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票「大棉胎」勳章 展現香港百年美學

文章日期:2021年03月02日

【明報專訊】都說「十年人事幾番新」,能鍾情於一種興趣多年,甚至發展成一個品牌,實在難得。致力記錄殖民地歲月英式美感的創意工作室Badges Story,在風雨飄搖之際踏入第10個年頭,創辦人Bryan Ong自資在中環開設名為The MUSEUM Victoria City的私人博物館,暫定本月底開幕。藏品包括勳章、鈔票、郵票、旗幟、畫作等,透過美學呈現殖民地時期的香港歷史。「一直想留下一些連博物館都未必會看到的回憶,也不願一些歷史被埋沒,這種心態近年愈來愈強烈。」Bryan如是說。

在香港談及英式文化,總會提起Badges Story這個品牌,大概它早已成為某種執著於細節、傳承的指標。Story的開端始於一個簡單念頭,Bryan說:「2011年4月,我開設了Badges Story的社交媒體專頁,只為與志同道合的人交流,閒時設計些小徽章半賣半送地分享,結果聚集不少同好追蹤。」後來他創作及蒐羅一系列高品質的英式產品如襟章、服飾,2019年在銅鑼灣開設HOUSE OF MEN尋寶店;如今再下一城,在中環開私人博物館。「一路走來雖不算有全盤計劃,卻也不是隨心而行;一切按部就班走到這裏,也投資了不少心血,為的是保持『徽章說故事』的初衷,記錄英殖時期的美感和歷史。」

踏入2021年初,Bryan公布The MUSEUM Victoria City建館計劃,消息讓不少fans喝采歡呼,但因疫情關係稍延,「現在博物館暫定於3月底、4月初開放,我們希望在第4波疫情過去後,大家來參觀時會更開心」。有別於在銅鑼灣白沙道唐樓的店舖,這座私人博物館更具規模:「前者像一間英式小店,讓客人舒服地尋覓鍾情的飾物和玩意;後者我希望像一個秘密基地,在一個充滿空間的地方享受展覽,靜靜地欣賞藏品。」

「維多利亞城」 設私人博物館

私人博物館選址嘉咸街,鄰近威靈頓街和荷李活道一帶,除了展覽空間之外亦連着店面,售賣Bryan精選的收藏,包括古董珠寶、腕表、舊版鈔票、郵票等:「如此設置,也是呼應了該區接近收藏家地帶的特質,與更多鍾情此道的朋友交流。」鄰近古董及藝術集散地以外,Bryan對中環亦有獨特的情意結:「威靈頓街曾經是『維多利亞城』(City of Victoria)的核心,在香港開埠初期最先成就華洋雜處的地點,別具歷史意義!」中環區黃金商務地段,近4000呎空間,租金、裝潢等自然是大筆開支,Bryan卻笑言不太在意,「不要蝕太多就好」:「在維多利亞城地域開設私人博物館,一直是我的夢想,如果不能開在中環,倒不如不做!」

雖然博物館仍在籌備中,但Bryan透露了不少細節:「既然目標是創辦私人博物館,我希望能定期更新展覽主題,甚至舉辦不同的工作坊和講座,以創新面貌宣揚傳統英式文化。」以為他們的開幕展覽會主題是勳章,他卻選來一系列描繪殖民時代香港的畫作。「頭炮展覽以Colonial Gallery為主題,展出一些極具價值的舊年代畫作,我們亦邀請到不同藝術家,以嶄新方式演繹殖民時代文化,為珍貴歷史注入創意成分。」

像Bryan在Badges Story上載的直幡,便是其中一幅重新繪畫的「海港圖」:「從香港開埠初期人們的服飾、當時的景物,到懸掛在中國帆船上的黃龍旗,我們都仔細研究及考證過。」Bryan心目中還有很多值得成為獨立展覽的題材,包括殖民政府的海報和宣傳品等。在籌備過程中,從尋覓展品到策展和場地佈置,他也和團隊一同計劃。「我不希望這個博物館淪為單純的陳列室,因此才會思考更多呈現歷史的方式。」

「沒有歷史,就像沒有靈魂」

Badges Story一路走來,規模愈見宏大,Bryan的出發點卻始終如一:保持正視歷史、尊重文化。「一直認為我們要認識自己的文化和歷史,不論好壞都要保留,並承認它們曾經存在;但近年的香港,動輒便對這個城市的過去清拆、掩藏,甚至沒有根據地胡說。沒有歷史的人,就像沒有靈魂一樣;如果我們連自己的過去都保護不了,我們又怎樣保護自己的地方、自己的家?」但若說英式文化在香港逐漸散失,Bryan卻不認同:「當然有人想這一切都不存在,但作為80後的我看到下一輩有努力地關注,我知道這文化能得以傳承。」像是有關香港保衛戰、重光紀念日的歷史,虞美人花(poppy)的文化涵義等,如今在新生代的香港人中亦引起討論和研究。「多理解,然後在別人不知就裏亂講歷史時出言修正,堅持tell the truth,便是保護自家過去的最好方式。」

但Bryan不諱言,現實社會環境很複雜,只能勉力維繫「初心」:「2011年開始我們便專注從歷史與創作出發,從當時到現在經歷了多少社會實踐,依然保持創辦品牌的原意沒有『出軌』走偏;這些日子幸得不少朋友和忠實客戶支持,與我們交流和討論,對我而言也是非常重要的品牌價值。」時移世易,問Bryan會否擔心品牌因外在因素不能繼續營運?他答得直接:「全世界並非只有香港有香港人,若這裏留不下去,我去外國繼續做品牌不是無可能;但我不想把這當成plan B,自己當然希望有生之年都留在香港。我會盡全力維繫,去到『最後一刻』。」

Bryan經歷了約20年英治時期,又經歷了20多年一國兩制的時代,如今看來,香港又踏進一個新階段。這座城市的未來如何,且讓我們一起看下去。

查詢:www.facebook.com/BadgesStory

文:添子

編輯:梁小玲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