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阿sir,你好hea

文章日期:2020年04月14日

【明報專訊】一名在薄扶林區女校就讀姓靳的女生,寫電郵給王師奶,話王師奶報喜不報憂,與現實脫節,只讚教師好,其實有好多教師好hea,空槍上陣,齋噏。其中一個教高考中史的阿sir,堂堂拿起課本照讀,讀到轉堂,跟住呢啲老師,想pass都難,難為王師奶仲話「教書是一門藝術」,是「偽術」就差唔多。靳同學除滿肚怨氣外,尚譏諷小婦人不食人間煙火,不知今是何世。

收到靳同學電郵,呆了好一陣子,王師奶唔係唔知有啲教師好求其,上堂是是但但,過日辰,小婦人是知的。好好歹歹都讀過十幾年書,經歷過幾間學校,加上是一雙兒女的家長,也曾做過家長教師會代表,好的見過,壞的也見過。教書是良心職業,不是對教育有熱誠,有期望,千祈不要加入這行列,免誤人子弟。王師奶雖然不厭其煩講完又講,但言者諄諄,聽者藐藐。請靳同學呷一口凍檸茶,聽小婦人細細道來:第一,不能一竹篙橫掃一船人。王師奶真見過好些視學生如子女,披星離家,戴月歸途的好教師,當家人都在睡眠時,他仍在批卷備課。樹大不應必有枯枝,但大樹確有枯枝存在;族大不應必有乞兒,但族大確有不肖子孫。靳同學不幸,妳遇到一個好hea的,混飯吃的枯枝,但教師群中,妳有無碰過關心學生,工作勤謹心儀的老師?在不屑hea人的同時,也要欣賞一群默默的孺子牛。

王師奶想告訴妳為什麼仍有這麼多hea人的存在?司徒華和張文光主政教協時代,教協在保障教師職業安全方面做得好好,和當時教育署有共識,即使學校縮班,學校也不能隨便炒人,要根據「遲來先走」原則。於是一些資深教師不受影響,除非學校執笠,老子再hea又如何,校長又唔郁得我,這些老差骨同時也成了學校進步的攔路虎。(幸好資深教師中仍有不少良師)

教師分兩制成漏洞

司徒華過去了,「遲來先走」的協議過去了,張文光也退下來了,為什麼仍有不少hea人?每一種制度都有漏洞,一法立,一弊生。現在的漏洞是教師分兩制,一種是編制內(固定性的),另一種是合約性。合約性多是逐年計,今年在甲校,明年可能在乙校甚或無着落,小婦人稱之為「漂浮教師」。「漂浮教師」多數表現積極,不會hea,希望獲得校長青睞,轉做編制。這種牽涉飯碗的權力,也是「小皇帝」權力來源。

一間學校,等於社會縮影,有鬥爭、傾軋、諂媚、不義、陰暗等等令人氣餒的一面,同時也有陽光、多彩、璀璨、積極的一面。願年輕的靳同學能分辨是非,知道社會有兩面,甚至多面,他日到社會工作時,親賢能,遠小人。剛看完重慶衛視一個叫《謝謝你來了》節目表揚37歲在農村支教老師(內地支援落後地區鄉鎮中小學的老師)的動人故事,十分喜歡主持人的即興對聯:

「三寸舌 三寸筆 三尺講台

十年風 十年雨 十年樹木」

願hea的老師不再hea下去,沒有愛心就轉行罷!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wongszelai@yahoo.com.hk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9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