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子歸加:黑白善惡的教育

文章日期:2019年08月06日

【明報專訊】這兩個月家裏的氣氛都很古怪。

家裏一直嚴格限制電子產品的使用時間,但最近爸爸首先就不跟規矩。從早到晚,常常有意無意的在滑手機。看得有時眉頭緊皺,有時嘆氣,有時口中嘀咕着罵人。就連周末去玩的時候,一稍停下來又會開始看手機。爸爸有時看到什麼還會拿給媽媽看,然後兩個就開始議論着小孩子聽得似懂非懂的事情。

有時爸爸媽媽一邊看,還會一面眼泛淚光。這個畫面和場景,竟然和想當年六四之後,看着長輩一邊看無綫新聞一邊流淚的畫面遙遙相對應。

這幾年不論是移民或者回流的家庭,多數都是因為自雨傘運動之後對香港的情况感到悲觀和失望。尤其是當孩子年紀漸長,眼看孩子為了應付功課而喪失童年,就更覺得非走不可。我們這一輩不至於像當年上一代一樣英語欠佳,無法融入社會;我們對移民之後的國家還頗有歸屬感的。但是,當眼看我們出生和成長的香港陷入了危機,才發現我們對香港始終還是會牽掛。

聽說,在香港的朋友因為擔心事態發展,都沒有心情上班。在外國的我們又何嘗不是?而且今次這場運動更是一天比一天嚴峻。6‧12那時候覺得極為過分的警暴,想不到到了7月中竟然已經演化成警黑勾結的無差別襲擊,警察所使用的武力更是每天升級。我們日夜在網上追蹤香港的新聞,在時差之間,令我們的生活完全陷入了日夜顛倒,睡眠不足的狀態。

我們不但心繫香港,也擔心在香港朋友的安全。我們一方面為受傷的示威者感到痛心,另一方面就覺得自己是個棄甲而逃的逃兵,每天看着新聞乾着急,卻什麼都做不到。每天看着香港的新聞入睡,恍似要嗅到催淚煙一樣的窒息,醒來後卻是幾乎不真實的鳥語花香,每天都像是人格分裂。

警察在司法制度中角色

更分裂的是,孩子們開始問,為什麼警察會打人?警察是不是在捉壞人?我知道事實是警察正在執行任務,但過程之中施行與法例所賦予的權力不相稱的暴力,對付正在實踐憲法所賦予集會權利的普通市民。這情况,要怎麼向十歲八歲的小兒去解釋?我們每天飯後就難免由政府如何由人民制憲賦予權力開始講起,一路講到警察在司法制度中的角色,還要講到三權分立的意義……即使孩子不一定能夠完全明白,我們也必須要把這種現代公民社會的概念告訴孩子。因為他們在加拿大成長,一定要明白自己的權利之餘,更有責任與義務去保衛這種得來不易的公正與自由。

保護自由的人,為何被打?

「爸爸,你不是告訴我姐姐哥哥是在保護香港的自由嗎?那麼警察為什麼要打他們?為什麼他們和警察要打架?他們可以不打架嗎?」話到這裏,我往往都只能沉默,然後強忍住眼淚。

啊孩子,我也不想。但背後推動這個政權的黑手,已經把我們的香港推到一個已經回不去從前的地方了。

作者簡介:正職工程,兼職臉書專頁《馬拉松看世界》的責任編輯。最想有一天不用工作,可以全職跑步跑山。中年回流加拿大,一切重新開始。每天和兩個孩子闖蕩加國大世界。著有《馬拉松‧歎世界》。

http://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文﹕Edkin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53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