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幼稚園嗌救命!

文章日期:2020年03月17日

【明報專訊】一場肺炎不單把武漢變成死城,也奪去了數以千計的市民生命,確診病者散佈國內各省市,連其他國家如日本、韓國、新加坡、美國、加拿大亦不能倖免。香港當然也走唔甩,論市面蕭條,甚於SARS,人心虛弱,得未曾有。王師奶眼中無別物,心中只有——教育。

受肺炎影響的行業,各行都有,小婦人只關心教育。大學、中、小學最多是停課,仍未影響至經濟層面,但幼稚園連根基都動搖。除大學外,資助的中、小學受影響最小,完全不牽涉經濟,校舍是政府的,燈油火蠟全部有公帑照住,只考慮停課期間如何「停課不停學」,唔好畀學生荒廢光陰,成日掛住打機,懶開就懶;幼稚園複雜好多,雖然有資助,但以人頭計數,人頭走下一個,走下一個就大劑啦!有開辦PN班部分全日制及長全日制的就更慘。

無上堂仲要交學費?

屋漏更遭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據一個調查報告,六成三幼稚園表示PN班家長拒交學費或退學,K3及K1亦有一成半如是。教協一連三天向全港幼稚園做問卷調查,共收到238份回覆,約七成需收費學校有家長停交學費或退學。總而言之,慘慘慘!學生不足,政府資助減少,即係要裁員,更嚴重的要倒閉。現在有啲幼稚園已向商界看齊,八折支薪者有之,放無薪假者有之。共渡時艱已成最流行口號。站在家長立場,我個仔都無接受服務,無上堂,無理由我仲要交學費,言之成理。還有一個隱衷,該名家長本身也可能是被放無薪假期者,甚或是被裁者,無服務仲要交費?總之家家有本難念的經。退學潮對一些私立不受政府資助的幼稚園似乎影響較微,因為私立幼稚園通常較有名氣,一位難求,讀得私立,一般家長比較富裕,恐怕退學後失去學位。

學校停課 校車行業食白果

王師奶忽然想到有一種同小學、幼稚園關係密切的行業更慘,無乜人提佢哋,亦唔會有人幫佢哋,那是校車。學校停課,校車被迫停駛,校車車費係逐月交,家長連學費都不交,怎會交校車費?校車分兩類,一類是旅遊巴型,一類是小巴型。旅遊巴型可載五六十個學生,如果停載,牌費照交,泊車費數千,司機失業,跟車姐姐失業;小巴型的車主就是老闆,學校停課,車主不會有收入,個個月食白果,點頂?

幼稚園是本港教育重要的一部分,面對不可預見的疫情影響,並非人為不彰,教育局似乎不可袖手。難道讓幼稚園一間一間閂門,幼稚園教師一個一個下崗?王師奶呼籲教育局快快出手,以去年12月人數為基數,資助所有接受政府資助的幼稚園,填補部分全日制及長全日制的赤字。教協和教聯會宜合作督促政府挽救幼稚園的困境,相信兩會都有幼稚園教師和校長的會員,為什麼不振臂一呼?

要幼稚園嗌救命,是政府之耻!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wongszelai@yahoo.com.hk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