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好校長容乜易做啫

文章日期:2020年09月01日

【明報專訊】小時候常聽老媽教導:「學好三年,學壞三日。」所謂三年或三日,不過形容學好學壞的難易,何以王師奶竟然口輕輕話好校長容易做?小婦人閒來無事,好鍾意將各行各業的人分類。例如油漆工人,第一類係一絲不苟,轉彎抹角無人留意的地方都不偷雞;第二類係中間落墨,泥水佬開門口,過得人過得自己;第三類是求求其其,過得海就係神仙。王師奶也將校長分成3類,小婦人對有學問之人常抱高山仰止的敬慕,依「心」直說,並無褒貶之意,倘筆鋒所及,偶有火花之處,幸勿對號入座。

保護學生 不忘教育初心

近日閱報,有兩位知名校長退休,一是香港中學校長會主席鄧振强校長,另一是聖若瑟書院程景坡校長。退休校長當然不止他們兩位,只是報章有他們的訪問,鄧校長還有少許退休感言。鄧校長呼籲年輕人「不要放棄香港,不要放棄希望」,又說自己從事教育初心是教導學生為自由和民主努力。鄧校長怕記者唔知,搬出2000年教改時教統會提交《香港教育制度改革建議》,列明21世紀教育目標,包括讓每個人「願意為社會的繁榮、進步、自由和民主不斷努力,為國家和世界的前途作出貢獻」。能夠不忘教育初心,又依照教統會定下教改的目標教導學生,以王師奶的標準,這已是一個好校長,所以小婦人才有「好校長容乜易做啫」豪言壯語。王師奶唔明鄧校長點解會擔心未來的日子,自由和民主會變成敏感詞。鄧校長,你幾時移咗民去驚個天跌落嚟的杞國做二等公民?

另一位是聖若瑟書院的程景坡校長,程校長給香港人最深刻印象是學生在校門外派文宣反對《禁蒙面法》,遭防暴警截查,他跟警員據理力爭,替學生解圍,學生們都感激校長的捨身保護。他在訪問中說退休在即,不想再提這些往事。王師奶好留心程校長在訪問中幾句話:「我只是想去了解件事、幫學生。是否需要很大勇氣?那是每位校長都會做的事……那刻,我可以幫到學生一定會幫。」不顧自己安危保護學生,小婦人認為已是好校長,一切好似理所當然,好校長容乜易做啫!根本同政治無關,反而似似哋母雞將小雛庇護於翅膀下然後昂首闊步。

第二類是照單執藥的校長。教育局有公文到,規定教師如何如何、學生如何如何,他一定交足功課,不會打斧頭,間或超額完成。呢啲校長係順民,不會有理想,不會有溫情,最緊要保住自己份工。跟住呢啲波士,阿陀行路中中地,今時今日在這些學校教書和讀書,算執到嘞。

第三類校長係風頭躉,有齊第二類的缺點,成日想博上鏡和見報。見到教育局的高官,打拱作揖,sir前sir後,無非想被委任乜乜議會主席或乜乜校長會主席;或拉十個八個臭味相投的同道,成立一個乜乜教育研究會,銜頭大家分豬肉,你做會長我做主席,講明3年換位,輪流做莊。一定有人唔肯走,於是一大堆什麼永遠名譽主席或永遠名譽顧問,繼續發噏風。家長們千祈唔好選有個成日掛住出風頭校長的學校,因為佢哋無心辦學,個腦成日諗住擦鞋上位。

只要不忘教育初心,愛學生,跟教統局的目標去做就是好校長,看來要做好校長好易啫!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wongszelai@yahoo.com.hk

(隔周刊出)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0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