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教樂與路:讀心術

文章日期:2020年04月21日

【明報專訊】強仔,中六學生,患有肌肉萎縮症,他天性活潑好動,十歲前他總愛在操場踏單車、踢球、捉迷藏等,玩個不亦樂乎。他又愛捉弄同學及老師,因他觀察入微,很快就知道同學的「死穴」,弄得同學們哭哭鬧鬧,當然他最後都逃不過被責罰的後果。

強仔的父母很年輕就結婚,由於他倆思想不成熟,照顧強仔兩兄妹的責任就全落在祖母身上。祖母得知強仔身體會不斷退化,對他特別疼愛。好景不常,強仔的父母在他十歲那年就分開了,這個突如其來的打擊令他性情大變,情緒起伏很大,缺乏安全感。

不久,祖母因年紀老邁無法照顧強仔,最後送他進宿舍。一次又一次的分離,把強仔以往鬼馬調皮個性淹沒了,換來是鬱鬱寡歡的一張臉。他無心學習,常鬧情緒,當聽到別人一句「我不管你了」,他的反應就特別大,鬧情緒及違規的情况愈來愈嚴重。

有一次,強仔在宿舍弄壞了院友的物件而遭受訓斥,他的心情壞透了,上課時,他突然把已完成的測考卷亂塗一番,差點把紙都刮破。老師制止時,他就不斷說;「我很壞,你罰我吧!你這樣生氣,是否不再理我了?」老師火冒三丈,他就更發難。

他故意說:「你是否最討厭同學講粗言?我現在就講,你報警拉我啦,你就不用理我了……」接着滿口粗言。當你仔細聆聽這些話語的背後,正反映他對老師關顧的渴求,那份害怕被拋棄的感覺纏繞着他好幾年。

渴望關顧 獲重視打開心鎖

每回他都以受罰來補償自己的錯失,愈被老師責罰,就愈覺有安全感。他靠着一張嘴繼續「口出妄言」,皆因他的身體退化得連亂扔亂塗東西的行為都做不到,哪有其他發泄方法?經過社工及班主任深入的探討,理解他行為背後的想法及動機,嘗試用「讀心術」為他梳理情緒。

這回他又鬧情緒了,老師便冷靜地問他:「我知你今天不開心,我聽到你講粗言發泄,你要否幫忙?我一定幫忙的。」強仔當下那雙懊惱又反叛的眼神瞬間變得委屈起來,萬語千言不知從何說起。

良久,強仔才輕聲說:「我做了壞事,所以沒有人理我了。」

老師問:「我知道你很擔心,你臉上煩惱的表情告知我。你想講,我願意聽。」

強仔說;「院友假期裏可以回家,我不能回,很不開心。為何他的家人那麼掛念他?是否我做錯了事,所以不能回家。」老師拍拍他的手,繼續鼓勵他。

強仔說:「我很想回家,我不懂如何告訴他人,我很沒用……」他低沉的聲線慢慢放鬆起來。

老師說:「但你現在很清楚告訴我你的擔憂,讓我知道,這是最能幫助自己的。我樂意聆聽,然後一齊想想辦法。」

強仔原先緊皺的眉頭慢慢放開了,終於有人肯定了他的情緒。他頓覺原來老師有留意他的,還會明白他的感受。他坦然地告知老師「被拋棄」的危機感比任何事都重要,哪怕受罰,都覺得有意思,但同時又擔心會被討厭。

現在,他會主動找社工及老師訴說心事。那種被明白、被重視的感受絕對是打開強仔心鎖的鑰匙。

文:譚蘊華(特殊教育老師)

作者簡介:擔任特殊學校老師逾廿載,現任教於香港紅十字會瑪嘉烈戴麟趾學校,盼藉特教生涯的經歷,宣揚「有教無類」的精神。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90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