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楊局長 沙呂小向你挑戰

文章日期:2019年03月05日

【明報專訊】王師奶好討厭自己的烏鴉嘴,剛在兩周前本欄結尾講「看!這是諸侯割據時代,教育局長是政令不出灣仔的周天子。」話音未了,沙呂小就向局長挑戰。

各位看官,沙呂小挑戰的不單是教育局,是向全香港教育界及全港市民的良知、公義挑戰。王師奶收到幾則語帶責備的電郵,話小婦人不知世道淪亡,竟然信賴調查小組會公平處理,以為小組召集人是一名牧師就一定知道十字架代表公義,絕對是婦人之言;又有一則小婦人話網民擔心自己人查自己人是杞人憂天,事實證明杞人之憂並非多餘,個天真係「冧咗落嚟」!面對多方指摘,小婦人傷心之餘,啞仔食黃連,有苦自家知。

傾向公開道歉 但無人犯錯?

據說調查小組已完成調查報告,校董會傾向就事件公開道歉,但不認為有人犯錯,校長薛鳳鳴、校監曾家石毋須問責辭職。嘩!呢啲係乜嘢邏輯吖?如果無人犯錯,本應理直氣壯,怎會傾向就事件公開道歉?唔通話:「對唔住,我哋做得好啱、好完美,謹向公眾道歉。」short咗咩!如果無人犯錯,使乜講什麼問責,什麼辭職!這是「此地無銀三百両」的最佳示範。

「涉款不多」不追究?

據報章引述消息指,調查小組找不到證據顯示有挪用公款或利益輸送,校董會認為放在校長夾萬的17萬元涉款不多;遊學團雖未經招標程序,但比較同期坊間遊學團不僅費用低廉,行程也較長,校方及學生均沒有損失,校董會認為薛鳳鳴毋須問責。走筆至此,王師奶血壓幾乎爆表,呢啲係乜嘢調查小組同校董會嚟㗎?將17萬元放在校長室夾萬並非重點,但以「涉款不多」而輕輕帶過是關鍵所繫。就法律觀點而言,在超級市場偷一包香口膠都係偷,偷一包泰國米都係偷;打劫金舖劫去一隻金戒指都係劫,劫100條鑽石頸鏈也是劫,哪有「涉款不多」這概念而不追究?還有更離譜的是,你怎知學生沒有損失?調查小組和校董會調查過全港旅行社乎?公開招標最透明,為什麼不做?而且教育署有白紙黑字規定,還不須問責?

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而薛鳳鳴在校董會積極挽留下,亦願意繼續留任。在全港教育界及700多萬對眼睛照射下,戀棧何益?

據知教育局曾向該校發出警告信,王師奶一介匹婦當然不知警告信內容,但以一般常理推測,一定有根有據,指出牴觸則例所在;何况楊局長行事素來審慎,不會草率發出警告信。調查報告是否已交教育局一般市民當然不知,但校董會之決定已見諸報章,有傳媒以「混帳」形容,可知人心所向。凡關心教育事務人士,亦議論紛紛,這無異是公開向教育局挑戰。楊局長,近日多間學校相繼出事,這正是掃除歪風、正本清源的好時機,不單視愛教育如命的王師奶期待,也是整個教育界及700多萬人翹首以望的事。

忽然想起「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這詩句。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wongszelai@yahoo.com.hk

文﹕王師奶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31期]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