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教樂與路:另類親情

文章日期:2020年08月25日

【明報專訊】大清早,張婆婆已起牀梳洗,今天,她特別精心挑選了一件漂亮的襯衣,穿上早就配襯好的寶藍色長褲,感覺十分滿意。這天是很特別的日子,因為是乾孫兒的畢業禮,她一定不能錯過。她拖着那個陪伴着她多年的手提行李箱出門去。

醫院清潔工遇上兔唇孤兒

坐在巴士上,窗外的景物格外熟悉。回想過去10年,她每天大清早就會到菜市場買材料熬湯;一看到新鮮的水果,就一定買回家。回家後,她就在廚房裏洗洗切切,開始熬製湯水;過一會兒,她拿出水果去皮,切成一小顆一小顆,存放在保鮮盒內。時間差不多了,她便小心翼翼把湯水、水果盒等放在手提行李箱裏,拖着出門。她每天從屯門乘車到九龍,為的是給乾孫兒送上精心熬煮的湯水。

張婆婆20年前在醫院工作,負責清潔病房。有一天,她看到一個只有數個月大的男嬰,上嘴唇到鼻下底都是裂開的。當刻她心裏隨即冒出一個念頭:「他真倒霉,長大後怎見人呀?」

小男嬰患有唇裂,俗稱「兔唇」。護士每回都花了不少時間餵他喝奶,他一吮,奶又從鼻孔流出。張婆婆看到此,心裏不禁想:「真可憐,這樣怎會吃得好,夠營養嗎?」

張婆婆開始特別留意小男嬰,怎麼探病的時段,總看不見家人來探望他?後來得知原來他是個棄嬰,社工叫他明仔。張婆婆看着天真的明仔,說:「好歹都是自己的孩子,怎會忍心拋棄呢?」

每次婆婆經過他的病牀,總會過來逗逗他。小嬰孩不知怎地,總會對着張婆婆笑,一雙眼睛好像在說:「婆婆,我認得你!」

視如至親 無微不至照顧

張婆婆最難忘是明仔接受了數次唇顎修補手術。每次她都會去寺廟祈福,祈求上天放過這個無父無母的無辜小嬰孩,憐憫他免再捱刀割之苦。想到小小的身軀要被送進手術枱,她有種莫名的痛,從心坎裏痛出來。

自此,她視明仔猶如自己的孫兒一樣。當明仔出院後,張婆婆對明仔的愛沒有因他離開醫院而減少。每個周末都會到孤兒院探望他,明仔看到她便摟着不放,儼然兩婆孫一樣。後來,明仔被評估為中度智障,需要送到特殊學校讀書,並入住學校宿舍,張婆婆仍是風雨不改去探望。

張婆婆總會在學校午飯時段到校,幫明仔穿好圍巾,然後坐在明仔旁邊,一口一口的餵他喝湯。明仔邊喝邊撫着婆婆的手臂,滿足地笑。張婆婆臨走,總會從行李箱拿出為明仔準備的日用品、衣服或零食交給班主任,以備不時之需。初期,班主任好奇地問張婆婆如此疼愛孫兒,為何不留在家照顧?後來,方才知道張婆婆跟明仔間的微妙關係。

今天是明仔的畢業禮,張婆婆最欣慰是以最親而又唯一的家人身分出席活動。明仔遠遠看到張婆婆,立即走過來拖着她。她看到這個大男孩滿頭大汗,便拿着小紗巾給他擦汗,說:「來,叫聲婆婆,親一下。」明仔親切地抱着張婆婆的臉蛋,用力地親了一下,身旁的教師已把這個美麗的畫面攝進鏡頭裏。

文:譚蘊華(特殊教育老師)

作者簡介:擔任特殊學校老師逾廿載,現任教於香港紅十字會瑪嘉烈戴麟趾學校,盼藉特教生涯的經歷,宣揚「有教無類」的精神。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8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