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筆陣.媽媽維特:我家的切口

文章日期:2020年08月04日

【明報專訊】早幾天,我帶着認命般的覺悟,跟老公說:「看來我們家已有一個切口了。」老公隨即意會苦笑:「對啊,就是切口。你現在才發現嗎?」原本,我們都沒想到會有這個啼笑皆非的發展……

正如幫會切口都有緣起,我家的切口也可考詳。話說,孩子們都會有一個「詛咒敏感期」,這階段的孩子儘管單純可愛,卻會對一些髒話或罵人的話「如獲至寶」,常常掛在口邊。疫情數月,我家常以桌遊為樂,大人小孩都十分享受對弈過程,有時連大人都變得孩子氣。有幾次,老公忍不住脫口叫「頂」,孩子們耳濡目染,竟成為日常用語。

在此之前,我曾跟兩個仔講性教育,提到性話題素來被主流文化抑壓,卻又成為侮辱他人的語言,粗口由此而生。我簡述了幾個廣東話粗口的意思,又告訴他們,在大人世界,粗口有時會用來表達極大的憤慨或增強語氣,在面對敵人時能增加自己氣勢,歷史上就曾有一位令人景仰的將軍袁崇煥,打仗時愛把粗口掛在口邊。然而,粗口大都源於侮辱對方以至對方家人的性器官,要明白這是很傷人的說話,在普通場合不宜使用。而他們作為純真的孩子,理論上不會碰上需要應用粗口的複雜處境。所以,小朋友粗口爛舌只會予人沒教養的觀感,被師長訓斥。

聽了有關粗口源流利弊的講解,小子們都反應正面,明確知道粗口因何「說不得」。然而,當涉及「委婉版」的「頂」字,界線就變得含糊了。「頂」字詞源說法不一,有說的確來自粗口,有說是某個粗口字的變音,也有人覺得只是俗話而非粗口,能助增強語氣而未及粗口不雅。但不管如何,小孩子開口埋口「頂」,始終令人側目。我於是告訴兩小鬼,濫用「頂」字有失斯文,也讓我聽着難受。老公也同意有問題,決定以身作則,少說此字。

「左丁右頁」成為「魔力詞」

最初兩個孩子都答應不用這字,但尚在K3的老二畢竟自制力較弱,之前又已琅琅上口,一時間沒法完全甩掉。當然,我明白這是自然的過渡,只要給予耐性他就會慢慢改變,最好的應對方法是不要在意,忽略和淡化。然而,小五的老大並不明白我的用心,不斷地警惕弟弟:「啊,你又講個頂字!」

哥哥下下子挑錯,反而強化了弟弟的使用。弟弟由最先的不好意思變成對哥哥不服,再變成故意耍淘氣。「偉大」的頂字,遂晉身成為吸引別人注意力的「魔力詞」,他愈說愈得意。我提示哥哥,不要理會弟弟就好。但哥哥始終按捺不住,而為免自己也說出那個字,他還想到換個「較高明」的說法來提醒弟弟:「啊,你又講『左丁右頁』啦!」

意想不到的是,這個「左丁右頁」成為更加「偉大」的「魔力詞」。哥哥在自己想說「頂」、例如在棋盤上運氣不好的時候,會連珠炮地說好多次「左丁右頁」。弟弟為了不輸哥哥的「高階」形象,也極力模仿。很快,「左丁右頁」成為最新一期的潮流語,甚至還打入了爸爸的詞彙榜。

發展至此,我只覺最好的處理方法,還是撒手不管。漸漸,這個「左丁右頁」由原來的咒罵功能「昇華」,成為孩子們之間的戲語,甚至是只有我們這家人才懂的暗語。當一個孩子叫出「左丁!」,另一個就即時接口「右頁!」。就這樣,誕生了一個叫人無言的切口。

我小時候家中沒有秘語,但我和弟弟有小兒的遊戲語,我們會互相發出「嗯嗯」聲,讓對方猜自己說了什麼,神奇的是我們多數都能猜到。我想,擁有聽得懂自己的人,就是幸福的一種。

文:葉杏麗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5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