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零個案的教師投訴覆核委員會

文章日期:2019年09月03日

【明報專訊】古時讚美地方管治得好,好多時用政簡刑清去形容,老百姓安居樂業,夜不閉戶,官老爺得閒吟詩作對,監倉拍烏蠅。一個地方如果罪案一單都無,紀錄是零,是世外桃源的好地方。學校投訴覆檢委員會自成立以來,是零投訴,顯示香港教育無得彈,學校校政及人事關係完美過完美,事實是否如此?唔係噃。

教局推介欠積極 無存在感

遠的不說,鐵證如山的是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這邊廂,教師因投訴無門而走上自毁之路;另邊廂,投訴覆檢委員會自成立以來卻未發過市,這說明什麼?王師奶認為有兩個可能:一是教師根本不知道有覆核委員會存在;二是教師根本不信任這委員會。小婦人問過多名教師,大多面露驚訝之色,反問:「乜有呢個會咩?」如此說來,教育局有欠積極推介之責。

王師奶唔信邪,無理由覆檢委員會連一筆生意都欠奉。既名「覆檢」,一定有案在先才可覆,如果它從來都無收過要覆檢的案件,則零個案有理,並非委員先生們「蛇王」。翻查教育局「優化學校投訴管理計劃」,「優化學校投訴委員會」前身是「處理學校投訴臨時委員會」,成立於2011年9月,於2013年9月改名,就如何優化學校投訴程序作出建議。2012至2015年間,分3期推行先導計劃,據說效果正面,所有公營及直資校自2017年9月1日起已全面實行優化安排(逼到人死還算優化!)。該委員會已於2018年2月解散。

校方自行處理 「無咁蠢」覆核

王師奶要還「覆檢委員會」一個公道,由於資助及直資學校按「優化學校投訴委員會」的建議,自行處理教師投訴事件,好又好,壞又好,公道又好,唔公道又好,一切自行解決。為了臭屎密冚,强權霸道出齊,無咁蠢攞去「覆核委員會」獻世㗎;何况十個教師九個唔知有呢個乜鬼覆核會,知天命的就「Good」聲吞呢啖冤氣,從此做順民,條氣唔順的就谷埋谷埋做資深抑鬱病者,鬱結解唔開的就死畀你睇。

任文字如何流暢精通,講座如何天花龍鳳,計劃如何滴水不漏,如果沒有健全制度,一落入意志不堅、心懷叵測的人手裏,就會弄權,就會腐敗。流暢的文字變成裝飾;天花龍鳳的講座淪為推銷場;滴水不漏的計劃變為虛言。教師投訴要冒極大風險,用自己職業孤注一擲。如果投訴主任或副校長,有幸遇到一個公正嚴明的校長,也許你有30%獲得平反,如果不幸遇到一個與副校長沆瀣一氣的沙煲兄弟或金蘭姊妹的校長,保證你以後無啖好食。

投訴校長 「自己人」查難申冤

投訴校長更不得了,你死咗九成。投訴校長可向校監或校董會投訴,但通常校監和校長關係密切,校監多是門外漢,不懂教育(教統會只要求校監受訓6粒鐘咋),除咗簽名,一切靠校長做盲公竹。在校監面前,有校長講,無你講,你一定成身箭,校監眼中,你是刁民,是搞事者。你或可向教育局投訴,官員接到你投訴後會調查,會將你的投訴發還校監,校監會同校董會成員商討(不要忘記,校長也是校董的一員,教師校董是校長的下屬,你的冤情得雪?別做夢)。最後一招是向辦學團體投訴,後果如何?林麗棠老師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王師奶真心希望改組後的「覆核委員會」能發揮作用,雖然我買細。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wongszelai@yahoo.com.hk

文﹕王師奶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57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