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遊人生年飛四五轉 澳洲「執屎」 朝鮮遇神秘人

文章日期:2017年08月22日

【明報專訊】在梁健邦的社交平台上可以讀到他腳下的約旦月亮谷、以色列國際門戶、冰島冒煙港口、台南鹽田,還有朝鮮和泰柬等神秘之境……由往澳洲工作假期至今十年,梁健邦每年平均旅遊四五次,問他共到過多少個地區,他答不出來,說要回去計計數。每次旅程最短五六天,最長三個星期,在社交平台上以「八十後傳媒打工仔」自稱的他,每年年假豈不是超過三十天!這個年頭,到底打什麼工可以這樣有錢有時間?太令人葡萄了吧。

如果要擁有梁健邦一樣的外遊頻率,不斷裸辭也是辦法,不過這樣做,對一般打工仔而言就是世界級勇敢。先後於邵氏及不同傳媒機構工作,現職影片後期製作的梁健邦說,多年以來只是裸辭過一次,時間大約是十年前,於IVE修讀電影製作後,在邵氏參與電影數碼修復工作,「有一位同事很喜歡聽收音機,常常告訴我電台節目主持口中的新興旅遊方式:工作假期,我們都躍躍欲試。當時我二十二歲,一年的假期回來後還很年輕,所以萌生辭工去工作假期的念頭」。

聽障無阻外闖決心

二十二歲之前,坐飛機的次數只有兩次,一次在小六跟父母到曼谷,第二次是中六和同學結伴遊台北,兩次都是參加旅行團。他對這兩次旅遊初體驗印象模糊,不僅因為行程均由旅行社安排,欠缺投入感,另一個原因是他自小患有嚴重聽障,需佩戴助聽器,當時的助聽器雜音很多。「導遊在人多嘈吵的環境下介紹景點,我根本聽不到他在說什麼。」

十年前,提供工作假期簽證的國家不多,對於聽力不足的他最大的阻礙應該就是溝通。「我的英語水平不高,外遊經驗又少,為了這次旅程,我作了很多準備,包括帶備小巧易攜的英語字典。」說到翻字典,不得不提他的幾位好同學。「讀中學時,我不懂英語拼音,同學知道了,就主動來教我。」梁健邦說,從小到大身邊都有人願意幫忙,「爸媽和兩個姊姊疼惜就不用多講,讀IVE的時候,老師不僅帶領同學支援我的特別需要,畢業時還介紹我去面試。上司也很好,會提醒同事跟我說話前,先輕拍我的肩膀」。

梁健邦笑說在朋友眼中,他是一名備受照顧的少爺仔,少爺仔成功申請簽證,和同事一起出發前往澳洲,落腳點是西澳珀斯。「外遊經驗少,且是第一次到這麼遠的地區,幸好當時有同事和另一位朋友同行。我們在當地花了一個月適應,然後各自找工作。」梁健邦受聘於小鎮Gingin的農莊,那天,他跟朋友話別,獨自乘坐巴士前往目的地,看着窗外由繁榮的城市變成簡樸的村落,不知道自己將要到一個怎樣的地方去,眼眶紅了。

「到達後才知道農莊是一個專門生產雞蛋的雞場,我被領到一個地方,上層是雞房,牠們的糞便會經由自動輸送帶運出雞房,並掉落到下層,我就在下層清理糞便。為保持衛生,工作時,我需要穿上保護衣,雖然已經從頭到腳被包裹着,當雞糞掉到頭上時,我還是覺得很嘔心。中介公司告訴我是一個farm,當時心想farm就是蔬果種植場吧!立時感覺受騙,終於落下第一滴眼淚。」

農莊位處的小鎮,對外通訊十分不便,莫說互聯網,就是打電話也得跑到老遠的收發站,梁健邦知道這一回不能靠別人,於是他努力克服困難。澳洲是其中一個最早迎接新年的國家,梁健邦當時希望十二月三十一日可以在悉尼倒數,他計算好遊遍整個澳洲需要停留的地方和逗留的時間,四個月後離開農場開始遊歷。離開時,他稱對於農場已經建立了深厚感情,這個地方已由陌生變熟悉,理應留下好好享受。可是對於一個旅人來說,他認為「是時候起程」的指標。

一年去四五次旅行,對不少打工仔實在是天方夜譚,為何公司會容許經常請假?「我的工作崗位假期是浮動的,公眾假期都要上班,累積了很多補假。由於我們不像某些行業有旺淡季,一年十二個月都可以申請放假,我會列出心目中的旅遊目標地區清單和前往當地的最佳時間,例如十一月日本的紅葉最漂亮,我就會安排在那個時候去。」

朝鮮夜遊失敗嚇破膽

這十年,梁健邦依照他的旅遊行事曆到過不少地區,欣賞過很多動人美景,也有不少奇遇。「到訪朝鮮,遊客多半入住大同江中央的羊角島飯店。導遊一早提醒我們不要亂跑,那個晚上,我和幾名團友企圖違規,嘗試沿着飯店外一條小徑出去探看。走了一陣子,旁邊樹叢間閃出一個身影,我們心知不妙,立即返回飯店。」希望獵奇的人終於在人有三急下遇上感覺較為真實的朝鮮世界。「那天遊覽金日成廣場,到附近公園設於地下的洗手間,那裏空蕩蕩只得我一個,不知何時來了一個朝鮮人,他比我過去幾天見到的朝鮮人皮膚更為黝黑,瘦瘦的他一言不發,打開手上的盒子,裏面放了一根我在當地商店餐廳沒有見過那樣瘦小的人參,似乎要向我兜售。因為事出突然,我給嚇了一跳,耍手擰頭示意不要轉頭就走。」

斯里蘭卡「唱山歌」

在斯里蘭卡海拔二千二百多米的亞當峰(Adam's Peak),他則遇上最溫暖的支援。「那天,我要花四個小時登山看日出,再花兩個小時下山。登山時氣溫漸漸由暖變冷,大家都覺得很辛苦,但又不能折返。漆黑寂靜的山間忽然轉來歌聲,是有人在哼唱着既熟悉又陌生的旋律,當我發現歌聲停了,竟也開口接下去,就像在唱山歌彼此支持,感覺是得到鼓勵,繼續向前走。」

梁健邦說,在旅遊時會做一些在香港不會做的事,旅遊的魔力也讓讀書不算勤力的人,為籌備旅行和撰寫旅遊稿而努力「做功課」。「一位中學時的地理科老師,我間中會請教她關於地理方面的知識。老師告訴我,她很想去日本看紅葉,但紅葉景致最美的十一月,學校沒有長假。」

梁健邦說,他去旅行主是為取悅自己,但也希望透過分享旅遊經歷,讓不能親身前往的人用眼睛去旅行。這陣子,他正在籌備往四川色達看天葬,去印尼聽婆羅摩火山發出的「咕咕」聲,之後可能老師又要「被打擾」,然後,期待着學生帶回來又一趟眼睛旅程。

■自遊貼士

走出安舒區 享受不完美

梁健邦雖然在自己的社交平台及報章撰寫旅遊稿,但跟一些接受商業贊助的旅遊網紅不同,他一直都是自資旅遊。花自己的錢可以換來最大的自由度,但花了錢也不一定遊得快樂,他認為要做一個快樂的自資旅遊人,有幾點必須注意:

1. 不要老在計划算不划算,「不要覺得花了多少錢買機票,就要在當地逗留多少天,時間不夠玩十天,玩幾天也一樣開心」。

2. 要走出自己的安舒區(comfort zone)。「到了一個地方,就要接受當地的文化,這不敢試那又不敢試,就會失去體驗的機會。」

3. 要接受計劃好的行程不夠完美,「旅行中有不能預期的變數,隨遇而安才能更享受命運安排的旅程」。

文:劉倩瑜

圖:受訪者提供

編輯:林信君

travel@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