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媽筆陣.半個瑞典人﹕培養民主學生

文章日期:2019年04月09日

【明報專訊】瑞典人是開會專家,因為民主為先,一切都必須經過討論、達成共識、白紙黑字記錄後,方能落實執行。會議長度與議程一早講明,夠鐘就散會,效率奇高。瑞典職場甚至先會開會以便決定日後開會的日期和議程,全屬事實,至於這等會議對職場整體的功效或影響,我有很多意見,稍後再寫。民主國家培養民主人民的殺手鐧,是由細教育,開會的鍛煉由小學開始。

每年初春是瑞典學校年度見家長的熱門期,在學期中間會談有兩個目標:(一)檢視開學以來在學校的生活和進程以便(二)計劃下半學期的策略。注意是學校生活和學習進度為主調,成績級數的作用是指引,並非學生的「判辭」。

見家長 開門見山式對話

學校見家長會談最特別處是開門見山式對話,老師負責提問,學生本人才是主角作出反思與回應,家長是旁聽。討論中的學習生活包括:跟同學們的相處、上課時的氣氛、老師的教導和溝通。成績表會大家一齊「鑑賞」。大前提是姑勿論各科目級別如何都已是事實,向前邁進方為正路。於是此刻老師會引導主人翁,共同決定下半學期的目標,直接明確兼合乎現實,臨完場老師終於轉向家長問:「你們有沒有其他想法或問題?」見證完一場民主對話,家長通常再無補充。比起子女的學校生活和面前目標,其他較小事如飯堂唔夠餸等,可平日隨時跟老師面對面或發電郵提出。

最近我們先後參與了三個女兒跟老師的會面,節錄其中精彩對話分享一下:

大女高中一年級(等同香港中四):

話說一同鑑賞完上學期成績表後……

老師:我負責的科目(數學和物理)你表現良好,英文寫作方面可以練習一下結構。其他科目其他老師負責,我不清楚。

大女和我丈夫:哦,OK。

會談15分鐘結束。

二女小學七年級(等同香港中一):

話說一開場:

老師:上學年你自己訂下的目標,你認為至今達到了沒有?

二女:eh……我不記得是什麼目標……

老師好冷靜,媽媽差點沒爆笑,心想:好,誠實最緊要!

細女小一:

老師:你數學和瑞典文都做得好好,有什麼其他想改善的?

細女:(雙腳在枱底揈)數學!

老師:你覺得學校可以怎樣幫到你改善?

細女:無!

媽媽一路不停撥開她腳板,一路忍笑。

最緊要3女兒返學好玩

就是這樣,你覺得呢?我和丈夫就覺得無所謂,最緊要是三個女都說返學好玩,學到新事物,功課測驗應付到,還有時間練空手道踩單車畫畫看書煲網劇,以及媽媽強調一定要幫手的:做家務!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文﹕周游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36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