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媽筆陣.半個瑞典人:在家做暑期工

文章日期:2019年07月30日

【明報專訊】我們所居住的瑞典城市,市政府每年有項青少年暑期政策,讓年滿16歲就讀小學9年級(等同香港中三)學生申請暑期工,工作崗位由市政府分配,為期6星期。大女兒兩個好友3月份時申請成功,學期完結後6月中開工,分別在市立圖書館和老人院經歷人生首回全職上班生活。最近愉快完工了,第一次出糧獲得約6000港元。

瑞典政府聘請青少年

其他工作種類還包括幼稚園、市政維修、經濟或行政崗位。而本市16至20歲就讀高中的年輕人,就可申請文化性質的崗位,主力在每年八月中為期近兩星期的哥德堡文化節期間分擔各項任務。整個暑期工政策旨在讓年輕人以實習形式體驗真實上班生活,是不俗的社會經驗。

大女兒沒有申請,是因為爸爸說明暑假需要兩姊妹在家裏幫忙。一個月下來,少女倆跟着爸爸穿起工作服,來來回回多次開小型貨車去鄉村幫祖母執拾搬家。年邁獨居的祖母從大木屋搬去鎮上舊樓小公寓,重纍纍的老木家具有些要搬入超細升降機,有些要運去大型垃圾場丟掉。我在瑞典居住20年來,多次搬家都是我們自己夾手夾腳搬抬,如今幸好有兩個年輕力壯少女接棒,省卻媽媽苦力。

在瑞典搬家有個規定,交樓交屋前必須將全屋清理並清潔妥當,理論上要回復當初入住時的狀態。這個最後清潔步驟最磨人,如果業主或買家收樓檢查時不滿意,有權聘請專業清潔公司代理,帳單就由閣下付。我這個懶惰主婦向來不執著家裏要潔淨如鏡,幾度搬家前的指定清潔大行動中,廚房廁所門窗兼所有牆壁底的木條邊緣一律要擦乾擦淨,每次完工那刻跟搬入首天一樣,都是居住年間全屋最乾淨的兩天。

爸爸掏荷包給暑期人工

幫完祖母搬屋,我們繼續執行自家老屋修葺工程。今年暑假踏入第10屆,去年完成難度極高的浴室重建後,我們終於啟動睡房裝修大計。兩個大女兒在爸爸指導下拆牆磨牆抹灰塗油,有時一人一對無線耳筒各自聽歌邊開工,有時開大喇叭齊齊豪情高唱。阿娘我不斷買餸煮飯焗飽焗餅做下午茶消夜,超市捧回來一盒一盒的雪糕,我還未記得吃之前已經空空如也。盛夏開工中的少女胃口絕不能低估,然而兩雙爽快手腳兩個高速腦筋的裝修學徒功夫也不賴,爸爸也樂得掏荷包象徵式給暑期人工。

至於7歲小妹妹,除了嘻嘻哈哈跑上跑落自己玩耍外,也受媽媽命令日日幫手洗菜做沙律收碗碟摺衫,還有邊踏單車邊陪我太陽下散步去。

暑假平安就好,願你們也是。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文﹕周游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52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