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媽CEO:我的悔過書

文章日期:2019年06月04日

【明報專訊】上個禮拜我在專欄中講到,瑪麗醫院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主管陳國齡醫生說她在診症室裏,看到了爸爸媽媽一張張懺悔的臉。

其實懂得懺悔,都起碼知錯,放了孩子一條生路,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最可怕的是根本把子女自殘甚至自殺傾向的行為視為等閒,還要滿口歪理強辭奪理,說要是子女在學校的學習壓力都承受不了的話,他日如何在社會職場立足,怎可能出人頭地?難道生兒育女,就是為了望子成龍望女成鳳,光宗耀祖為父母面上貼金?

父母的悔過書,該怎樣寫?我願意身先士卒,希望一石激起千重浪,家長們一起好好反省反思為父母之道。

我自問盡心盡力,無愧於心。對大小T的教育,說悔過,太嚴重,但確有忽略,也有做得不夠好的地方,亦太理所當然習以為常地用我的身分角色去做判斷下結論。原來有很多事情並不是我認為的小事,或者推說他們還小不懂事,其實對他們的影響很深遠。未曾想過像我這般與別不同的非一般媽媽,會對他們造成壓力。

說來真的很慚愧,有些事是直至他們兩個長大事過境遷後,我才知到當時他們有多難受。後來我知道了之後,一直耿耿於懷。

討厭上學 被同學欺凌

大T討厭上學我早知,但不知道其中一個原因竟然是她被同學們聯手欺凌。更離譜的是老師知道之後,竟然因為大T的體型高大,不信她會是個受害者。那班女同學更加有恃無恐不斷嘲笑甚至出言侮辱。這件事令我很震驚,更大惑不解的是她為什麼不告訴我,好讓我有機會為她出頭,取回公道?大T的答案令我既心痛更心寒,即使我出面找校長又如何?同學的行為短時間內可能會收斂,但這班人含恨在心,肯定很快又故態復萌,變本加厲。這只會把事情變得更複雜,她的日子只會更難過。

回想起來,雖然我不知道內裏原來大有文章,但見大T情緒不穩,每日放學鬱鬱寡歡,即使已是小學四年級學期尾,我還是果敢堅決地幫她轉校,否則後果會變成怎樣,我不敢想像。

小T自小很有主見,有很強的觀察力及洞察力。大T口甜舌滑古靈精怪,從小就很得父親歡心。對着這個前世情人,可謂千依百順。但父親對着兒子小T,態度就很不一樣,有着傳統男人的思想,認為男孩子應該要堅強獨立,不應該倚賴撒嬌。莫講當年年紀小,認為父親對家姐偏心,他認為爸爸對他的種種批評是不公平不公道,即使今日已經19歲,小T依然憤憤不平不能釋懷。

憤憤不平 父親偏愛姐姐

兒子的感受,我感同身受,完全明白。我媽亦是典型的重男輕女型母親,尤其偏愛小弟,有理無理有錯無錯毋須多講,一定是我錯。人夾人緣,親如父母子女其實亦一樣。我能做的,就是以更多的愛及關懷去填補小T心中的凹凸不平,只望得到小T的包容和體諒。

作者簡介:資深獵頭人,企業培訓顧問,家庭CEO,辣筆寸嘴,擅長對付怪獸家長

文﹕張慧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44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