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教樂與路:抹走盲點

文章日期:2020年10月20日

【明報專訊】今天跟同事用膳完畢,便沿着小路散步回校。前方不遠處,一對高矮懸殊的背影吸引着我,那個高高大大的年輕背影,走路有點左右搖晃,啊!多麼熟悉的步姿……噫!他身旁那嬌小的身影不就是曾經常來校接送學生的其中一名家傭嗎?我更加肯定這高個子是畢業生——阿成。

阿成在嬰孩的時候,因保母照顧不周,對他施以劇烈的搖晃,導致他患上搖晃綜合症。由於腦損傷,引致他腦癱及智力受損。

阿成家在學校附近,過往的早上,阿成定挽着家傭的手臂走回校。家傭總替他背書包及康復器材。每回我或其他教師看到,便特意攔着路,然後請家傭把書包交回阿成,阿成總會忸怩一番,家傭又哄又逼,他才「就範」。我心想:阿成的自理能力不足。

他如被同學欺負便會咿咿呀呀的向教師投訴,偶然被野蠻的同學揍了他一下,他就指着痛處大哭起來,我便會問他為何剛才不避開?聽起來很奇怪吧,因為欺負他的同學是坐輪椅的,活動能力是阿成之下,但他竟然不懂避開?我擔心阿成將來如何保護自己。

看不到、聽不明、不知道 不等於實情

今天真巧合,難得遇見他。阿成又挽着家傭的手臂,另一隻手挽着一大袋零食。我念頭一生,就跟身旁的教師說:「待會我們靜靜走到阿成背後,試試搶走他的零食袋。」於是兩個「匪徒」躡手躡腳走近阿成,甲匪伸手一搶,阿成嚇得呱呱叫,把袋拉得更緊,乙匪見狀連忙加入戰團,再用力拉扯,怎知阿成一手拍向乙匪的臉,然後把乙匪的眼鏡摘下來,咬牙切齒地咕嚕着。兩匪眼見大勢已去,兼且乙匪的眼鏡亦正岌岌可危,連忙說:「對不起,開玩笑呀!我是譚老師!你看看……」阿成定神看清這兩個蠱惑的「匪徒」,確定是教師後,才肯鬆開手把眼鏡推回給我;這時,戲劇化的一刻展開了,他躲到家傭背後,拍着心口說:「怕怕!怕怕!」

一番擾攘後,我被阿成那股強大的自我保護能力嚇了一跳,不斷問家傭他何時變得那麼厲害,她哈哈大笑,說:「在家就是這樣!」

身旁的同事說:「有何奇怪?剛才我們搶的是他最愛的零食,他拚了命都會搶回來,本能反應呀!」

我問:「他不是常被欺負,只懂哭哭啼啼的嗎?就連坐在輪椅的小玉捉弄他,他都不懂避開,不是嗎?」

她說:「你看到的只是其中一個畫面,他會還擊的,抵不過了,便會找老師投訴。」

原來是我的「盲點」,我只憑看到他某些事件的行為,慣了套用「特殊學生」看法,還自以為是地斷定他能力不足,然而往往忽略了他也會有跟普通人一樣的本能反應,懂得因應人或環境而改變,學懂保護自己的方法。

我看不到、聽不明、不知道,但絕對不等於實情。生活日常,我們可曾沒有好好了解實情而妄加了自己的看法?這個盲點往往讓我們未能多角度去了解人或事的完整度,胡作決定,後果可大可小。

除下眼鏡,我細心地清潔鏡片,我不但要抹走阿成的手指模,還要抹去我的「盲點」。

文:譚蘊華(特殊教育老師)

作者簡介﹕擔任特殊學校老師逾廿載,現任教於香港紅十字會瑪嘉烈戴麟趾學校,盼藉特教生涯的經歷,宣揚「有教無類」的精神。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6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