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起跑線﹕戰勝自己

文章日期:2019年05月07日

【明報專訊】我常常認為人類最厲害是堅毅精神和忍耐力,在最困難的時候不怕挑戰,不怕辛苦,超越一切,拋開別人的偏見和戰勝自然環境。例如一個媽媽可以為救兒子而舉起一輪汽車;一個200磅女子為了健康而減掉80磅。這種事情讓我們看到,超越別人不是最難,超越自己才是最重要。

這令我想起以前學音樂的日子,也是艱苦地走過來;也許你們認為學音樂是高貴而輕鬆的事,現實告訴你,這條路是孤獨,沒有任何東西或任何人作參考;內心的煎熬、煩躁和挫敗,在外表看不出來,自己要在無限領域中找到樂曲的意義,也要找到自己學音樂的目的,過程就好像人生的旅程一樣,複雜和崎嶇。

我很喜歡一個作曲家叫史加爾亞賓(Alexander Scriabin,1872年生於莫斯科)。彈過他的作品應該也會用一個字來形容,就是「難」,複雜的調性,神秘而浪漫。他的作品主要是寫給鋼琴,所以學鋼琴的人一定彈過他的作品,有些同學很怕他的歌,因為不能一邊視譜一邊奏出旋律,而是要將樂曲拆件練習再拼起來,又要克服技巧的難度。不知不覺地,你會投入作曲家的心路歷程,進入他的神秘世界,他晚年在精神病院度過,悲慘和孤獨。我那時候每天腦袋中都是他寫的旋律及和聲,作品引發的圖像和顏色都是虛幻卻美麗。我開始變得恍恍惚惚,對其他事好像沒有任何興趣,不練琴時便呆呆地坐着,現在想起來也有點心寒。老師後來看見我過分沉迷史加爾亞賓的音樂,於是給我另一首歌曲——莫扎特。

接過了莫扎特的奏鳴曲,內心非常不安。自己一直躲在深谷內,當刻不但要回到現實,更要即時跳去另一個世界。那時候,老師勸我把史加爾亞賓的書放在不容易找到的地方,因為接下來的幾個月,每個同學都要學習莫扎特的作品。我很無奈,雖然我也喜歡莫扎特的音樂,但那不是一個好時候,而且每個同學也彈同一風格的作品,走廊上所有琴聲也在彈莫扎特,有點不習慣。

被莫扎特逼入樽頸位

我硬着頭皮,開始彈奏莫扎特的奏鳴曲,下決心要在兩星期內把整首歌曲背下來,因為如果無法把樂曲背下,便不能彈得自然和得心應手,這是做鋼琴家最基本的要求。

我很努力,不到兩星期已把曲子背好,也同時陷入另一個處境。要把莫扎特的風格彈得像古典時期的音樂,觸鍵和音樂表達都很難,音樂要有心思卻要加點童真,卻又不能太做作。我開始覺得很煩躁,感覺自己彈得非常膚淺,做不到老師要求,開始氣餒,想和老師說轉另一首奏鳴曲,但距離考試音樂會只有兩星期,不可能重新開始另一首歌,况且很多同學都在學同一首奏鳴曲,如果這時候轉另一首,有點不公平。

很多晚上我站在演藝學院練琴室內,看着外面告士打道的汽車依舊那麼多,生活每天是那麼繁忙,那麼沒趣,開始問一大堆問題,為何我會這樣?為何我要學音樂?以後的路會怎樣?不禁流下眼淚,雙手不知不覺彈回史加爾亞賓,眼淚流得更多,心內有種苦澀卻又不能說出來,就這樣,我沒有聽老師的說話,又再次回到深洞,把莫扎特忘掉得一乾二淨。

第二天回到學校,幾個同學也在苦惱,大家吃早餐時沒多說話;突然,其中一個同學大聲疾呼:「莫扎特!你只是個細路,你的歌好難彈呀!」我們立刻一起捧腹大笑,是的,莫扎特大部分奏鳴曲都在他十幾廿歲時寫,但又非常偉大和珍貴。

音樂會快將舉行,在音樂會前幾天,我們有預演的機會,同學可以練習一下走台和彈彈演奏廳的大三角鋼琴,我們逐一彈過後,老師出來勉勵我們,說了以下一番話:「彈古典時期特別是莫扎特的音樂,都會經歷3個階段:快樂地學習,因為節奏和音不太難,很快學懂;接下來是最難的階段,也是最多人放棄、迷失,愈彈愈差;如果你捱過了最難的那關,你將嘗到最美好最享受的一條路。祝大家好運!」

我們默不作聲,心裏有數,很快大家互望一刻,嘴角驟現微笑。是的,只要過了最難的一關,曙光乍現,繼續挑戰自己。

作者簡介﹕音樂兒童基金會創辦人,從事音樂教育工作超過20年。

文﹕龐倩渝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40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