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筆陣.客座隨筆:普通話導師之日常

文章日期:2020年10月20日

【明報專訊】點滴一:被學生笑「pàng」

一天中午,我到學校,準備替學生上普通話課,上課前,我先上洗手間。兒童洗手間門外的空地,已有一班孩子在等候了。孩子們看到我,馬上跟我打招呼。有一個,走出來跟我說︰「筠老師,你『pàng』!」然後跑到原位去。我想我跟「沙煲罌罉」有什麼關係(因為他的『pàng』發音不太準確)?他的級任教師趕忙止住他。孩子不管,照樣地說,其他同學都在笑。級任教師只好低聲跟我解釋。

我走到孩子身旁,用指頭戳他的大肚皮一下,說︰「你也不瘦哇!」

點滴二:打手勢寫四聲

拼音班上,我測試孩子的理解能力。在白板上,寫上4個「a」,請學生在每一個「a」上,加上一個四聲符號。我提醒他們,平常怎麼樣打手勢,便寫怎麼樣的符號,又列舉了兩個例子。

孩子都在埋頭地寫,卻沒有一個打手勢,寫完便遞給我看。我說錯了,他們就擦去,再寫,又錯,再擦。只有一個女孩,每一次打完手勢才寫答案,果然,她一字都沒錯。於是我對全班說︰「我不是說,照着平常打的手勢來做的嗎?只有曉桐打了手勢才做,所以能一個不錯!」這課,我送了她兩個貼紙。

點滴三:「消防員」來了!

「消防員」課上,我安排學生去「救火」。先上階梯,站在滑梯最高處,向「對岸」高處射水,再溜滑梯下去。然後,挽起滑梯附近椅子上的「小孩」和「小狗」,再用普通話大聲說︰「不要怕!我來救你!」他們當這個「消防員」,當得不亦樂乎,要多來兩遍呢!

點滴四:拒當「消防員阿姨」

玩「救火」遊戲前,我要他們跟我用普通話說︰「我是消防員叔叔/姐姐/哥哥」等作溫習,他們都樂意,只有一個女孩,她不要當「消防員阿姨」,要當「姐姐」。原來,他們對「阿姨」的印象,是從學校的女工而來!他們認為,「阿姨」的打扮是不潮不酷且顏色不鮮艷,而「姐姐」,則是穿戴漂亮、整齊的!孩子的想法,有時真叫人哭笑不得。

點滴五:港鐵內教讀音

某天在港鐵車廂裏,離我不遠處,有個女孩,用普通話朗讀課本的內容,我忍不住走過去。女孩不管旁人的目光,依然努力如故。我留意到書本有注音,而她有好幾個字念錯了。我「職業病」發作,糾正她,她也跟我念。我跟平常在教室一樣,伸出舌頭、張大嘴巴一再示範、一再糾正。這女孩才7歲,怎麼念起內地五年級的課本了?這時候,她的母親走過來,我忍不住直說︰「程度太深了!况且年紀小小便讓她學這些大哲理,小孩不會明白的,還是讓她好好享受童年吧!」

文:筠默(普通話導師)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6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