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教育:我教你點教女

文章日期:2021年01月12日

【明報專訊】報章圖文並茂刊出一個媽媽發出求救呼聲:「我要點教女?」事緣一名教師批改小學生家課時,將答案正確的「確」字改為「确」 。何以會發生此事,文藝腔說法是「文化的衝突」,嚴格來說,教師和學生都無錯。既然無錯,即係兩個都啱,教師又啱,學生又啱,分別一個係繁體,另一個係簡體;執著的說法一個是正體,一個是異體。王師奶雖然眼中容不下教育界的牛鬼蛇神,但心態仍是寬容大度,處處替人着想。先講教師,她認為正確的確字應寫為「确」,可能這名教師來自內地,從小就這樣寫,教師就這樣教她,一見有人把正确寫成正「確」,情不自禁又好,條件反射又好,紅筆一揮,大X從天而降。這邊廂學生莫名其妙,筆畫無誤,何以大X撲面而來?做媽媽的面對一繁一簡,一正一異,無所適從之餘,大嗌點教女。

大X之苦

王師奶指點迷津之前,回想讀小學一、二年級時教師如何教寫字。中文有紅字簿,印有紅色字體的「上大人孔乙己 化三千七十士」 ,學生用毛筆蘸墨按紅色字體填寫,至於什麼上大人,什麼化三千根本不理解,也不會去理解。到三四年級時,改為印字格,在習字簿每一頁中間套入字格,字體是黑色的,取材於古時名書法家,或柳公權,或顏真卿,但一定是繁體正楷。前些時有教師嫌低年級學生寫字不對稱,學生寫一個「如」字,左邊的女字大,右邊的口字寫得不符比例的小,論美觀、論對稱,確是不合標準,但教師又是一大X,錯錯錯。如果有紅字簿可填,有名家字格可印,學生不會慘受大X之苦。小婦人好少批評教師,知道今時今日為師之苦,一方面要受家長監督投訴,為保飯碗,又要睇校長面色做人。英文書法方面,記得小學時要寫copy book,作用同紅字簿、印字格差不多,模仿多了,寫出來自然似模似樣。教師不會紅色X橫飛,學生不會不知其所錯,媽媽不會大嗌唔知點樣教女。

一字兩寫

言歸正傳,教師將正體改為異體,繁體改為簡體,做媽媽的應以平常心對待。香港政治上實行一國兩制,則文字上「一字兩寫」毋須大驚小怪,可視之為不正常中的正常。好些商店早已實行「一地兩幣」,在門口標明「本店歡迎人民幣交易」喇,教女唔需要咁執著嘅!此時此刻,深圳河以北應寫「正确」,深圳河以南應寫「正確」。世事常變,有時變得早,有時變得遲,應有心理準備,這變一定來臨,不會遲過2047。與其到時臨急抱佛腳,早些教定你個女認識「一字兩寫」有備無患!王師奶雖然比你老(應該講年長) ,但早早就簡繁兩體通行無礙,睇簡體書多過繁體(書價便宜好多,書種多好多) 。王師奶再勸呢個媽媽一句,放開懷抱,眼光放遠些,你就唔會大嗌點教女。

順便同呢個教師講下,可能你是無心之失,忍耐些,離一國一制這天還有二十多年。香港學校現在用的是繁體字,不論對錯都應以繁體為標準,不能由你決定,這會令學生無所適從,令家長不知所措。終有一天香港社會全面簡化「一字一寫」,何必匆匆爭朝夕!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wongszelai@yahoo.com.hk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2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