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職爸爸:給社交媒體的孩子

文章日期:2021年01月19日

【明報專訊】命運可以靠知識改變,而知識可以靠科技改變。當世界有了紙,知識慢慢從貴族走到民間;當世界有了互聯網,知識下放到民間的所有人。雖然知識一直都是傾斜的,一直都傾向更有財富的那批人,不過,隨着科技的發展,可以預見,知識正把金字塔的頂端磨平。以前高不可攀、價值連城、極為珍罕的知識和原始史料,現在一個普通中學生透過電腦已經唾手可得。

當我看到女兒的喜怒哀樂,更多來自社交媒體時;當我看到兒子熟練地操控網上授課軟件(以及其他好玩好看的網上東西)時……我當然知道,下一代看世界的方式,跟上一代一定不會相同。我們吃的「奶水」不一樣。

最好的時代 必經的「陣痛」

我們好像快要走進最好的資訊自由年代。但是,我們正經歷「陣痛」。當科技大企業快速擴展時,我們所有人都追趕不上:道德方面、法規方面、警覺方面,都遠遠落後於形勢。美國傳統報業的廣告收益,十多年前出現斷崖式下跌,銳意搶佔數碼市場,結果除了頭幾年增長,近幾年毫無寸進。龐大的收益都跑到數碼平台兩三個寡頭企業的口袋裏。

太多錢、太大權、太有影響力,先成寡頭,再成獨斷,簡直就是人類政治領導方式的翻版。一個共主,因為時勢,不得不變成皇帝,皇權集中,變成尊皇信仰。到某個時候,明明作惡,皇帝都會對所有人說「我都是為你們好」,而皇帝身邊的人都會附和,這就是「陣痛」。本來應該更平坦更開放,可是,披了一件數碼外衣,變得愈來愈獨斷獨行,而且目前而言,抵抗的力量顯得微弱。

在一個資訊骨牌倒向光明或黑暗的十字路口,這一代的孩子,可能會看到最好的資訊天堂,也可能經歷中世紀的黑暗閉塞。你以為自由,但你不是。你可能已經自覺不自由,但你無力反抗。科技改變世界,正如政治領導方式會改變世界一樣。當新的科技和影響力興起,我們必須警覺,權力無限擴張的後果,可以是數以千年計的桎梏。真正的「知識平等」什麼時候來臨?這可能需要很長時間,正如紙的發明到知識普及,也需要一大段時間一樣。

對獨裁敏感就是對自由的保護

當孩子在玩社交媒體時,我希望他們知道,他們透過手機得到的快樂,比國家領導人和最富有的地產商更大。他們得到的東西,20年前世界上最有權力的人都得不到。但是,我也希望他們知道,這些東西帶給我們好處的同時,毫無警覺地使用和順從,也會將我們帶到一個我們不想陷入的絕境。

互聯網給了我們一個「世界」,可是,這個「世界」是否真實、是否多元、是否自由,其實需要每個使用者運用智慧和勇氣去共同建立。今時今日,還有什麼東西比教孩子認識互聯網和獨裁更重要?

文:張帝莊

作者簡介﹕資深新聞工作者,曾採訪多個「第三世界」國家,卻認為自己的家更值得探索。

既是悠閒的寫字人,又是忙碌的爸爸。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29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