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驗式學習:戴特製眼鏡 黑暗中踢波 體驗視障 學習衝破絕望

文章日期:2019年09月10日

【明報專訊】黑暗吞噬光明,前景暗淡無光,這種無力感和絕望,往往叫人難以承受。然而,在人生的旅途,總有機會遇上這種關口,如何不向黑暗低頭,這份勇氣和堅毅,就需要從小學習。有學校透過視障人士的經歷和分享,向孩子說明,儘管生命處於灰暗幽谷,但「光」是由心出發,黎明盡頭,必現破曉。

文︰沈雅詩

訪問當日,天色灰濛濛,還不時下着滂沱大雨,但似乎外面的風風雨雨,都無損香港教育大學賽馬會小學一班小朋友的心情,迎面所見的,都是陽光孩子,每張小臉蛋都掛着可愛的笑容。聽到記者的形容,校長杜莊莎妮一臉安慰,她說,這是學校一直堅持的成果,「除了關心學生的學業表現,我還很重視學生是否有一個正向的人生。所以,學校過去一直努力營造一個互相尊重、信任及關愛的校園氣氛,期望培養出學生積極樂觀的生活態度,建立他們正面情緒及快樂感」。

親身接觸殘疾者 學尊重關愛

但杜太表示,不喜歡用說教、灌輸的方式,只會通過體驗式學習來讓孩子感受箇中道理。像早年,校方欣然接納了一名肢體傷殘的準教師來實習,一方面是支持這名準教師,另一方面是希望學生藉着與殘疾人士的真實接觸,建構尊重、關愛、和諧等正向特質。前陣子,學校亦透過香港盲人體育總會,邀請了多名視障人士到校跟學生分享他們的勵志故事,當中包括全球首名分別成功征服南北極的視障跑手梁小偉(Gary)。

對於Gary,教大賽馬會小學的學生不會感到陌生,因為他們在德育及公民教育課的周會上,曾經聽過老師講述他的故事。然而,當Gary站到禮堂的講台上,親身分享曾經頹廢到終日與「小強」(蟑螂)和「米奇」(老鼠)為伍時,小朋友依然覺得震撼。

自幼患視網膜色素病變的Gary,雖然受夜盲困擾,但白日尚可看見朦朧的影像,在跌跌撞撞下,依然可靠着物業管理的工作為生,過着「正常人」的生活。「雖則也經常被人鬧『發雞盲』,因為當時視野不斷收窄,令我只看到正前方的景物,以致經常踢到人,亦試過踢跌一個突然跑到我腳前的小朋友,被他的媽媽破口大罵。但我總算是看得見,我不是盲的。」

可是,他最害怕的事情,終於在2009年發生,「那朝早鬧鐘響了,我一覺醒來,奇怪為何仍然未天亮呢?於是便去開燈,但開了燈眼前仍然是漆黑一片,當刻我就知道出了事,感到十分害怕」。

發掘興趣 堅持克服困難

失去視力同時令Gary失去工作和女朋友,一下子墮進無邊際的深幽,他只是夜夜買醉,頹廢了足足兩年。憶起這段不堪回首的歲月,Gary語重心長地勸勉台下的小學生,「其實遇到困難,不要像從前的Gary哥哥,你們可以尋求社工、教師的協助,亦可找朋友傾訴,辦法總比困難多,沒有事情是解決不了的」。最終,Gary在「過來人」的鼓勵下重新振作,並且發掘到自己對長跑的興趣和潛能,經過不斷努力,更成功征戰冰天雪地的南北極,跑出光明的人生。

除了Gary的分享,香港盲人體育總會又安排學生試戴特製眼鏡,模仿青光眼、黃斑病變及糖尿眼患者,跟視障人士切磋足球技術。不過,雖然只是簡單的傳球動作,但當學生不能再靠視力,只能靠隊員的呼喊聲去辨別傳球方向時,成功完成任務的,沒有多少個。

教大賽馬會小學德育公民及服務學習組主任余苡珊表示,堅毅精神是整個德育發展中最重要的一環,她期望藉這次的活動安排,能提升學生的抗逆能力,「期望小朋友明白,每個人也有局限,小偉是視力,同學們或許是不同的學習能力,但這樣並不會影響我們追尋夢想的,問題只在於能否有勇氣、毅力去堅持」。

■學生心聲

被同學排擠 正面溝通和解

.莊文淵(小五生)

「我很佩服Gary哥哥,遇到這樣大的困難,也能夠克服。對我來說,遭遇過最大的挫折是曾經跟閃避球隊的隊員發生摩擦,大家因為一些誤會而排擠我。當時我很不開心,甚至想過退出球隊,反而是媽媽鼓勵我要去正面面對問題,找出解決辦法。後來我們心平氣和溝通,最終和好如初。」

遇問題不再埋藏 找人幫助

.李康瑤(小五生)

「我性格較為內向,遇到不開心的事情,也很少找人傾訴,經常把心事埋藏。例如我做功課遇到問題,解決不到,我只會獨自發脾氣,亦會覺得很氣餒。但今天聽完Gary哥哥的故事,我明白到這是不好的,我可以嘗試找人幫助,接納別人的意見。」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5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