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維特:星星寄我心

文章日期:2019年08月20日

【明報專訊】我的文章每兩星期登一次,尤其是在這時局急變的日子,下筆時所知的已是明日黃花。無奈時局在短期內難有轉向,甚至恐怕愈來愈壞。上篇文章寫在721元朗黑夜之後,當時又豈會想到有811的儼如警察暴走之夜。

那晚許多人都睡不着。心中太痛,我寫了似詩非詩的幾句,勉勵自己不要失掉希望:

漆黑曠野鬼神泣

心顫悶熱路難行

不願抱頭哭泥垢

唯怕仇恨蓋人心

靜極抬首

我把意志寄星辰

不知道日子還會有幾荒唐,而我關心的是,人們會以何力量捱過這段苦路。早陣子,我在一個心靈工作坊中解開多年心結——深深害怕憤怒的心結。我發現,那根源是我從來不能接受自己可以對已過世的父親憤怒,我覺得一個那麼愛我、我又那麼愛他的人,我是絕對不能對他憤怒的。心結解開後,我終於明白到憤怒是自然而生的,更是支撐我勇敢表達的重要力量。

但憤怒的力量,只能支撐一時。勇敢表達之餘,也需要愛與慈悲的力量始能和解。我接受自己可以表達爸爸對我們的傷害,同時我也深深諒解爸爸的種種難處,我對爸爸的愛不減。這樣,我內心終取得圓滿的和解。

社會需要內在和解

若把社會集體看成是一個大我,這個大我現在最需要的也是內在的和解。是的,政府和警隊太多的作為應予強烈批評,我們當下的憤怒,支撐着許多人去做平生未嘗的勇敢表達。

但同時,我也深刻感受到,在政府無能、警隊濫暴之下那底層的恐懼。事實上,愈是狂暴,往往愈是代表深埋恐懼;大自然裏的動物如此,人類也是如此。 我們不得不看清一個事實——他們也受苦了。大家都受苦了。

責罵只會弄巧反拙

如果我們願意這麼看,警隊集體的心理狀態其實已倒退至如同受創的小孩,政府展現的是猶如小學雞的精神面貌。一切偏差扭曲的行為,其實都是內心求助的信號。面對這樣的孩子,一味責罵只會弄巧反拙,他們也需要同情、支持和治癒。

的確,這段日子太多暴行令人髮指,難道這些都可以不計較嗎?誠然,暴行和不公義是要譴責的。同時我想說,在這幾年養育孩子的學習中,我學懂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對事不對人。我譴責你的行為,而不是你這個人。我學會了跟孩子說,你的做法太過分,令我很氣憤,我痛罵你這個行為。但你還是我的好孩子,我仍然深深愛你,相信你的行為可以變好。關係,毋須破裂。

我知道,要轉念以同樣的慈愛去看警察,真的很難很難。我只是覺得,我們每一個,都是社會集體的一部分。政府、警隊都是社會的骨肉肢體。當肢體出了大毛病,我們會選擇唾罵和放棄,還是選擇以愛祈求它的復元?

現在,肢體真的病得很重,那也反映了整體都病得很重。大家都非常非常需要減壓。唯有靜下心來,方能生出治病的智慧。願上天賜我們更大的鎮靜,面對這個病的考驗。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文﹕葉杏麗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55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