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筆陣.小學雞媽媽:怎樣才有和平?

文章日期:2020年09月22日

【明報專訊】「不贊同的事,就算一個人也可以說不。」

繪本《和平是什麼?》得到「第十三屆香港書獎」。聽木棉樹出版社黃雅文在香港電台的訪問,才知道她編書時,曾經為上面這句合計僅得15字的翻譯,想了又想。

「有伙伴提出,『也敢說不』不是比『也可以說不』更有力嗎?我斟酌了一個禮拜,最後決定不改。兩個說法是兩個意思,一個是關於權利的(也可以說不),一個是關於勇氣的(也敢說不)。」

「回到作者的敘述,她說,和平是可以講我們想講的話,唱我們想唱的歌,反對我們不同意的事,即使只有自己。換句話說,這些事情都不需特別鼓起勇氣才能做,因為都是基本權利。」

「不打仗、不丟炮彈、不炸毁房屋」

《和平是什麼?》是日本繪本大師濱田桂子的作品,全書只有300多字,卻用來討論戰爭與和平這大哉問,精煉到錙銖必較。木棉樹成功爭取繁體字版權,雅文卻感到莫大的壓力,尤其是知道作者在創作初期的故事後。

這書是2007年「祈願和平」繪本計劃之一,是中日韓作家回應戰爭的協作成品。在《和平是什麼?》最早的版本裏,作者一開首說的和平,是「戰鬥機不會飛到頭頂,炸彈不會炸到腳邊」,但這說法被韓國作者批評,認為不該由發動二戰的日本來說,因為他們不是被動的受害者。於是濱田桂子推倒重來,把開卷的和平變成「不打仗、不丟炮彈、不炸毁房屋」。

這個換位,令繪本的思考變得更深刻,也更沉重——和平是可以主動維護的,首先不要當上侵略國,因為「魔」也許不是別人,而是在自己之內。

毋須為基本權利付不必要代價

「知道這故事時,很想還原所有細節,令作者原意得到最大的呈現。」黃雅文說:「我們常常想向小朋友呈現最好一面,可是世上明明有光也有陰影,甚至沒有黑暗的話,根本無法呈現光明。我希望繪本引發笑聲之餘,也能引發思考。」

箇中思考,還包括從「和平是什麼?」到「怎樣才有和平?」的討論——人人都渴望和平,可是光光叫小孩子不打架、國家不打仗,和平就會來嗎?怎樣的土壤才開得出和平的花朵?

「小朋友自小受教導,不能說謊、不要打架,有想過背後為什麼嗎?如果別人無論如何都打我,怎麼辦?我們會說:告訴大人,待大人處理。會這樣說,是因為有一個我們很少刻意去思考的前提:溝通是有效的、遇上不平就申訴,因為這裏可以說道理,免於恐懼。」

毋須為基本權利付上不必要的代價,可以免於恐懼地反對,正正也是,和平一種。

文:蘇美智

作者簡介﹕家有兩隻「小學雞」,心願是在人人愁着臉當爸媽的年代,努力做好相信孩子的樂媽媽。作品包括《外傭——住在家中的陌生人》、《壹家傻蛋》、《我們的同志孩子》、《死在香港——流眼淚》(合著)。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2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