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波教授演講廳:工作態度進化論

文章日期:2019年03月26日

【明報專訊】在眾多老闆眼中,員工的工作態度(Attitude)最為重要。

記得有一次我們邀請了前食物及衛生局長高永文醫生蒞臨香港大學的高桌晚宴。晚餐時,我們天南地北地討論了不同的課題。以下是我倆探討起青年人工作態度的一席話。

高醫生問:「現在港大博士研究生是否像過去一樣『瞓身』拼搏?工作足7天和專注把研究做好呢?」

我回應說:「今時唔同往日,10年前博士學生會不辭勞苦地醉心研究,天天埋頭工作。除了吃飯和睡覺外,其餘時間都奉獻給科學研究。希望把工作做到最好,多發表研究論文來爭取日後到歐美頂尖大學或研究院當博士後研究員的機會,積極邁向成為科學家的理想。但近10年研究生的學習態度和處世模式似乎起了莫大的變化。」

高醫生:「情况轉差?是嗎?」

旅遊熱誠比科研更濃

我嘆氣:「觀點與角度啦!世代不同,思考模式也有所不同。現在大多數博士生只工作5天。周末我回實驗室工作時很難得見到他們蹤影。即使在周一至周五,有些學生早上10時後才上班,未到下午6時已消失蹤影。平均而言,博士論文質量亦有下滑趨勢。以前博士研究為期3年,如今卻是4年。雖然時間多了一年,但是今天博士論文質量卻沒比以前優勝啊!」

高醫生點頭回應說:「以前修讀博士的學生對研究富有熱誠,希望成為科學家或教授,為了向理想進發,便要破釜沉舟地拼搏。看來,現今的研究生對科研熱誠減退了,是嗎?」

我想了一想,回答說:「今天的研究生也對科研有熱誠,但只是不夠專注罷。例如,有些研究生對鑽研旅遊的熱誠比做科研的更濃。他們的組織能力也很強,年頭已經細心安排好假期,編排好行程計劃到不同國家遊歷,並向我提前請假。之後,我們一些較長期的實驗安排也要因應他們的假期而讓路。在10多年前,這樣的工作態度是匪夷所思!」

我繼續說:「我自己當研究生時甚少請假,除了一年一度參加國際性學術研討會外,絕不會去外地旅行。今天的研究生講求work-life balance。他們認為放假可以調整身心,加強工作效率和改善研究進度。所以,現今青年人跟10年前的,想法已經有所不同了。」

新一代强調工作生活平衡

高醫生眉頭深鎖,有點憂心地說:「其實,這個轉變在醫護界也同樣在發生。我的前輩是全年無休,天天工作,以服務病人為大任。他們即使自己生病了,若病情不太嚴重,亦會如常工作,因為他們把病人需要排在首位。到我呢輩,雖然也會周日放假,但我們任勞任怨,不介意常常超時工作,默默地盡忠職守。然而,今天新一代醫生卻强調work-life balance,為每周訂立最高工時、加班『補水』和假期安排等向顧主作出要求。時代不同了,醫院管理層不但要照顧病人需要,也要體諒前線醫護人員的訴求。所以,社會政策也要作出相關的調適才可。例如:必須增加醫生和護士,以紓緩前線同工工作壓力。」

這一席話給我很大啟發。不同年代的人對工作態度的要求和期望確有很大分歧,當中並沒有絕對的對錯,只有互諒互讓才能有效管理雙方的期望。這也引起我在父親角色上的一些反思,我和女兒相差38年,時代不斷變遷,我絕不能把我那一套想法硬要她照單全收。反之,我應花多些時間了解她和她朋輩的看法、她的使命和熱誠之所在,再從她的角度去想,才能予以適當支持和鼓勵。

話雖如此,但我心底裏仍希望我的研究生像我一樣熱愛科研,視研究工作為樂事。當大部分人每周只工作5天,而自己卻每周專心工作6天,這便可以相對地更快完成任務,並獲得更多成果了。在這全球化世代,香港的年輕人不單要跟本地人競賽,還要和全世界的年輕人比併。不論時代如何變遷,我仍然深信正向的工作態度可以增強年輕人的「上流力」和「競爭力」,只要他們熱愛和投入工作,多走幾步,不怕捱苦,事業必能更上一層樓!

作者簡介:香港大學生物學學院教授、太古海洋科學研究所科學家。平易近人,學生稱他「波波」。由Band 5學校到考獲獎學金到英國博士畢業,發現興趣才是求學之匙。育有一名「每事問」的女兒,經歷二次成長,從孩子角度出發,帶着童心走進兒童的科探世界。

文﹕梁美儀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34期]

RELATED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