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作展:藝術品惡作劇「刁難」觀眾

文章日期:2020年09月22日

【明報專訊】善於批判隱喻的藝術家很多,但善於製造快感的着實不多,梁御東是其中一個。在2016年的「捲起燦爛低溫」展覽中,就曾利用廢棄政府橫額來塗鴉,又以回收物料雕出不文符號。這個藝術家不僅喜愛用現成物,更喜愛透過破壞與重組,有時甚至是故意刁難觀眾的姿態,帶來一種具混雜街頭、酒精和抗議氣息,讓你感覺痛快淋漓的作品。

在本月展出的「充實釘子」,可再次重溫這種快感。穿過長廊遇見的第一個作品,是以高溫燒過的啤酒罐I Quit!,酒罐諷刺地印着「酒精0.00%」,似乎更像是一種個人隱喻。同樣是被焚燒的作品,Double Happiness則是兩張被強行疊在一起焚燒的膠椅,該是雙重的痛苦,抑或真的是雙重快樂?至於Sunrise After Party大概是最符合一般人心目中對混合媒介藝術印象的作品,使用金屬和木材,以及一堆經壓縮和焊接的啤酒罐,彷彿是經歷戰爭後的破敗,這時再對應題目,那就是在黑夜中懷着希望,在酩酊中迎來早晨。

提到藝術家愛刻意刁難觀眾,可參考Waiting with cheap spirit without water這個作品。玻璃圓桌上分別有3個孔,中間的孔擱一瓶酒,左右兩孔各放一隻酒杯。你先拿起酒瓶,直覺又想拿起酒杯時,才猛然發覺酒杯原來是桌子一部分,硬抽出來會令整個結構瓦解;隱喻的同時,也向參觀者開了一個玩笑。誠然沒有脈絡的話,梁御東的作品並不好理解,但起碼不會虛張聲勢,其中大多數都能挑起人的好奇心,偶爾還帶點惡作劇心態,對觀眾及不在場的當權者和既得利益者詰問,是一個能把狂歡與苦難共冶一爐的能手。

■梁御東近作展「充實釘子」

日期:即日至9月27日

時間:周一至日下午1:00至晚上7:00

地址:灣仔軒尼詩道365-367號富德樓6樓ACO Art Space

查詢:bit.ly/3kEgYl5

文:林京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