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筆陣.窗邊的小荳荳:每個孩子都需被愛

文章日期:2021年02月02日

【明報專訊】日本作家黑柳徹子撰寫的《窗邊的小荳荳》,是啟蒙我教育思想的一本作品。內容講述與我小時候一樣、是別人眼中「頑劣學生」的小荳荳,遇上凡事包容、誨人不倦的小林校長,小荳荳因小林校長一句勉勵「荳荳啊!妳真是個好孩子!」而改變。

黑暗的童年時代

5至10歲,是我人生首個黑暗的時代。母親離家出走了兩次,平日沉默寡言的父親跟我說了我懂事以來最長的一席話:「你媽媽走了,因為妹妹還小,會跟着她,將來她長大後也會回來的。」母親後來也有回家,但沒過幾天又跟父親大呼小叫,進進出出。一個幾歲的孩子,不論心理還是生活上,都活得不知像人還是像鬼。或許是逃避現實或太無聊,我開始萌生不同的鬼主意,家中每個角落的東西都被我搜遍,能玩的、不能玩的,都被我一一「肢解」,如電視機、錄影機、電話、黑膠唱盤、可接駁米高峰的卡式播音錄音機等,拆完再砌回,運作正常沒有爆炸就是了。家中所有書籍包括《讀者文摘》、家庭健康指南等,都被我拿出來重讀數十遍;連電視播放無聊至極的賽車節目,我也會反覆看完又看,呆呆看着技術人員要用多久換車胎。

在學校裏也不見得好多少。班上測考名次每况愈下,跌至排名尾三,手冊滿佈「欠交全部功課」字樣。一個姓甘的老師用上更「甘」的方式對待我,經常大力地扭着我的耳朵以致我雙腳離地。當同學們都靜靜地上課時,我就是要把前面或後面的同學弄得生氣至哮叫,又或把同學的東西收起來戲弄一番。我試着實踐圖書中頑童所做的一切,氣得所有老師都提醒同學不要跟我這個「曳人」玩。

願意俯身傾聽的小林校長

10歲時,我看了《窗邊的小荳荳》這本書,感覺像看到天國的入口。書中的小荳荳,是一個令一般學校教師也感到頭痛的孩子,後來她轉到一所名叫「友緣學園」的學校,在電車教室裏上課,每天不但可以按時間表選擇先學哪一科目,更有願意俯身傾聽她的小林校長。

小林校長在我人生中出現,震撼之處,在於故事令我感受到一個內心充滿憂傷、沒人關心和理解,更沒有人明白需要和困擾的孩子,好像找到一條康莊大道,在他那裏找到力量。接下來,我幾乎每晚發夢自己在這所學校上課……相信誰也沒料到,當年我這顆小荳荳有朝一日會成為一校之長,有機會為很多孩子創造一個不一樣的世界。這個專欄,我將寫下昔日的小荳荳當上校長後,如何發掘更多小荳荳,並帶他們走進不一樣的世界。

文:徐區懿華(福建中學附屬學校校長)

作者簡介﹕童年就像暢銷書《窗邊的小荳荳》作者一樣頑皮,惜終生未遇上啟蒙的小林校長,唯冀盼成為學生的小林校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1期]

RELATED