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維特:擋住仇恨的溫室

文章日期:2019年08月06日

【明報專訊】元朗黑夜,我跟很多香港人一樣無眠而過。勉強睡一兩個小時,醒來還是渾噩一片,胸中不知哪個地方堵住,同時內心清楚,躁動不知還會持續多久。在這段危難的日子,不管方向如何,集體中每個人在自己崗位好好撐着守着才是出路。為了讓自己安定心神,我在書展最後一天進場,買了幾本書。

其實我不能說自己「逛」過書展,因為我只是利用夾縫中的兩小時,在那兒短暫逗留。所以,就像平時去買東西一樣,我只是鎖定了目標,去一趟自己要找的那個店,完全沒閒情理會展場內的一切龐雜繽紛。

「星期日帶兒子出去玩會內疚」

我找的書攤,本身是一家賣兒童和青少年讀物的工廠區書店,有許多台灣書。我知道升小五的大仔最近閱讀能力提高了,他向來側重看科普或歷史百科類的資料書,對虛構故事則興趣一般。為了擴闊他閱讀的文體類型,我挑了幾本以少年為對象的趣味歷史小說。同時,也為自己選了一套被形容為「中華哈利波特」的魔幻小說——我知道,接下來的幾天,我要靠這個奇幻世界來治癒自己。

我知道自己有能力冷靜,但冷靜的同時,不代表沒有情緒感受。朋友在臉書上的一句話頗觸動我:「星期日帶兒子出去玩會內疚,星期一帶佢哋出去玩會更加難過……無乜人面部表情正常。」雖然我沒有讓內疚佔據自己,但還是對朋友的話很有共鳴。

我晚婚晚生子,但許多舊同學的兒女,就是現時逆權運動中最前線那班孩子的年紀。有朝看到防止虐待兒童會的聲明,促請政府正視問題根源。聲明說:「本會期望政府能妥善解決這些矛盾及衝突,否則我們非常憂慮有更多的無辜市民,尤其是兒童、青少年及老人家,繼續受到傷害,影響的將會是整個香港社會。就如『一個無助的孩子向家人表達他的成長需要,但得不到家人的聆聽、接納和理解,甚至以權威和暴力的方式去壓制,這只會令孩子更反叛,導致家庭關係破裂,對處理雙方的分歧完全沒有幫助。』」

客觀條件所限,我沒能力在運動中參與太多,只能寄予關心和祝福,做好自己的崗位,盼能長遠為群體貢獻正面的力量。同時,事態的複雜多變,衝突牽動的人心悲痛,即使是大人都感到很難好好消化,我知道自己暫時沒有足夠的心力,在照顧自己情緒、和以負責任態度查證判斷資訊汪洋的同時,再騰出力氣引導自己年幼的孩子接受同樣的資訊衝擊。加上我家很少開電視,所以,這陣子孩子接觸到的相關資訊有限。

保存孩子的安全感

我的孩子大約知道,觸發這場風暴的起因是逃犯條例修訂案,也知道有許多不同意見和爭議。鐵路迷的他,知道西鐵或地鐵發生了一些事,問我原因,我簡單講解但沒讓孩子看任何相關片段。他聽時沒說什麼,卻記在心裏,好幾小時後才告訴我,慶幸自己不是住在元朗。我知道,單是聽到普通市民被打的消息,已夠令他不安。

為了保存孩子的安全感,我這段日子絕少談到社會上的矛盾衝突,在這方面繼續給予一個把仇恨不安擋在外面的溫室。當許多只比他長了幾歲的孩子,在街上惶恐不寧的時候,我和他在家裏下棋,有說有笑。我未至於內疚,但我還是有很多無法言喻的難過。

不斷爆發的衝突,對許多孩子造成了深深的傷害。天可憐見,我們整個社會都需要治療這個創傷。唯盼在艱苦的日子中,持守希望。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文﹕葉杏麗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53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