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教樂與路:走進生命放映機

文章日期:2020年12月01日

【明報專訊】過去幾年,我帶着特教學生到不同學校做生命教育講座,看着他們由羞澀緊張到從容自若地站在台上分享自身的奮鬥故事,過程一點都不容易。要他們坦誠面對自己坎坷的成長經歷,家人如何陪着自己與病魔搏鬥,當中固然有苦,但也有樂,我佩服的是他們比我們更放得下,與逆境同行。

過往我們所接觸過的觀眾年齡層很廣泛,由中小學生、在職人士到老人院舍的老友記都有。分享的過程中,觀眾們對學生由憐惜到佩服,有些用力點頭,有的感動得雙眼通紅,有的離開時緊握着講者的手,鼓勵一番……這些美麗的畫面,非常難忘。

學生摩菲亞和我搭檔最多,每次跟他分享,就如走進他的生命放映機一樣。

最近,收到中華基督教會大澳小學教師的邀請,希望我能把摩菲亞生前的故事及創作經歷跟學生分享,我一口答應。

坐上晨光第一班車,從青衣直奔大澳,甫下車,就被這所在1963年重建的校舍吸引着,它,明淨又簡樸。

副校長領着我走進禮堂,禮堂的牆上掛着耶穌基督捨身救世人的故事掛畫,看着,想着——生命要活得有意義。

提問和討論 更了解別人想法感受

講座開始了,我先請幾個學生試玩一個遊戲,請他們逐一單手撕開一排巧克力的包裝,成功的話,就送給他們吃。幾個學生都想盡辦法嘗試,但未能成功;最後,我讓他們分工合作,終於成功了。學生們表示,原來只能運用單手工作,實在困難。這時熒光幕上展示了摩菲亞坐在輪椅上的照片,他們好奇地注視着,我介紹這個病症叫肌肉萎縮症,身體會慢慢地退化,最後只剩下些微的活動能力。一張摩菲亞用手指托着頭邊作畫的照片,有學生說:「他用手指托着頭,因脖子累了。」這學生觀察入微,富同理心,懂得從他人的難處着想。

席上有三分之一是南亞裔學生,他們不約而同地告知我學習中文很困難,筆畫多,難寫又難記。我介紹了摩菲亞運用有趣的筆順口訣歌來學寫字詞,學生跟着一邊朗讀、一邊寫,特別熱鬧。當看到摩菲亞書寫得井井有條的手稿,字體端正秀麗,禮堂內讚歎聲四起。有學生留意到摩菲亞所創作的繪本內的文字很特別,喊:「是摩菲亞寫的字!」在場的學生們再拍掌,表示讚賞。

講座完畢,我走進課室跟學生一起閱讀摩菲亞的繪本。一個六年級的巴籍女學生給我看她的中文家課,她說很喜歡中文,寫的字很漂亮,我立刻讚賞她,勉勵她要繼續努力。跟着,學生開始問:「摩菲亞最喜歡畫什麼動物?」、「這頁是蠟筆塗的嗎?」、「他有多少個弟妹?」、「他是怎樣離去的?」、「他離開的時候有多大?」我一一解答。

這是一個認識生命的課堂,學生用最單純、直接的角度去認識摩菲亞的故事,一個跟普通人不一樣的身軀,很難想像他如何生活?什麼驅使他堅持追夢?提問和討論讓學生更了解別人的想法和感受。同樣的處境,但遭遇可以很不一樣,讓學生有更多角度去看人和事。我很欣賞學生們敢於提問、勇於表達,沒有任何避忌。他們看到生命有困難的時候,但有意義的生活讓生命變得精彩燦爛。

一個非裔小男生看着繪本,說:「我也很喜歡畫畫。」我笑了。

文:譚蘊華(特殊教育老師)

作者簡介﹕擔任特殊學校老師逾廿載,現任教於香港紅十字會瑪嘉烈戴麟趾學校,盼藉特教生涯的經歷,宣揚「有教無類」的精神。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22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