍賣的珍品偷天換日轉出來,並最終完成任務。看戲時還覺得潛入過程有點兒戲,但原來現實卻更荒誕……

潛進無防備「金庫」

先不說其他,就是美國白宮理論上守衛深森嚴,也有瓶外國使團送給美國前國務卿Mike Pompeo、價值數萬港元的日本威士忌在去年8月不翼而飛;而蘇格蘭這麼感覺鄉郊的地方更不用說,試着找一找,原來單是這半年已知遭遇盜竊的當地蒸餾廠也有數間。

像我剛開始留意的Glenfarclas,他們發現失竊後已第一時間就在社交媒體上公布,在5月某晚深夜被人偷進參觀中心撬開展示櫃,取走包括一款60年、20瓶總值超過18萬英鎊(約171萬港元)的作品;而同樣位於Speyside的Aberlour以及Highland產區的Tullibardine,也在近期發生高價酒款在廠內遇竊的事件,前者更接連在去年12月和今年1月連續兩次遇竊,雖然損失的只是數瓶酒,但也是單價極為高企的限量款式。

說真的,蘇格蘭威士忌廠的保安確實不怎麼嚴謹。即使參觀中心可能展示着品牌迄今最珍貴的老作品,但很多時候小型酒廠外就只有一道大鐵閘,沒有什麼人員留守。就連我在蘇格蘭時到上述電影的取景地Balblair酒廠參觀時,經理也承認他們是在電影拍畢後才想起要加裝閉路電視。加上不少酒廠也位於荒山野嶺,遇事時根本難以找到目擊證人,連警察趕來也要一段長時間,犯人在作案時只要謹慎一點,或是隨便蒙個面戴上手套,已經難以查到。

或許你覺得這些有獨立編號的高價酒的追查不難,偷了回來也難以在一般市場或拍賣行出手,但若是賊人只是自己想喝,或本身是受人指使偷回來喝,也不一定能找到這些酒的下落。

搶了一貨櫃烈酒

業內曾發生另一些比較瘋狂的偷盜案,並不一定是酒類單價特別突出,而是真的一次過被偷走太多的酒。像Dewar's、Glenfiddich、Jack Daniel's、Jameson這些大品牌,都發生過涉及數額巨大、同時數量異常龐大的失竊,竟然連整個貨櫃的酒都被拖走!犯人可能是裝作來送貨的速遞司機,把整批酒施施然運走;有些則是在交通中轉站或是運輸途中,被犯人找到機會把整架甚至印有品牌外觀的大貨車駕走。其中Dewar's的失竊案最令人吃驚,犯罪集團花上7分鐘撬開他們Glasgow的總部大門,並在準備送貨的區域選了數車烈酒離去。這些事件確實比剛才提到潛入酒廠行竊損失更為巨大,數量上更是非常誇張,像其中Glenfiddich在裝瓶設施附近被人偷走一貨櫃近200萬港元的威士忌,當中包括了2000箱、共2萬多瓶的12年作品,我懷疑一個城市一年內能不能消耗這麼多常規酒款……

同類案件有不少也是在幾公里外尋回空車,有時候可能抓着一個被少許報酬就協助偷車的犯人,其中較誇張是收了100英鎊(約951.6港元)便替人偷了30萬英鎊(約285萬港元)的貨,在找不回贓物的同時,當地警方大多時只能勸籲附近店舖,不要接受來源不明的大批特價貨物。更有趣的是一些獨立裝瓶品牌也曾發生類似的事,像意大利酒商Hidden Spirits在2019年也曾在運輸途中被偷去一批數百瓶剛入瓶並包裝完成的威士忌,但這類名氣不是極高、辨識度也太過明顯的單桶作品,令人很好奇犯人到手後可以怎處理?

我喝了 沒有偷?

但說到尾,最常偷酒的大盜可能還是天使,只不過天使不一定是長着翅膀的美女,很多時候只是挺着肚腩酒糟鼻、一面半醉的男人。我不是詆譭酒廠從業員,只是他們也常在寒暄中承認別廠的哪個朋友給自己試過什麼酒,或是說有次拿了支很貴的酒和朋友喝,開始時聽着也是半信半疑,反正酒業就是旨在分享,就是事實也不會太過意外。

最近Netflix片集Heist的The Bourbon King單元,就是以轟動Kentucky州、甚至全球的美國威士忌竊案Pappygate為題,由主犯Gilbert Toby Curtsinger親自複述的犯罪紀錄片。Toby原本是Buffalo Trace酒廠工作多年的員工,機緣巧合下開始幫客戶從酒廠「帶貨」、順手拿走一兩瓶珍稀威士忌;後來發展到伙同酒廠工作的朋友,偷走整箱甚至整桶威士忌轉售,愈做愈大;事件到2013年被酒廠發現報案才曝光,由於牽連甚廣,質詢調查加上懸賞,整個抓捕花了整整5年才「結案」;但最曲折離奇的是,判決後才發現報稱失竊的那批酒竟是別人所偷,Toby等人並非沒犯罪,但多年來他們的行為從未被酒廠發現或在意,此案例也只是揭示了業內不為人知的冰山一角。套用《孔乙己》讀書人竊書不算偷的邏輯,酒廠人喝酒能算偷嗎?人家最多就是笑你一會,起哄一下。但過了某個程度,就真是偷了。

■Tony Leung

fb專頁「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版主,專欄作家,一個醉多過醒的酒徒。為了有更多機會嘗試不同佳釀,近年用盡辦法令更多人鍾意威士忌。

文:Tony Leung

編輯:陳淑安

facebook @明報副刊

Instagram @mp_foodie

電郵: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