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讀物﹕老牌兒童雜誌 三代港人成長良伴

文章日期:2019年04月09日

【明報專訊】出版20年的兒童刊物《木棉樹》宣告將於今年6月停刊,令香港老牌兒童雜誌更買少見少。雜誌比起其他讀物,更具時代特徵、更能展現當代文化。在歲月洪流裏,歷代兒童的成長足迹是怎樣的呢?這一代的孩子又究竟需要什麼?從本港經典兒童雜誌的內容變遷,或許可以得到一些啟示。

初期單色印刷 以文字為主

要數香港老牌兒童雜誌,不得不提《良友之聲》。它在1953年由鮑思高慈幼會斥資創辦,至今已經出版超過半世紀,是目前本港最長壽的兒童刊物,陪伴了三代香港人成長,當中包括生於1940年代末的梁熾才神父。「我小時候也是看《良友之聲》的,那時只賣幾毛錢。那年頭的小孩子,特別喜歡看畫報、漫畫書,因為當時電視未普及,大家都沒有什麼娛樂。」昔日這個小讀者,搖身一變,今天已經成為《良友之聲》的社長了。

梁熾才透露,最初《良友之聲》是以周報形式免費派發,初期單色印刷,以文字為主,直至1968年才改以半月刊的畫報形式面世,不單改為全彩色印刷,在內容及版面上亦大革新。例如加入了發掘世界趣聞、介紹中國風光的欄目等,並且注入大量的漫畫故事,包括由漫畫家王澤所創作、盛極一時的「小夫子」。

1960s迎合武俠潮 1970s取材時事

事實上,不同年代的《良友之聲》,也盛載了不同年代的集體回憶。「1960年代很流行武俠小說,所以你會發現《良友之聲》亦有連載武俠漫畫,迎合當時小讀者的閱讀口味。」現任《良友之聲》編輯陳詩韻說。

1970年代,因着良友之聲出版社同時接辦了另一本兒童雜誌《樂鋒報》,令《良友之聲》的定位更加鮮明。梁熾才表示:「《良友之聲》的對象主要是初小生,而《樂鋒報》則主要給高小生看。」

翻閱70年代的《良友之聲》,跟60年代的風格又明顯不同了。在70年代,這本刊物很多漫畫創作都取材自新聞時事,例如第127期的《良友之聲》,便借用了轟動一時的筲箕灣5級大火作故事情節,陳詩韻相信,是與電視媒介逐漸普及有關,「大家對社會、國際動態多了關心,像是60年代末、70年代初,我相信很多小朋友都對美國太空人第一次登陸月球感到好奇,所以《良友之聲》、《樂鋒報》在那個時期,都刊載了很多關於太空的科幻故事,開拓孩子的科學視野」。

成長於70、80年代的家長,應該對「撲滅罪行」、「清潔香港」等社區運動不感陌生,那個年頭的《良友之聲》,除漫畫外,亦多了這類題材的處境式故事,反映當時社會的關注點。

不過,隨着香港教育普及,家長對子女學業成績愈來愈重視,自90年代開始,《良友之聲》也漸漸走向以知識為基礎的發展方向。時至今日,已改為月刊的《良友之聲》,每期都有關於STEAM、中英語文、中國文化等固定欄目,講解的雖然是「小兒科」學問,但每個欄主都絕不「小兒科」,包括有港大前首席副校長譚廣亨、港大小兒外科臨牀助理教授鍾浩宇、中大物理系高級講師湯兆昇等猛人,相當有號召力。

為學生建構品德價值觀

良友之聲出版社市場推廣經理李惠珍強調,《良友之聲》雖然重視知識層面,但更加重視雜誌66年來堅守的使命,就是要為學生建構正確的品德價值觀,陪伴他們好好成長。「我會形容《良友之聲》是一本兒童綜合雜誌,一方面幫助小朋友吸收更多課外知識,家長亦可了解孩子的喜好,發掘他們的潛能;另一方面,每篇文章都有跟小朋友生活經驗連結的小總結,從中帶出品格價值或值得他們反思的地方。」

短篇文章 提高閱讀興趣

胸懷抱負雖大,但要在這個年代,經營一本兒童刊物絕不容易,《良友之聲》同樣面對很大的挑戰,梁熾才不諱言,這是一門蝕本生意。「在70年代高峰期,單是《良友之聲》的印量已經超過2萬本,是有錢賺的;但近年《良友之聲》和《樂鋒報》兩書也不過合印約萬本,每月都虧本。」

良友之聲出版社營運及行政高級經理陳靜文解釋,社會意識形態的轉變,為雜誌帶來很大的衝擊,「資訊科技發達了,小朋友學習、娛樂都趨向電子化,同時家長的心態也跟從前有所不同,普遍都以目標為本,很多時只願意花錢購買中、英、數、科學相關的參考書,像《良友之聲》這類兒童綜合雜誌,就容易被家長忽略」。

銷售渠道狹窄,亦是另一致命傷,陳靜文續稱:「我們是非牟利機構,付不起昂貴的上架費,所以沒法子在便利店銷售,現時每一本書,只能通過學校、教會向學生和家長推介。」

然而,即使難關重重,梁熾才卻未言放棄,堅持做蝕本生意,「我一直為《良友之聲》驕傲,它真的起到教化的作用」。陳詩韻亦認為,兒童雜誌有其存在價值,「大家常說閱讀對孩子有幫助,但看一本書,很難一氣呵成去完成,兒童雜誌便不同,每篇文章也是短短一兩版,很容易看完,對一些閱讀負荷量不高的孩子來說,其實是一個很好的入門,可以提升他們的閱讀信心和興趣」。

文:沈雅詩、許朝茵、顏燕雯

小模特兒:鄧雲昊、劉遨言、劉慠懃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36期]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