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波教授演講廳:你今日畀人鬧咗未?

文章日期:2019年01月15日

【明報專訊】最近,我與幾個學生分享年輕時暑期實習經歷,覺得畀人鬧的經歷十分難能可貴。

1986年仲夏,我跟朋友找暑期工。第一份工作是在工廠內為女裝內衣剪線頭。這是我人生第一次面對堆積如山的胸圍,場面何其壯觀!而我的偉大使命是要細心地把胸圍上的線頭逐一消滅。工資是按完成數量來計算,多勞多得。看似十分簡單的工作,原來要做得快和準是絕不容易。

第一天,我不停地剪啊剪,卻只獲得十多元薪金。而我的同事是上了年紀的師奶和婆婆,她們掙的錢比我至少多5倍!她們熟練的「剪線頭神功」看得我目瞪口呆,令我甘拜下風。朋友見勢色不對,第二天便「跳船」,而我卻繼續留守胸圍戰場與線頭爭戰。上司看見我如大象繡花般的笨拙手勢,不時罵我手腳慢,叫我跟師奶們學習。幸好她們很樂意賜教「剪線頭神功」,教我先要想想縫衣時的工序,繼而了解接口位和收線位,那裏就是線頭所在之處。我又觀察她們的工作方式,發現她們不會像我般吹毛求疵地把所有線頭消滅,而只去除九成線頭便達標。跟着師奶的「秘笈」,我的功力突飛猛進,工資上漲了3倍,每天掙到30多元!不久我也「跳船」去做衣服包裝員,薪水比剪線頭高得多。

新工作是要把已燙好的恤衫包裝好。先要用各種配件如釘子和膠片固定衣領和袖口,然後把衫入膠袋,再把特定數量的恤衫入紙箱、封箱及寫上相關資料準備出口外國。同樣地,我又被上司天天「怲鑊甘」,罵我手腳慢,叫我觀察同事的工作方法。我發現原來每一個細節如入袋動作、貨品位置、紙箱和封箱膠紙的互動等皆有學問。被責罵是提醒我去細心觀察和了解工序,不斷自我改善,以達至「快、靚、準」。雖然被罵時十分尷尬難受,但這些經歷卻是一生受用。

責罵反思促進自我完善

1989年暑假,我獲派到沙田污水處理廠實習,工作包括在廠內不同地點收集污水和污泥樣本,並檢驗確定污水廠的除污成效。有一次到「厭氧污泥消化缸」取污泥樣本時,我一時粗心大意把開關掣開得太大,大量含糞便的污泥朝我直噴,弄得全身遍佈污泥,還放出陣陣「芬芳」。當我這個烏卒卒的「屎撈人」把樣本帶回實驗室時,同事看到我的慘况不禁失笑,我亦十分狼狽尷尬。幸好他們有後備衣服讓我替換。當然,我又被上司「怲到上天花板」,罵我處事欠謹慎及罔顧自身和他人安全!自此之後,每次取樣本時變得加倍小心,安全至上。

某一天,污水廠實驗室主管召我面談,評核工作表現。他打開上班簽到簿,指出我有不少日子上班遲到,說明不可接受。他罵了我很久,這番責言卻對我影響深遠。從此以後,我告訴自己要盡力不可遲到。為免遲到,我把鬧鐘和手表校早了15分鐘。

隨年齡增長,不斷經歷責罵和批評,同時又不斷反思改進,我漸漸變成「話頭醒尾」的員工。少了被責罵,多了被讚賞。大多數主管對我的工作表現有所嘉許,但最深刻和感恩的還是他們對自己的責罵和提醒。我也用以上的故事教導女兒,雖然被責罵和批評會難受,但從反省錯誤到自我完善的過程是珍貴的,能讓我們成熟懂事及累積智慧。

英國已故首相邱吉爾曾說:「也許我們不盡認同別人對自己的批評,但這些批評是有必要的。它的功能有如人體的疼痛,能喚醒我們去關注不健康的狀况。」

作者簡介:香港大學生物學學院教授、太古海洋科學研究所科學家。平易近人,學生稱他「波波」。由Band 5學校到考獲獎學金到英國博士畢業,發現興趣才是求學之匙。育有一名「每事問」的女兒,經歷二次成長,從孩子角度出發,帶着童心走進兒童的科探世界。

文﹕梁美儀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25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