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悲情的「叩門」

文章日期:2019年06月11日

【明報專訊】如果論做家長之淒涼,香港一定在全世界三甲之內。未有數據之前,不敢肯定能否入選健力士大全,但「叩門」這詞真是既悲情,又震撼,恍如10級地震把王師奶的「仁者之心」震足20年。

報章教育版或副刊常有「選校專家」教家長怎樣選校,小婦人對他們心存尊敬。意見雖未必全對,但還算有迹可尋,並非賽馬貼士,憑馬匹屁股是否標冷汗而定輸贏;但對有一些所謂「明燈」教人如何深情「叩門」,總是好反感、好抗拒。話說回來,這些明燈並非全部吹水,他們說的全是一般所謂名校校長心中的「死穴」。

用「誠意」打動校長?囂張!

好多年前,王師奶在本欄寫過一篇關於油麻地一間名校校長的「囂張之言」,他說要想叩門成功,最緊要是表示「誠意」,1次唔得第2次,第2次唔得第3次、4次、5次、6次,用「誠意」打動到校長心軟為止。那時小婦人尚有三分溫柔,只在文章內唉聲嘆氣,心中念念有詞而已,換了今日的火頸,會叫佢去食米田共。古有程門立雪的美談,你估你真係大儒程頤乎?就憑這一番所謂「誠意」的囂張心態,就應該逐出教育圈,去做土豪的馬前卒,因為你無「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愛心。

王師奶也曾在本欄做過一次選校明燈,小婦人不辭「大言不慚」之譏,再說一次:一不選校舍掛滿自吹自擂的垂直布條或橫額標語的學校,有麝自然香,何必恍似旺角行將執笠店舖「大出血」的廣告咁cheap;二不選學生一出校門立刻除校褸,校服不整,攬頭攬頸,隨街追逐的學校;第三條最重要,如果校長身兼什麼校長會、校長議會,或身兼幾個會長、主席、區議員甚至立法會議員,經常接受報章電台訪問,千萬不要選,因為他外鶩之心太重,只顧營造個人社會地位,心不在校。校長是學校的舵手,是重心人物,經常不在學校,將責任交畀副手,呢間學校好極有限。

家長尊嚴底線盡失

最近看到一些校長接受訪問,講述自己取錄叩門生的準則,這是各校的校內事,而叩門已成常態。家長不滿意兒女獲派的學校,於是周圍撲,撲完A校撲B校,敲完C校敲D校,由撲演變成敲,由敲深化為叩,叩之不足,附以「誠意」。「誠意」無極限,視乎權威者心腸之軟硬程度。曾有一叩門家長,每天早上7時,在校門等候校長之座駕回校,朝朝交一信,如是者等足半個月,風雨無間,交到第15封信,「誠意」打動校長,於是叩門成功。校長們指導叩門技巧,相信出於好意,但家長不可思議的「誠意」,尊嚴盡失。孰令至此,是制度的漏洞?制度漏洞可以補救,作為家長,雖云愛子女之心無微不至,但也不可淪落至如斯田地,做人總要有底線。

叩門是制度的野草,叩門叩到此情此景,終究是一件悲情的事,教育界的有心人,想一個辦法救救家長,救救孩子。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wongszelai@yahoo.com.hk

文﹕王師奶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4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