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沙呂小讓了小半步

文章日期:2019年07月30日

【明報專訊】被揭發財政和行政混亂的浸信會沙田圍呂明才小學,其法團校董會改組,辦學團體已向教育局提交校董名單,由香港浸會大學前輔導長何鏡煒接任校監,原校監曾家石留任校董。據說教育局正審批校方提交的校董註冊申請,又表明有權依法拒絕校董註冊申請。

校董會監督之下,校長犯下財政和行政大混亂,校監和校董自有不可推卸之責。事件經歷一段時間,視教育局警告信如無物,公然與社會公義為敵。其囂張,其跋扈,教育界側目。楊潤雄局長超凡入聖之忍耐力,令全港市民以為區區一間學校校監,可以令堂堂一位教育局長跪低。皇帝唔急太監急,小婦人為沙呂小的「混帳」及校監的護短寫下「鴻文」七八篇;一為局長顏面,二為辦學團體權威,三為校內啞忍的老師。

校長辭職 失職校監留任校董

打開報章,一眼望見標題「沙呂小撤換校監」,王師奶喜上眉梢,一喜局長得以保留所剩無多的顏面;二喜辦學團體浸信會終於有番多少牙力;三喜老師們不再受前任校監霸氣所欺。細讀內容,真有拍錯手掌,燒錯炮仗的遺憾。王師奶好奇怪,究竟啲決策人士個腦點諗嘢:曾家石領導無方,明知校長財政處理嚴重犯規,校政又不遵從教育局規定,辯說校長財政安排他知情兼同意,又有報道指他曾私下運走文件。唉,校監同意大晒乎!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校董會有校董會規則。王師奶說過:該校監雖不至要一死以謝天下,但自動辭職或被辭職是免不了的,現在曾家石仍在校董會做校董,確實匪夷所思。留任理由是因為他對事件知情,留在校董會有助跟進和「埋尾」。小婦人真係服得浸信會好交關,乜浸信會唔知曾家石犯咗乜錯咩?教育局無將警告信副本給辦學團體?如果有一匪徒行劫銀行,失手就擒後,使唔使請佢加入董事會協助跟進和埋尾?荒謬。

至於何鏡明離任固然是與曾家石齊齊犯錯,他退出校董會有千百個理由,也許他在教會內唔夠曾家石咁「硬淨」,也許是任期屆滿,咁多唔揀,揀個因為新校監是親兄弟做藉口。如果何鏡明真是人才,對學校的進步有真貢獻,這迂腐的想法豈非浪費人才?無聽過「內舉不避親」這典故嗎?兄弟同心,其利斷金,照牌面睇,何鏡明和何鏡煒當然不是可以斷金的兄弟檔。根據浸聯會副會長林海盛介紹,由何鏡煒接任原因是他曾任沙呂小創校校董。他是否稱職不宜過早定論,但以王師奶的女性直覺,憑他曾公開表示浸聯會毋須就事件道歉,小婦人就唔睇好,但願小婦人烏鴉嘴唔靈,衰番一次。

走筆至此,聞校長薛鳳鳴辭職,並稱倉卒告別是「身不由己」。仍是校監身分的曾家石,以校董名義發公告,認為薛鳳鳴提早退休是學校損失,校董會仝人深感不捨云云。也許是真心話,也許是客套語,錯誤的發生,校長校監都有錯,校長是疏忽,校監是縱容。校長的辭職雖「身不由己」,但仍算知所進退,讓事件有略為完美的收場。楊局長,球在你手裏,沙呂小在考你,教育界在看你,不要以為沙呂小真的讓了小半步,曾家石仍留在校董會,就是向你挑戰。倒是副會長林海盛有胸襟,他說作為辦學團體對事件有責任,對此表示歉意。這是浸信會十步之內的芳草。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wongszelai@yahoo.com.hk

文﹕王師奶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52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