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瑞典人:毛公仔修行

文章日期:2019年06月04日

【明報專訊】究竟一個孩子可以擁有幾多個毛公仔?為何大人買禮物給孩子常避不開毛公仔?

去年暑假大掃除一幕:我和三個女夾手夾腳從玩具儲物室裏搬出巨籃大桶兼細箱,全數傾倒出來一刻,滿地滿佈密麻麻大中細毛公仔,用眼數數有超過一百個!

阿娘當時大震驚,心理兼生理反應令我成身痕,同時發號施令:「逐個看,有留念價值的方准留低!其餘的統統丟到這膠袋!」我提高手中非同凡響的黑色垃圾膠袋強調之,這是建築材料店買回來超特加大碼裝,女兒蹲在裏面包起來也行。

「每個毛公仔都有生命」

兩個大女兒面面相覷,開始扮哭臉說:「每個毛公仔都重要的啊!」旁邊的妹妹更為肉緊:「每個毛公仔都有生命的啊媽媽!」對於小女兒這個獨特的個人信念,我一向尊重,深知隨着歲月飛奔,她慢慢會改口,因為兩個姊姊也曾是「毛公仔有生命」的教徒。

於是我刑警上身拷問:「既然又重要又有生命,為何他們多年來一直逼作一團,住在密室裏面?簡直像囚犯。」須知此時頓一頓的重要,有令對方反思的效果。果然,空氣沉澱中,三個女扁嘴中,編劇阿媽乘勢轉用軟功:「豆豆你記得超市門外的乞丐嗎?地上有一幅相,有她和幾個孩子的記得嗎?不如你幫手揀一些毛公仔送給她們好嗎?她們的媽媽在瑞典……」下刪一千字。

有動力便有助撥開雲霧,正如我在早晨鼓勵自己:「買完餸剪完草焗完麵包煮完飯洗完衫掃完地食完飯搞好晒夜晚就可以冲杯茶歎番本好書!」

童年回憶湧上心頭 「再見了」

「斷捨離」是無分年紀的,應該是每個俗世女子延續一世的修行。什麼才是身外物?怎樣才算有價值?肯定難答過「你愛我嗎」?身外物的「該煨」處,在於有時未必關自己事。三個女由未出世已開始收到毛公仔為禮物,阿媽阿嫲預送的,應該穩佔「最有紀念排行榜首」,回港探親一轉,回來半個篋是阿婆阿姨阿姨婆等等送的愛心公仔,見證親友榮升一級的喜悅。

為了扮民主又企圖啟發女兒,我提出「向逐個毛公仔說再見」的神聖儀式。兩個大女兒踏進了叮噹時光機,跟四五六七八九十歲的自己重遇,「咕嚦!二手店跌失,後來媽媽找到這個似樣的!」「露薏絲!以前晚晚一齊睡的!」「黑仔!一定要留低!」一幕幕童年回憶錄,好多個感嘆號,一一在媽媽眼前上演。我們大笑着,時而笑到喊。最後,有名字有故事的毛毛公仔留低。把超特大膠袋封口前,女兒向裏面的毛毛公仔說再見,還有一句媽媽沒教的「多謝」!

多謝毛公仔,讓我也上了寶貴的一課!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文﹕周游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44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