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加州柏克萊大學畢業禮啓示

文章日期:2019年06月04日

【明報專訊】上周去美國三藩市,參加姨甥仔在加州柏克萊(U.C. Berkeley)的畢業禮。柏克萊是美國西岸名校,香港學生申請者不少,錄取不易。今年畢業生約6000人,最特別是亞洲學生特別多。除了有全校畢業禮外,每個學系另有自己的畢業禮,王師奶參加的是經濟系,學士畢業生人數約600人,另有24個博士畢業。

24個獲博士學位中,印度佔了6人,有4個是中國學生,從名字拼音估計,其中一人來自香港,其餘3人應來自內地。當頒授學位時,同時宣布他們畢業後的去向。其中一人將受聘香港大學,另外兩人受聘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餘下一人也將在一家大學工作,但名字就漏聽了。

畢業生中,獲最高榮譽的有10人,中國佔2人,韓國1人,猶太籍1人,印度的4人(根據名字推測,未必準確) 。其餘500多個學士畢業生中,90%以上是亞洲人。亞洲人的定義包括中國、印度、韓國、新加坡及馬來西亞,餘下的10%包括白人、黑人和其他。而中國學生當中,若以姓氏拼音推測,大陸學生應佔60%以上,其次是印度。中國學生未必全是從大陸來由一年級讀至畢業,也可能是中國移民的第二代甚或第三代。

特朗普上場 中國留學生減

美國的國際學生人數是1,094,792,中國學生佔363,341人,佔總數33.2%,其次是印度的17.9%,再其次是韓國的5%,第四名是沙特阿拉伯。最近兩年中國留學生人數微减,相信和特朗普當上總統後的態度有關,據聞東岸名校普林斯頓今年不收中國學生,站在學術交流立場上,未嘗不是遺憾的事。中國學生在美國選修科目以科學、技術和商業為主,正好填補我們中國大學的不足,如果留學生都能學成歸國,相信祖國的進步更神速。

走筆至此,一定有人以為小婦人崇洋,小看自己國家的大學。祖國的大學在人文精神的深度非一般外國可比,但論科學研究方面,我們仍有追趕的空間。看!諾貝爾獎的得主如楊振寧、李政道、崔琦、高錕、李遠哲、丁肇中、朱棣文以至錢永健,都是在英美受教育和研究有成。真正在本土栽培而獲獎的就只有文學獎的高行健、莫言和醫學獎的屠呦呦。

有點離題了。小婦人只參加了柏克萊一場經濟系畢業禮,觀感不足以概括全面,但仍可捕捉一點點啓示:

一、中國學生很優秀。能在U.C.Berkeley這樣難入的大學佔這麼大的比例,足證父母背後的支持力度。在10個優秀畢業生中,中國學生佔了兩個,也是難能。還有,代表畢業生致詞的是一名來自大陸的女生。

二、印度學生非常突出。10個最優秀學生中,他們佔了4個。而在全美國際學生人數中,他們雖比中國的33.2%少,但佔17.9%的196,271,人數也不容小覷。

三、韓國舉國人數不能與中國和印度相比,但仍佔國際學生人數5%,前景令人憧憬。最後一提的是沙特阿拉伯,這國家不以石油產量而自滿,悉心派遣44,432學生留學海外,佔4.1%,相信它是中東最有遠見的國家。

王師奶從一粒微塵看全豹,不得作準。但有一事實,矽谷的科技人才數目,印度人比中國人多,能打入高級管理層的也遠比中國人多。也許他們的英文程度平均較好,也許美國公司對他們少些防範,不怕印度突然崛起。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wongszelai@yahoo.com.hk

文﹕王師奶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44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