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瑞典人:中三學生的性教育

文章日期:2020年09月29日

【明報專訊】除了大學,瑞典中小學校和幼稚園一直沒有因為疫情而停學,暑假後8月中開課,高中回復一半校園生活,於是大女兒一半時間在家網上上課。二女兒就讀9年級,等同香港中三,今個學期捨棄以往搭巴士的習慣,改為天天踏單車返學,維持到11月左右還好,之後夜來氣溫跌到零下可能令路面變滑,除非換上冬天防滑車胎,否則就不適合踏單車了。

有理論課還有實驗堂

她今個學期自然科的第一個學習題目是性教育——一個十分認真兼詳盡的性教育課,之後還要測驗。我記得自己當年在香港讀中三,生物課教師在黑板畫出巨型男女生殖器官,講解完精子卵子的製造和結合,這40分鐘課堂已是整個中學生涯最接近性教育的教育了。相比女兒在瑞典學校接受的性教育,理論課有一疊十幾頁的資訊,由基本生理構造到各式性病,以及非常重要的安全性行為避孕方法,統統詳細介紹,深入了解完還有實驗堂。15歲女兒笑着告訴我:「我們測試避孕套,把幾個牌子入滿水,嘩!有個好大都唔爆呀!」測驗派回來獲A級成績,她說:「我𠵱家好叻,連子宮環都識。」

可自由選擇 必須對行為負責

單看外表,一般瑞典中三女生會被香港人誤為20歲,「昂藏六尺」的少男也大有人在。外表以至行為表現較成熟的原因,一來瑞典學校無校服,少女們化妝打扮返學屬正常事;二來學校與社會一直灌輸重要觀念,就是每個人都有自由選擇,但同時必須對自己行為負責任。15歲的年紀其實不細,荷爾蒙正值「大爆發」中,兩年前我開始跟兩個大女兒談論到性行為,她們已經從學校和網絡懂得很多。我佯作輕鬆說:「不必心急,可以等到18歲,而且作為女性,一定一定要懂得保護自己。」

18歲是瑞典人的成年界線,其中一個目標是搬離父母家,上大學的就用貸款加兼職維持獨立生活。就算仍然跟父母同住,擁有的自主和自由,不成文規定是父母不許亦不會干涉。而事實上,「年輕成人」一輩帶男女朋友回家過夜也很普遍,我的女同事最好笑,剛高中畢業的兒子女友常來過夜,她只立下一條規矩:「早上不准佔用洗手間太久!」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十八年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3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