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剩菜「加鹽加醋」 廚餘變染料 玩盡七彩紮染

文章日期:2021年03月23日

【明報專訊】紮染是傳統布料染色方法之一,以繩子或橡筋綁緊布料不同位置,放入染料中再洗水,反覆浸染,最後鬆開橡筋繩子便看到不同的留白圖案。一般人會使用化工染料上色,容易上色之餘,色澤亦穩定,不過會對環境造成破壞。生於日本染布家族的張駿霖,近年以回收廚餘或植物製成多種純天然染料,希望大家體驗紮染的美學之餘,亦可以為愛護地球踏出一小步。

記得小學時美術科的其中一個主題是紮染。教師會教學生用橡筋隨意在小毛巾的不同位置上紮實,放進染料中,時間一過,鬆開橡筋,小毛巾便呈現出不同的顏色紋理,甚是漂亮。不過這些都是紮染的基本技巧,要染出複雜多變的顏色及花紋,一點不容易,本地染色達人張駿霖(Eric)便每天沉醉在其試驗之中,一邊追求理想圖案,一邊發掘紮染樂趣。

Eric是染樂工房創辦人,說起初次接觸染色,便要追溯他的祖籍——日本。「我爸爸是日本人,爺爺在奈良做和服上色,我曾經在他那裏工作,每天清晨5時起牀打掃,做很多雜務,然後才跟他學染色技巧。」經過2個月的地獄式訓練,他認識了染色工藝,但他並沒有打算繼承爺爺的衣鉢,除了因為有其他後人接手,也因為他覺得爺爺那一套並不適合香港人。「他們工作嚴謹而認真,為做一個圖案會花2小時坐在那裏(工房),香港人嘛,太忙了,不會喜歡這些。」

Eric其後在港開設染布工房,他坦言並非受家族影響,而是因為他崇尚環保,希望把廚餘循環再用,透過書本和自學鑽研的技術用來製作天然染料,亦曾到台灣、印尼、日本等地學習各種染色技巧。

染料如腩汁 花心思製作

Eric從爺爺身上學會了認真的工作態度,因為認真,他每天將大部分時間留在石硤尾工場「照顧」染料,其餘時間就去蒐集廚餘和植物,然後將它們消毒並保持在適當溫度等,他將製作染料比喻為麵檔的腩汁一樣,必須花時間和心思才能製成。而他特別透過朋友和相熟餐廳、蔬果檔,找來廚師做菜時視為廢物的洋葱皮,或者到超市和街市回收樣子不漂亮的蔬果,將它們帶回工場消毒加工,然後以煮、攪碎、加糖鹽或醋等反覆試驗,做出想要的顏色。當然也因為每次材料來源、數量和做法略有不同而令顏色有差異,但他認為這是最好玩的地方。

Eric的天然染料不止有大家常見的藍色,還有以薑、洋葱製成的黃色,以櫻花和桃花木製成的粉紅色,以紫薯皮製成的紫色等,可以在一種布料上染出多色圖案。雖然有人說現時在網上購買化學染料十分方便,為何不用現成染料?但Eric堅持:「因為相信、喜歡,便會願意花心力去做。」多年來他曾到世界各地與染色師傅交流,很多染色技巧仍在鑽研之中,例如上色的深淺或會因材料來源、染色時間長短而不同,是以每次紮染也是一個令人期待的探索過程,但他強調紮染沒有對錯,所以向學生授課時都十分「隨心」,只要在既有基礎下,選什麼素材、圖案、顏色都可以,目的是要讓學生能夠做出自己的作品,「生活已經這麼多壓力,來到這裏,只要輕輕鬆鬆便可,複雜的事(製作染料)都交給我們做便是了」。

現時工房提供多種染色工作坊,其中多色紮染是以日本傳統染色技術shibori(絞染)為基礎,用橡筋、木夾、波子等工具,把布料綁緊,放入染料後令染液不能滲透織物,從而染製出各種紋理。

● 混色紮染步驟

1. 我們這次選擇了用圍巾做雙色混染,先把圍巾如扭麻花般扭作一團(圖1),再用6至8條橡筋隨意綁緊在圍巾的不同位置

2. 用水浸濕圍巾(圖2),使纖維濕透,上色才會更均勻。把圍巾放在熱燙的黃色天然染料中,約煮5分鐘,中間持續攪拌(圖3)

3. 鬆開橡筋及打開圍巾(圖4)。把已染上黃色的圍巾再次扭成麻花狀,用橡筋紮實。再把它放在紅色天然染料中,重複剛才步驟

4. 用清水洗走多餘染料,鬆開橡筋後再洗水,風乾後完成(圖5),勿放在太陽下曬乾,因紫外線會把色素分散,令顏色變淡

● 藍染步驟

1. 用筆在布料上點上交叉圖案(圖A)

2. 把波子放在交叉圖案的布底,在布面以橡筋紮實(圖B)。綁好後,有點像化學粒子(圖C)

3. 把布料先浸水令纖維濕透,再放入靠冷發酵製成的藍色染料中,用手按壓令布料更上色(圖D)。約2分鐘後拿起,過水(圖E)後再重複染

完成作品(圖F)

●【體驗課】

天然剩菜染色——混色絞與紮染(4色)

日期及時間:指定日子周六、日上午10:30至下午1:30或下午2:30至5:30

收費:$395/人(約3小時)

地點:中環鴨巴甸街35號PMQ元創方A座 S506 Dyelicious染樂工房

報名及查詢:www.shop.dyelicious.hk

文:顏燕雯

模特兒:Becky

編輯:林曉慧

美術:謝偉豪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 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